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亲王的所见所闻(上)

作者:枪手1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进入桃园郡境内已经三天了,给曹云映象最深的,就是越是往内里走,便显得愈是繁盛一些,荒凉的景象,已经慢慢地变成了背景,待到抵达桃园郡城之后,一个勃勃生机的城市已经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城墙依然是破旧的,有些地方甚至缺了大口子也没有被修补,倒是能看到一些百姓推着小板车,在那里扒着城墙的砖块,然后施旋然的拖走,附近士兵不但没有阻止,有时候反而会笑嘻嘻的帮着去扒拉一些更完整的.

    瞅着那些城墙之上巨大的豁口,再看看那个显得狭小的城门洞子里值勤的士兵,曹云感到很好笑,这是玩儿的哪一出?这完全是形同虚设嘛!

    “亲王殿下,城门设岗,是因为要向所有人彰显你已经进入到了桃园郡城了,这里是王法之地,是有很多规矩的.至于那个豁口嘛,其实桃园郡城的城墙可不止这一处,到处都可以看见这种豁口,这还是拜托当年你的一道命令嘛,破坏得稀乱了,现在我们可没有精力去修城墙.”

    “可那些人随意取用也行吗?”

    “为什么不行?”贲宽笑道:”闲着也是闲着,这样风吹日晒的,放给几年可就没用了,这些砖质量不错的,老百姓拖回去随便干点什么都比在这里要强嘛.”

    “可这样的话,以后你们要修复城墙,便要花费更多的金钱了.”曹云摇头不解地道.

    “桃园郡没有准备再修城墙了.”贲宽淡淡地道:”所以这些城墙砖,大家有需要的,都可以来拆回去拿着用,拆不完的就矗立在这里,提醒我们过去遭过的灾难,告诉我们,要是自己不强大,这样的事情,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没有了城墙,以后再有这种事情,岂不是危害更大?”

    “人心如城!”贲宽自信的一笑:”而且,我深信,以后也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桃园郡以后不需要城墙.”

    曹云沉默了下来,他注意到,这里来来往往的每个人,几乎都携带着武器,哪怕是那些帮着家人来拆砖的妇人,腰里居然也别着一些短刀之类的.在城门处看了好一会儿,除了没有见到弓弩之类的武器外,基本上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单兵武器.

    “大明境内,都是这样吗?如此的将兵器扩散,你们就不担心会酿成大事故?”曹云指着那些人道.

    “没什么可怕的.”贲宽解释道:”重点不是这些武器,而是人心,是制度,如果官府不能让百姓吃饱穿暖,不能让老百姓一天过得比一天好的话,那么即便没有这些武器,他们拿些木棍,照样能造反,当年前越之时,莫洛鼓动长阳百姓造反的时候,数十万人中又有多少人有武器?绝大部分人不过就是拿着棍子而已,但照样将长阳打了一个稀巴烂,暴战遗祸数郡之地,可以说,前越之所以覆灭得如此之快,莫洛之乱便是起源了.所以我们从来不担心这一点,因为我们为官,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让老百姓一天比一天过得好,让他们看到希望,看到盼头.”

    “说得有道理!”曹云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只可惜,我们大齐的很多官员,还没有看到这一点.他们仍然秉承着防民甚于防川.”

    贲宽微微一笑道:”我们的皇帝陛下曾说过一段话,贲某深以为然,不知亲王殿下想不想听.”

    “正想一听贵国皇帝陛下的高论.”曹云立即竖起了耳朵,像秦风平时对自己的大臣们所说的话,其实就是他的治国理念,而这些理念最终会被他的臣子们落实到行动中去.大明如此强大,与秦风的治国理念必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我们的皇帝陛下说,不同的观念,必然会拥有不同的视野,匹配不同的行动,支付不同的代价,最终导致不同的结局,所以我们大明的民员,重要的,不仅仅是学识,而是观念.这也是我们大明培养官员的京师大学堂的学生们入学就需要知道的一个道理.”贲宽道.

    曹云细细的咀嚼着这短短的几句话,话不多,但内里的意思却太深远悠长,真要解读这几句话,只怕便可以写出一篇洪伟巨著出来.

    “明国皇帝陛下雄才大略,短短几句话,却说出了一篇绝大的道理.”曹云感慨地道.

