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告别

作者:辰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鼎盖开启,内部自成一方小世界。

    血雾伴着浓郁的生命能量在翻腾,迅速溢出,带着淡淡的血腥味,还有阵阵冷寂的气息。

    楚风僵在当场,感应到的蓬勃生之能,是妖祖之鼎自涅槃之地吸收进去的,并非血雾发出。

    瞬息间,楚风从头凉到脚,他感受不到故人熟悉的气息,没有他们的印记,见不到他们的魂光。

    他双耳嗡嗡作响,眼前发黑,冒出金星,嘴角无声的溢血,直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的地上。

    楚风如遭雷击,觉得心头难受到极致,整个人无法呼吸,要窒息而死,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并且眼前也一片漆黑,他无力的扶着大鼎,身体在颤抖。

    曾经怀着几许希望,到现在变成绝望。

    他一直心中惴惴,强烈的不安,可是当揭开鼎盖,这极其残酷的真相暴露出来后,他还是难以承受。

    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双耳失聪,并且双眼也模糊看不到到东西,心中只有痛,他觉得自己被封闭在一个隔绝的黑暗空间中。

    楚风喉结在动,但只能发出嘶哑的声音。

    他想哭都哭不出来,没有泪水,只有痛,他的灵魂都要窒息了,魂光暗淡,陷入无尽的漆黑中。

    他挣脱不出来,感觉只有无边的苦难,在绝望之海中独行,黑色的空间,幽幽的苦海,没有尽头,他觉得整个人都要死去了。

    “活着,我只想你们活着!”

    他的声音嘶哑,身体发抖,感觉到无助还有绝望,这跟过去的他完全不一样。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像是一个孩子,没有人会想到这是楚魔头,他双脚支撑不住身体,整个人都要倒下去。

    而他的肉身承载不了他的魂光,剧烈闪烁,口鼻与双耳都在淌血,随后他那双无神的眼睛中也有两行血迹滑落。

    楚风想哭,但是却哭不出来,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被困在绝望之地,他感触不到外界的一切,真的被封闭在一片黑暗中。

    他无意识地扶着大鼎,灵魂仿佛已经迷失,找不到归途,嘴里嗬嗬有声,不是哭不是笑,只是一种难受的嘶哑叫声。

    不知道多了多久,楚风才能呼吸,从黑暗中挣脱出来,他在大口喘气,浑身都是冷汗,衣服都已经湿透。

    大鼎中只有血雾,没有生命体,无论是他的父母,还是黄牛他们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都死去了。

    妖祖之鼎沉默,没有任何话语。

    怎么会这样?即便有过最坏的猜测,可是真的发生了,他依旧心如刀绞,难受的要昏厥过去。

    “爸,妈,黄牛……”

    楚风呼唤着他们的名字,眼泪终于流下,恢复了相应的身体机能,他想大哭,他想长嚎,所有人都死了。

    “魂光在哪里,他们的真灵呢?!”他拼命的寻找,在鼎中,血雾中寻觅,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楚风如同受伤并失去一切的野兽,被困在自己的孤岛上,嚎叫起来,震耳欲聋,心中大悲,难以自抑。

    他单膝跪在这里,他真希望只是一个普通人,跟所有人平安而平淡地度过这一生。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他自己,父母的面庞,温暖的话语,关切的目光,还有其他人的音容笑貌,全都浮现出来,恍若在昨日。

    很久之后,楚风踉跄着,离开龙巢,而后一个猛子跃进东海中,在冰冷的水中他一动不动,随波而行,无意识的远去。

    期间,有海兽游来,才张开血盆大口,又吓得远去,带起大片的风浪。

    楚风一动不动,闭着眼睛,想就此长眠,不愿醒来,他又一次将自己隔绝在心中的世界,所思所想都是那些人。

    轰!

    很久以后,海底一座灵山剧震,这是剧烈复苏的体现,如同活火山喷涌,出现大面积的灵气能量潮,将漂到这里的楚风都冲击起来。

    他睁开双目,暗淡无神,但终究是站了起来,失魂落魄,一个人踽踽而行,无比的孤独与凄凉,向着龙巢而去。

    他心中有伤,也有悲,可是却哭不出,只是沉默着,再次走向那让他神伤与心痛的地方,他不会逃避,但真的很难受,心非常痛。

    龙巢涅槃地,妖祖之鼎矗立,它依旧在这里,对于这个结果它也只能叹息。

    楚风最早的时候就知道,成功的机会渺茫,太武曾说过,在最佳时间段内,天尊才有办法救活那些人,而阴间没有天尊!

    可是,他依旧抱着些许希望,不求都复活,但求能有几人再现出来,哪怕是残魂也好。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在大渊时,他们的魂光虽然在消散,但还留下些许,现在一点都没有了吗?”

