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347章 第一千八百零五

作者:战七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刚听到撕拉声的时候,繁嘉心中还在暗喜,终于把这个东西给解决了。

    可当她看到地上滑落的东西之后,脸色骤然一变!

    那是一张照片。

    照片应该是用拍立得拍的,颜色非常的鲜明。

    照片里,阳光正好。

    一个穿着小老虎衣服的小女孩正朝着一个小男孩扑过去,笑的非常好看,像是沾了糖。

    那小男孩很高冷,表情也很难形容,却伸出手来,扶住了小女孩的腰,好像怕她沾到自己,又怕她自己摔到,连嘴角都微微的抿着,却不是讨厌,而是稍稍的无奈,眼底写着细细的柔和。

    很容易就能让人想到华夏的那首古诗:”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实际上,这都不是照片所表达的主体。

    而在于合照下,用漂亮的楷体写出的一句话:“如果有神明的存在,我希望这个穿着小老虎衣服的笨蛋,一生平安喜乐。”

    原来这个护身符,从求来的那天,就不是他用来给自己祈福的。

    这么多年,他当成宝贝一样不愿离身的东西,是在为另外一个人祈福。

    那一瞬。

    繁嘉恨极了!

    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将照片毁掉!

    可那只修长白皙的手,却先她一步,按住了那张照片,任由她抬起的脚,硬生生的踩在了他的食指上!

    繁嘉的力道很大。

    被那样踩住,不可能不疼。

    可秦漠却连眼都没有眨一下,俊美的侧脸沉寂在了透进来的光晕里,他的眼里仿佛只剩下了照片里的小女孩,指腹滑过了她头顶上扣着的老虎帽子,心里像是什么东西顿时之间被融掉了,仿佛能听到锁被打开的声响。

    他最害怕面对的是,失去这个人。

    照片里的画面像是被赋予了镜头感一样,一幕接着一幕,掠过了他的脑海。

    她扑过来,抱着他说:“漠漠,你多少钱一斤,我花钱买你啊。”

    她不肯回自己家睡觉,抱着她的小键盘说:“这是我最喜欢的玩具,我送给你,你就让我睡一晚上,就一晚上。”

    她躺在他的床上很听话,很难想象她这么让人头疼的,也会听话,总是到了后面,就会凑过来:“我抱着,你就不想回华夏了,嗯,我的意思是,你就不用那么想家了。”

    他生病了,连外公都没有注意到,只有她抱着自己,一双眼睛红着也不哭,去找家庭医生。

    他感冒了之后,就怕传染给她,特意在窗户那放了很多花盆,就是为了避免她又来,可是神仙都阻止不了那只小老虎,弄的一脸黑,也得翻进来,煞费其事的教育他:“不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小伙伴。”

    找尽了理由要和他睡在一起,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把他喜欢的东西夹给他,他喜欢什么第二天,肯定会看见她带过来。

    即便连外公都不知道,他对什么感兴趣,她却很清楚。

    她笑着的样子,她眼红的样子,她长大之后,伸手将他压在墙壁上,嘴角微勾的样子。

    从来都不是任何人。

    一直都是那个小时候把他当成了女孩的笨蛋……

    繁嘉察觉到秦漠的异样,刚要开口,企图再用语言进行心理暗示。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等到她张嘴。

    唰的一声!

    一张扑克牌就飞了过来,非常凌厉的划破了她的脸。

    繁嘉脸色一白,看着那个人拿着照片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连带着双眸都有些发颤。

    她不相信。

    没有人能够解开心理暗示的密钥!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但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却让繁嘉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恐惧。

    他指尖的扑克又一次朝着她划了过来,这一次是割破了她的手腕。

    繁嘉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距离死亡这么近过。

    她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动了杀念。

    那个人从光影中走出来的时候,繁嘉就已经知道,她要完了。

    因为那再也不像是一个受心理暗示控制的人的目光。

    而是,曾经的他,高冷,禁欲,高高在上。

    繁嘉向后倒退了几步,这样的他对于她来说并不是神抵,而是恶魔。

    他看向她的目光中,没有一丝的温度,冷的亦如当初他在拆穿她之后,漫不经心的音调:“就凭你,也想模仿她?”

    那一次,繁嘉差点没有办法脱身。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恨z,想了很多办法让z去死。

    可那个人却一直都是这样,阴魂不散!

    繁嘉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我做这么多都是因为喜欢你,为什么你就不知道可怜可怜我。”

    秦漠的嗓音很淡:“杀了人夺走别人东西之后,还说自己可怜,呵,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可怜心给一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人?”

    繁嘉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我不过是喜欢你,我只是喜欢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你是不是很想说自己很无辜?”秦漠慢条斯理的转动了一下手上的扑克牌。

    繁嘉攥手:“难道不是吗?”

    “你可以去地狱里问一问,被你害死的那些人,因为你有冤不能鸣的人,无不无辜?”秦漠一动。

    又是一声扑克响!

    繁嘉的另外一只手腕也被割破了。

    她突然意识到,她的双手会被废掉!

    “你怎么能这么狠!”繁嘉一张脸都扭曲了:“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秦漠眼皮掀了一下:“我的手只杀人,而你,不太配。”

    繁嘉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像是疯了一样。

    可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刚才秦漠朝着外面打了一个什么手势。

    一群便衣从外面冲了进来!

    伸手按住了她!

    繁嘉挣扎着:“有本事你杀了我,杀了我呀!”