    贲宽大笑,”您要这么跟我们皇帝陛下说,陛下却是绝不肯承认的,陛下常给我们说,对千千万万的大明百姓,不用谈什么一统天下的志向,不用谈什么开拓盛世帝国的梦想,因为说这些没用,跟百姓们就要谈,如何种出更多的粮食,如何让自己的荷包变得更充实,如何让自己的家变得越来越富足就可以了.老百姓的需求向来就是这些,大道理对他们而言,是没啥用的,最基本的需求才是推动我们大明向前的动力.所以,我们大明的基本国策就是如何让老百姓变得更富有.您越往大明内部走,对于这一点便会感觉越深.我们尊敬的皇帝陛下常说他没有什么雄才大略,不过是知道所有人想要的是什么罢了,他只是一个顺水推舟者.”

    “贵国皇帝陛下太谦逊了!”曹云摇头道.

    “的确是太谦逊了.”贲宽点头道:”我们的皇帝陛下是我见过的最英明的一位领导者.亲王殿下,咱们还是别戳在这里说话了,您瞧,都挡着百姓的道儿了,咱们进城吧,郡城里早已经准备好了驿馆,虽然破旧了一点,但还是很干净的.”

    “让我的家眷随从们去驿馆吧,贲郡守可否陪我在这桃园郡城之中转一转,看一看?当然,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曹云探询地问着贲宽.

    “有何不可?”贲宽道:”大将军连我们的军营都让亲王殿下随意参观,我这小小的桃园郡城,又有什么秘密可言么?不过真也没有什么可看的,这样吧,我带亲王殿下去看看我们这里的学堂,要说这可是贲某人的得意之作啊,桃园虽穷,却也响应了萧老大人的号召,一定要让孩子们读上书,哪怕读不出什么名堂呢?就算只是简单地认识几个字,那也是好的.”

    车队一分为二,马车向着驿馆方向而去,曹云却在贲宽的陪伴之下,仅仅带了两个随从,在街上闲逛着.

    房子基本上都是新的,当年齐军撤退的时候,一把大火几乎将这里烧了一个干净,但现在,除了外面那些残破的城墙之外,几乎已经看不到战火的影子,一排排格式统一的新房舍整齐的林立在街道两旁,路面极其干净,街道之上人来人往,分外热闹.两边的商铺之内,货物琳琅满目,曹云走了几家,几乎是应有尽有.

    “我们这里的货物,比起武陵那边要贵上不少,主要还是交通不便,道路不畅,运送过来,成本要高昂得多,而桃园作为边线地区,本身又不怎么能生产这些东西,都只能从外面运来,所以贵了一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贲宽充当了解说员.

    贵吗?曹云一点也没有觉得贵,里面的很多日常用品,比起大齐来说,价格要低上许多.

    “这些房子都是官府建的?”他问道.

    贲宽点了点头:”是啊,当初我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犹如鬼域啊,都看不到什么人,没有人,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振兴了,所以前两年,我的最大的任务,就是吸引人到桃园郡来啊.朝廷拨付了大笔的银两,我便在这里建起了这些房子,起初只有一条街,这些房子我都是免费地送给愿意来的人住上三年的,三年之后,愿意买还是愿意租再谈,就这样,慢慢地聚拢起了人气.后来房子越建越多,终于有了现在的规模.”

    “那官府岂不是要亏上一大笔钱?”

    “亏?”贲宽大笑起来:”怎么会亏?当初我建这些房子的时候,每一间的造价不过十数两银子而已,那时候这里能找到大部分的建筑材料,在废墟里扒拉扒拉,能用的都捡出来,人工更是便宜,管饭就行,匠师嘛,是从军队里找来的,但现在,这里随便一幢房子,没有百八十两银子,那根本是不用谈的,所以官府是赚了,大赚.如今还有许多我们已经不卖了,只收租金,收来的租金呢,就可以用来支付诸如学堂学子们的学费之类的公益事情了.亲王殿下应当知道,我们大明是没有徭役的,但凡需要征发人做些什么事情,都须得真金白银的拿出来,所以嘛,这些钱便用来干这些了.”

    “欲取之必先予之,贲郡守深通其中三昧啊!”曹云叹道.

    “你好我好大家好,各得其所,皆大欢喜.”贲宽道.”亲王殿下,我们大明的官员,都是这么干的,可不是贲某一人所为,真要论到赚钱的本领,咱们现在的户部尚书耿精明耿大人,那才是天字第一号的好手,与他比起来,我们屁都不是.”

    曹云默然,秦风征辟一个大商人成为国家的户部尚书,在大齐还曾被人无情的嘲讽,认为大明无人,不想在这里,像贲宽这样的官员,竟然对此人如此的推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