    “分解了,变成了能量物质,游离在鼎中,不再是魂光。”妖祖之鼎告知。

    楚风颓然,说不出话来。

    他仔细观察,感应这种能量物质,心顿时彻底凉了下去,这跟秦珞音死后差不多,没有真灵了。

    秦珞音的魂光原本也会分解,但被那金色物质侵蚀,粘结在一起,没有散开,但是真灵已散掉。

    “你们都不在了……”楚风无声的落泪,就在这几天间,他的人生大起大落,经历了最为艰难与困苦的黑暗。

    “留下这些物质,不要埋葬,我要复活他们。”楚风低语,带着失落还有伤感,失去了昔日的锋芒。

    魂光消散,分成为能量物质,这些终究没有消失于天地间,被妖祖之鼎镇压在在鼎中,楚风怀着最后的一缕希望,等待曙光。

    最后,妖祖之鼎缩小,跟楚风商量,想进入石盒中沉眠,它觉得这是阳间的至宝,而它是阴间的兵器,想藉此感应一番,看能否让它恢复。

    楚风点头,带上所有,离开这里。

    接下来,他没有任何话语,连眼泪都流不出,就这样一个人上路,站在东海中,看不到龙女,看不到不灭山上的身影,他转身离去。

    只是,他的背影有些孤单,他沉闷,一个人没有任何的话语。

    楚风回到陆地,安静而萧索,这是他自己的孤凉旅途,没有谁可以陪伴,当年那群插科打诨的伙伴都再也不会出现。

    他回到了太行山脚下那个小镇,回到自己那个二层小楼的家,当初,黄牛在这里也住了很长时间,现在很清冷。

    夜色已深,楚风没有开灯。

    他来到楼顶,看着暗淡的星光,怔怔出神,满是感伤。

    他的童年是在这里长大,随后跟父母搬离这座小镇。

    楚风躺在房顶,没有声音,想到小的时候,父母在这里照料他,怕他冷,怕他热,各种关爱与呵护,看着他成长。

    那些温馨的画面,那两张和蔼可亲的面孔,仿佛一下子又出现在近前,他伸手去摸,像小时候一样去接近,可是却什么都没有。

    双手空空,只有冰冷的夜。

    楚风眼角滑落泪水,无声无息,他就这样躺在这里。

    天快亮时,他回到房间,回到父母的卧室,坐在这里,然后又不言不动。

    他在这里呆了三天,不断回忆,曾经的点点滴滴,从年幼时有记忆后的所有经历都在心中回放了一遍,如同陪父母再次走了一程,再次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

    然后,他无声地离开,没有人知道他曾回到这个小镇的家中。

    楚风走到太行山脚下,在这山地中,他与周全第一次遇到黄牛,那时它很神秘,也很能折腾人,气的周全直喊它牛魔王。

    也正是黄牛,将楚风带上修行之路,在这天地异变、山河复苏的初期阶段,他就开始跟着进化。

    他的人生命运,是从这里开始转变。

    可是,黄牛呢,它不在了,周全也死去了,都成为血雾,连魂光都已分解。

    他真的很想再次见到他们,在一起时,总是有欢笑,而现在他连话都说不出来,有的只是暮气。

    楚风离去,走过山地,穿过山林,一路西行,他来到了昆仑,坐在一座山头上,一个人在这里静静地看日出。

    当初,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跟一群兄弟畅饮,就连老喇嘛、老宗师吴起峰都不能避免,被拉下水,也跟着举杯。

    可是现在,山风吹过,留下满满的孤寂,楚风取出酒坛,倒上一杯又一杯酒,自己喝下一杯,然后都洒在地上,祭奠他们。

    “生死与共的兄弟,你们都在哪里,谁能与我并肩杀向阳间?”

    他的话语在风中被吹散,留下的只是呜咽声。

    楚风看着那通红的旭日,却没有感受到温暖,在这里他很冷,也很落寞,形单影只。

    坐在大山上,他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去,东西方大战时,就是在这片山脚下,獒王怒吼,大战北极王,鹏王展翅,追击黑龙王。

    大黑牛联络各方,请来东方各路高手,众人在大决战后,一路追击,杀向西方。

    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没有节操的西伯利亚虎,不久后虎王帮楚风在龙虎山大战席勒,成为共患难的朋友,直至后来,关系越来越近,虎王也成为昆仑山的一员。

    还有那呲着大板牙、支棱着长耳朵的老驴,以及总是斜着眼睛看人、不断喷口水的欧阳风,都是后来加入昆仑的,想到他们,就会让人要露出笑容。

    然而现在,山中寂寂。

    所有人都已不在。

    而不久前,这里还曾十分辉煌,在阳间人真正跨界过来的前夕,星空中各族尽遣使者,来此朝贺。

    眼看这里繁盛起来,可是终究在一夕间改变。

    厄难来临前,秦珞音还带着小道士专门赶到地球,前来提醒楚风,占卜宗师觉察到不对,预测到天裂,果然一切都应言了。

    楚风出神,有心酸,有遗憾,小道士还在,可是秦珞音来这里送完信,提醒他小心后,不久就遇难了。

    这个时候,他真的有一腔的悲愤,坐在这里,用力抓紧拳头,他黯然神伤。

    父母、妻子、朋友,一个一个都离去,在这苍茫天地间,虽然还有很多的人,很多的进化者,可是他却感觉无比的孤独。

    楚风离开昆仑,眼角挂着晶莹。

    很长时间后,他站在大江畔,当初他曾带着秦珞音、小道士沿着长江而下,一路赏景,看遍名山大川。

    走到这里,楚风感觉很疲惫,主要是心累,神伤。

    他躺在一张竹筏上,沿着大江而下,不去管,不去顾,漂泊到哪里是哪里,他仰头看着天空,眼前再次浮现父母、亲朋以及秦珞音等人的身影,他一动也不想动。

    躺在竹筏上,沿着大江远去,这是他一个人孤独的旅程,到了最后,楚风双目中无声的滑落下泪水,他只是看着天空,什么也不想做。

    他的心很伤,思念那些人,但却无法大声哭出来。

    有泪都在今日尽,他觉得,以后没有时间去落泪,这是他最后的告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