    “监狱里的生活比我杀了你,更适合你。”秦漠侧眸,眼底泛着冷:“你放心,你不会死,更不会出来,你们不是很喜欢玩溺水的把戏吗,那就好好的在监狱里试一试。”

    繁嘉闻言,脸色大变,她懂秦漠的意思,他是要让她每天都经历濒临死亡的感觉,他废了她的双手,就是想让她在监狱里没有一点抵抗能力。

    监狱是什么地方,那里根本就是吃人不吐骨头!

    大概是繁嘉哭的太厉害了。

    一个便衣摇了摇头:“这也挺可怜的。”

    秦漠偏头,朝着这边扫了过来:“觉得她可怜?”

    “我是觉得……”

    就听一道嗓音从身后响了起来:“觉得凶手可怜,觉得反正人都死了,干嘛还让这个人偿命,觉得害人不算什么,呵,知道人和畜生的区别是什么吗,人有心,明白那些在天之灵会不安,更明白什么叫做血债血还,如果你实在觉得她可怜,那我送你个祝福,希望你最亲近的人被抛石大海,也没有人替你伸冤。”

    那便衣瞪眼,转过头去就想要反驳,却发现来的人是一身的军装。

    那是唐少,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笑意盎然:“我倒不知道,现在系统里的人随便就替死者说一个凶手可怜,繁嘉害死的人不少,这其中还有我们的战友,你要是不放心她监狱里的生活,可以,今天把东西收拾一下,搬去监狱住吧,还能照顾她,多好。”

    便衣一下子就顿住了。

    等到他看着那张侧脸没有一点说笑的意思之后,冷汗浸透了整个后背。

    秦漠就站在唐少的对面。

    两个人都是长身玉立的模样,却一个穿着军装,一个穿着风衣,截然相反的风格。

    在他们的面前,繁嘉的那些手段,根本使不出丝毫来。

    “我还有事。”秦漠抬眸,话是对着唐少说的:“不能跟你回去。”

    他就知道,唐少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几天?”

    “亚洲赛之后。”秦漠的嗓音没有什么变化。

    唐少挑眉:“你知道这个案子是我负责的。”如果是别人,他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

    “要抓我,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接。”秦漠的语气像是在谈天气一样的自然。

    唐少笑了:“秦少谬论了,我看起来像是这么落井下石的人吗?”

    秦漠漫不经心,实际上目光却一直在向下看:“唐少似乎对自己有些误解。”

    这样的眼神当然逃不过唐少的眼,再加上秦漠也并不打算隐瞒。

    “算了,就当是我送z的嫁妆。”唐少向左侧一动,让开了一条路,同样的那些便衣也全部都将手中的枪收了起来。

    繁嘉不想就这样被关进监狱里去,她宁愿死。

    可天道好轮回。

    就像唐少说的,总有人要做一些事,让那些冤死的亡灵们,让那些被夺走东西,没有得到公平的人得到公平。

    当然,自私的人,永远都会为自己找借口。

    颠倒黑白,善于说谎,小的时候为了得到关注度能把别人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大了之后害死个人,都可以过得心安理得。

    反正时间久了,就能得到原谅。

    反正还有一大堆,替他们开罪的人。

    但同样的。

    在这个世上。

    总会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知道,要心生敬畏。

    就像蔓德拉说的那样,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不要因为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天总会亮。

    无论它曾经多么的黑。

    以前薄九是不相信这句话的。

    因为一个人的时候,太难熬。

    没有人能听得懂你在说什么,更不明白你在失落什么。

    后来,总是有一个人,在她难过的时候,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低声问着她:“你是笨蛋吗?”

    薄九觉得她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一个人,又毒舌又温柔。

    她想过很多,纯白的人,不能做灯光。

    因为太脆弱,经不起丝毫的浪。

    不像那个人,宛如昆仑山脉,不仅仅是点亮灯,还能有日月的影子。

    所以,那么,那么的喜欢。

    薄九知道自己有些意识涣散,头抵在方向盘上,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生气。

    刚要动,却发现车门被人拉开了。

    紧接着就是一个略微带着微冷的怀抱。

    薄九睁不开眼,鼻子却好使,那样熟悉的薄荷烟草香,让她觉得她肯定是烧糊涂了,才会产生被人抱在怀里的错觉。

    又或者是她太想某人了。

    薄九这么告诉自己。

    额头却被一个微凉的东西贴了上来。

    接着,抱着她的力道更紧了一点。

    还没等她烧糊涂的思绪总结出来这是什么情况的时候。

    耳边就传来了那道最熟悉的嗓音:“薄小九。”

    嗯?是在叫她的名字。

    “你是笨蛋吗?”秦漠是在生自己的气,既然是恢复了记忆,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会发这么高的烧,身形半抵着,在她的额头上测了测,胸口像是都被那样的温度给烫热了。

    薄九眉心皱了皱,她不想生病的时候也被人叫笨蛋,更何况真的是大神吗?怎么想都不太可能。

    这样想着,就要动。

    可却有人先她一步,按住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都像是困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像是怕她会被冻到一样,拉着她的手,直接塞进了他的衣服里,掌心贴在了他的皮肤上,指尖也不凉了。

    薄九没有看到此时秦漠的脸。

    更加不知道,那位高高在上的秦大少,用这种方式在给她取暖。

    知道这一切的人,只有兰博基尼小黑,它真的是没有眼在看了,而且让它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大魔头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有人气味。

    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给主人取暖。

    现在外面很冷吧。

    直接拿起人的手,往自己衣服里塞。

    就是为了能让主人舒服一点。

    麻蛋,现在就连它都相信这魔头对它家主人是真爱了。

    也确实是真爱。

    因为隐约中,传来了一句,轻轻的,很淡的:“对不起。”

    给读者的话:恢复记忆了,正文快要完结了,第一个番外就是漠九小时候,四更,安,嗯,很爱很爱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