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169章 你把我还回去,我娘会赔你

作者:路菲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169章 你把我还回去,我娘会赔你

    “你砸了我的寝殿,要怎么赔我?”南宫凛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家伙。

    扬手一挥,将他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露出那张和他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真容。

    这小小的五官,实在是太可爱了。

    “你把我还给娘亲,我娘会赔的!”小柿子立即说道,见他不打自己,便又气势满满,凶巴巴说道,“你要是还把我关在这,我就继续砸!把你房顶都掀了,让你没地方住!”

    南宫凛啧笑一声,“行,你砸。玉骨,按照之前的摆设重新安排一份,让他慢慢砸。”

    “是。”青衣灯影立即去打扫残局了。

    小柿子气了,“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要娘亲,你把娘亲还给我!”

    南宫凛扬手一挥,叶慕兮给他的那些东西,琳琅满目的摆了一地。

    紫晶液澡盆子、晶核干粮、小玩具……

    这不是朝凰戒里的东西吗?

    小家伙顿时两眼放光,“你见到我娘亲呢?娘亲呢,她是不是来接我了!”

    “她来过,不过不是来接你。”南宫凛淡淡说道。

    小家伙不信,“娘亲肯定是来接我的,是不是你不让我走?”

    他也没有不让。

    只要叶慕兮答应他的条件。

    这小女子的选择太让他失望了。继续和月天涯搅和在一起,宁肯现在不要熠儿。

    但南宫凛却不会这么告诉小家伙,免得他伤心。

    “对。”南宫凛看向小家伙,薄唇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你娘打不赢我,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

    小柿子一听说要和娘亲分开,水汪汪的眼睛顿时泪蒙蒙了,“坏人!我要娘亲!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什么时候才能放我走!”

    小家伙的泪珠晶莹,让人不自觉心软,恨不得现在就把他送回去。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动不动就哭鼻子,羞不羞?”南宫凛挑眉。

    小柿子的眼泪顿时止住了。人家是小男子汉呢。

    “眼泪是弱者的武器。”南宫凛见他终于不哭了,松了口气。

    小柿子立即挺起胸膛,“我才不是弱者!等我从蛋里出来,就把你打成一截一截的!”

    “喔?那我等着你。”南宫凛薄唇弯起。

    青衣灯影在小柿子背后默默给南宫凛竖了一个大拇指。还是主上厉害,小柿子哭闹他是彻底束手无策。

    主上两句话,就解决了。

    一山更有一山高。

    小柿子擦了擦眼泪,心想我要做个坚强的男子汉,想办法回到娘亲身边。

    现在打又打不赢他。

    要不来点软的?

    “我跟你讲喔,你现在这样是不对的。”小柿子一副小大人的语气,看着南宫凛说道,“你想想要是你小时候,别人把你和你娘分开了,你想不想哭?”

    南宫凛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风轻云淡,“我没有父母,也从未掉泪。”

    诶?

    小柿子懵了。

    那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不过,如果你想早点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南宫凛唇边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只要你告诉我,你的来历。”

    小柿子头摇的像拨浪鼓,“我不知道。反正我醒来就和娘亲在一起。”

    不知道吗?

    小家伙看起来不像说谎。

    看来,他的身世,唯有叶慕兮一个人清楚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小柿子扁嘴。

    南宫凛看向他,“看你娘亲的表现。”

    这种答案自然不能让小柿子满意。

    “坏人,你就是坏人!”小柿子磨牙嚯嚯,气鼓鼓道,“你不让我回去,我就天天给你找麻烦,让你不得安宁!”

    南宫凛伸手揉了揉他气鼓鼓的脸,一脸的风轻云淡,“我等着。”

    小柿子委屈。

    小柿子不说。

    哼。

    不理他!

    小柿子回到蛋里,瞬间变成一个黑溜溜的小黑蛋沉睡。

    南宫凛抱起黑蛋,放入紫晶池里,又在池子里放了一枚晶核。

    “哎哟,小祖宗总算是睡了。”青衣灯影陪了小柿子半天,身心俱疲。

    南宫凛淡淡说道,“从今以后,你就贴身保护他。”

    “什么?”青衣灯影脚一滑,差点摔在地上,不过随即就点点头了,“也对,这小祖宗估计就是小主人,确实不能有任何差池。”

    南宫凛挑眉,“你说什么?”

    “主上应该也察觉到了,他的九幽之力,和九幽族其他人都不同,只和主上同出一源。唯有血脉才可传承,他极有可能便是主上的儿子……再瞧瞧这一个模子刻出的脸……”青衣灯影说道,“主上不是还有一段记忆丢失吗?说不准就是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弄出了一个儿子?”

    说完最后一句,青衣灯影的脸上满是古怪之色。

    他是南宫凛成为九幽帝君之后得到的灯,跟随他十几万年,高高在上的九幽帝君从未曾和任何女子又瓜葛,现在竟然连儿子都有了。

    太神奇了!

    那段失去的记忆,比起他活过的悠长岁月,甚至不如他一次闭关的时间长,他本来并不在意。

    这世间,也没有值得他在意的人。

    但,看见这小家伙,却莫名地想知道那段失去的记忆,发生了什么。

    只是神魂伤势未愈,一时半会不可能知道。

    “玉骨,调查月天涯。”南宫凛冷不丁说道。

    青衣灯影一愣,没跟上神君的节奏,“调查他的什么?”

    “调查他用了什么东西,让叶慕兮连儿子都不要,也要跟他在一起。”南宫凛冷冷道。

    青衣灯影只感觉天气都冷了,默默钻回了琉璃灯里,“是。”

    ……

    寒梅院。

    叶慕兮回来的时候,夜色已深。但寒梅院灯火通明,不止白空镜,月天涯也在这里等着。

    “接回来了吗?”白空镜四处张望。

    叶慕兮摇摇头,“没有,不过没事……先让熠儿在他那里住几天。”

    “难道夜圣不放人?出了什么意外吗?”月天涯关切问道。

    叶慕兮自然不能把南宫凛的条件说出来,笑道,“没什么,时机不成熟。等我在帝都这边办完事,就能接回熠儿了。”

    想起南宫凛今日的话,叶慕兮看向月天涯说道,“殿下,有一件事,我想单独和你谈一下。”

    “暮姑娘但说无妨。”

    白空镜虽然还想询问熠儿的情况,但见此也就先回房间,客厅里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人。

    “最近听闻帝都一些关于你我的小道消息,毁了殿下的名誉,明日我就公开澄清,还殿下一个清白。”叶慕兮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