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620章 花浅月的骗局,夺舍嫁衣诀

作者:路菲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已经停不下来了。”花浅月语气平淡。

    花素卿一愣。师尊这话什么意思?

    花浅月没有多做解释,另一只手,突然点在了花絮晚的眉心。

    一丝丝精血,从她眉心溢出。那是活生生被抽出来的,花絮晚顿时疼的发颤,“救命!你干什么!住手!”

    她努力挣扎,但花浅月的手心传来一股恐怖的吸力,她根本无法挣脱。

    花素卿震惊看着这一幕,“师尊,絮晚怎么了?师尊快停下来!”

    “我说过了,一旦开始,就不可能停下。”花浅月睁开眼睛,看着两人。她的目光很平静,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为了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很多年。

    “我知道了!你拿我当祭品!”花絮晚突然醍醐灌顶,猛然惊醒,“你拿我血祭,助花素卿封至尊,你怎么这么恶毒,我也是你的徒弟,我也是你的晚辈,你为什么如此不公平!”

    抽人精血,是一种非常恶毒的血祭之法。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过。花絮晚再蠢,此时也反应过来。

    花素卿立即说道,“师尊,如果要牺牲絮晚,我宁肯不当至尊。求求您了,您停下来吧,我求您了!”“花素卿,我不要你假惺惺!从小到大,师尊就偏爱你,什么好东西都给你。你也很得意吧,一直踩在我的头上。如今还要踩着我晋升至尊,我就是下地狱,也会诅咒你们两个不得好死!”花絮晚又怒又怕

    ,胡言乱语咒骂。

    一想到自己即将被炼死,她整个人都崩溃了。愤怒惧怕之下,无数恶毒的话连绵不断。

    花素卿咬唇,努力停止功法,她不能让花絮晚为自己牺牲。但不论她怎么努力,她都无法停下,也无法动弹。

    而且她发现……

    自己的神魂越来越弱了……

    再这么下去,她会死。

    这不是晋升的秘法。

    虽然花素卿不敢置信,但在自己渐渐虚弱的神魂面前,她不得不相信,自己一直以来信赖有加的师尊,骗了她。

    “师尊,花家秘法,和晋升至尊,没有关系,是吗?”花素卿盯着花浅月,脸色十分复杂。

    花浅月抬眸看她,“你的反应,比花絮晚都还要慢,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天赋。”

    一个人的潜力有限。

    花浅月的天赋,只够她修炼灵尊。她蹉跎数百年,还是灵尊。

    可是她在一个新生的婴儿身上看见了至尊的希望。花素卿的天赋,好的让她心动。

    早年她和寒如铁探寻秘境时,曾经得到一本上古流传的夺舍嫁衣诀。这功法分为夺舍卷和嫁衣卷两套,修炼嫁衣卷的人,一生都在为他人做嫁衣。

    而修炼夺舍卷的人,只需要在修炼嫁衣卷之人修为达到灵尊巅峰之时,以雪莲籽为引,就能夺舍。

    花素卿修炼的花家秘法,就是嫁衣诀。

    它没有任何增益,唯一的作用,就是等到花素卿修炼到灵尊巅峰那一天,将这具年轻又天赋异禀的躯体送给花浅月。

    当然,这个夺舍条件十分苛刻。

    首先,必须两个人同时运行夺舍嫁衣诀,等于让对方自愿被夺舍。其次,必须是血缘近亲。

    花素卿虽然是花浅月的后代,但毕竟隔了一千年,血脉已经十分稀薄。所以她需要一个和花素卿血脉极近的人,血祭。

    花絮晚,花素卿的亲妹妹,就是最好的祭品。

    消灭花素卿的神魂,借花素卿的躯体重生。从今以后,她就是花素卿,天羽族太子妃花素卿。

    花浅月从今以后便死了。

    她将以这个新的身份,好好活下去。

    白凤凰的诅咒,她早说过,不可能实现。因为,她根本不会给任何人这种机会。

    “原来,你对我二十年的疼爱,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只是为了今日。”花素卿看着花浅月,眼神一点点黯了下去,格外绝望。

    她在花浅月的身边长大,父母也不敢打扰她的修炼,见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谁都知道她是花家的天骄,她的生活除了修炼,就只有花浅月。

    她觉得一个人很孤独,花浅月说那我收你妹妹为徒,陪你。

    花絮晚被收为老祖的关门弟子,仅仅因为,她一个人不开心。

    否则以花絮晚的天赋,其实根本不够。

    老祖对她永远有求必应,所以她只能勤加修炼回报。

    后来老祖为了她,甚至散尽修为,她发誓要不惜一切为老祖续命,为了老祖担起花家重任,不能辜负老祖的期望,要让花家过得更好。哪怕牺牲自己的一生,牺牲自己的全部。

    她这二十年来的目标责任使命,前进的方向,努力的动力,全部来自这个人。

    直到这一刻才知,原来一切都是谎言。

    被自己最亲最信任的人背叛,那是种无法言状的绝望。整个世界,好像在这一刻,彻底崩塌了。

    花浅月唇线微微轻抿。

    如果花素卿在第一时间不顾一切的攻击她,以她们之间巨大的修为差距,其实她会被反噬。

    但她在和花素卿讲这个漫长的故事过程中,一点点击溃着她的信念,慢慢拖延时间,如今已经大功告成。

    现在花素卿,已经完全落入她的掌控,不可能反击了。

    “其实你可以骗我。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你继续骗我,你告诉我,只要我死,就可以救你,我根本不会拒绝。”花素卿看着花浅月,一字一句。

    花浅月没有说话。她想过这种可能,花素卿对她完全信任,不必撕破脸,继续骗一次就好。

    还不必冒风险。

    但是……

    “但是,你不相信我。你怕我不愿为你牺牲,让我产生警惕,你就无法下手了。”花素卿自嘲一笑,“我信了你一辈子,但你没有信过我一次。”

    她是如此聪明的人,只是她从未怀疑过。

    “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你要收回,那就拿去吧……”

    花素卿缓缓闭上眼睛,神色十分颓然。这一生都是一个骗局,原来从头到尾她什么都不曾拥有过。这样的人生,活着又还有什么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