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621章 花浅月,死

作者:路菲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絮晚连忙说道,“姐姐你别放弃啊,弄死这个老妖婆,救我,救我……”

    “聒噪。”花浅月冷哼一声,手掌用力一抓,花絮晚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花素卿看了她一眼。她救不了,无能为力。

    “你……你见死不救……你不得好死……”花絮晚怨恨地瞪着花素卿,缓缓栽倒。

    花素卿眼神一颤。

    看着花絮晚死在自己面前,她心底十分难受。

    但好像也不重要了。

    她心底很清楚,花絮晚嫉妒她,甚至无数次想将她取而代之。

    直到追不上差距,才无奈选择在她面前阿谀奉承。

    她背地里不知多少小动作,她只是不计较。

    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得到那么多的爱了,那她可以爱妹妹一点,分一点给她。

    但原来从头到尾,最可怜的是自己。

    她什么都没有得到过。

    神魂越来越虚弱,已经到了弥留边缘。花素卿缓缓闭上眼睛。

    就这样吧,结束这可笑可悲的一生。

    ……

    夜深,残破的城主府已经重建,而府邸最深处的一间宫殿,烛火未熄。

    “我们已经和幽儿接触了几次,但根本没有办法把她骗过来,只能动手,又怕伤到她……”叶慕兮黛眉轻蹙。

    寂无咎扯了扯唇角,“她只是入魔,又不是失了智,还想骗?直接跟她打一架,把她打的半死不活,奄奄一息,没力气同归于尽的时候,自然能绑回来了。”

    叶慕兮瞪了他一眼。敢情打的不是他师妹,他不心疼。

    但继续耗下去……

    又没有好办法。

    “实在不行,也只能勉强一试……”叶慕兮怅然道。

    话音刚落,寂无咎突然眉头一挑,从储物戒取出一枚雪莲籽。

    那雪莲籽泛起一丝丝光芒,滚烫。

    “怎么了?”

    寂无咎看着雪莲籽,微微摇头,“不知道。应该是感应到了什么……”

    雪莲籽特殊,其他雪莲籽炼化的时候,同一株雪莲互有感应。

    “走吧,去看看”叶慕兮看着他说道。

    “看什么?”

    “当然是看它的主人。”叶慕兮说道,“这种天地奇物,突生异象,今晚花家肯定出了不一般的事。怎么你不去?那我自己去看看了。”

    话音一落,叶慕兮取出凤凰于飞,向着花家的方向飞去。

    寂无咎足尖一点,稳稳落在她的身边,“花家那么大,没有雪莲籽指路,你知道该去哪里看热闹吗?”

    “我不知道啊,但我知道你肯定会跟着我来,带路!”

    “我……真是造孽……”

    两人以雪莲籽引路,两个至尊级高手,轻易就溜了进去。但推门一看,瞬间就愣住了。

    花絮晚浑身鲜血,死状凄惨,一看就是被抽尽鲜血而死。花素卿奄奄一息,而花浅月似乎在搞什么邪功……

    “轰!”

    寂无咎扬手一劈,却被那围着两人的灵气弹开。

    “夺舍?”寂无咎眸光一寒,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

    叶慕兮也反应过来。以花浅月那欺师灭祖的作风,残害自己的徒弟,也不至于让人惊讶。

    只是九州大陆并没有夺舍这么高级的功法。

    她竟然会?

    应该是上古遗迹里寻到的。

    上古……夺舍……欺师灭祖……

    叶慕兮灵光一闪。这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也许,那就是真相。

    寂无咎曾经差点被妖帝夺舍,应对这种局面小菜一碟。妖帝当初用的夺舍之法,可比花浅月的高级多了。

    寂无咎眉心一点殷红妖灵,瞬间散发出强大妖力。

    夺魂!

    轰!

    花浅月的神魂遭受重创,当场喷出一口鲜血。

    夺舍嫁衣诀,断了。

    “铮铮铮!”叶慕兮取出伏羲琴,指尖轻抚,一阵清澈的琴声倾泻而下。

    花素卿的神魂得到滋养,恢复了些许力气,她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两个人影站在自己面前。

    一袭白裙如仙。

    一袭黑袍妖魅。

    叶慕兮。

    还有他……回来了。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花浅月瞪着寂无咎,满脸愤怒的扭曲。

    据闻寂无咎已经死在九幽之战,他竟然和叶慕兮一样活着回来了,而且还害的她功亏一篑。

    “老太婆,你竟然对自己徒弟下此毒手,跟你比狠毒,魔君都要自愧不如。”寂无咎冷笑。

    花浅月本就急怒交加,被老太婆这个词刺激的,连咳了几声,胸口的伤势更严重了。

    叶慕兮淡淡说道,“本来留你一条命,只是不想现在就和金家对上。但你既然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一顿,想到花素卿,叶慕兮回头看她,“若你要报仇,这个机会让给你。”

    把自己徒弟像养猪一样,只等到肥了就宰。谁遇到这种事,都不会好受。

    花素卿看向花浅月。

    现在她是灵尊,杀她不过是弹指一瞬间的事。但是她的手指颤抖着,一直没有抬起来。

    她非常恨花浅月。

    毁了她的世界。

    可真的要弑师,她却做不到。

    没等花素卿动手,花浅月已经动了。

    既然叶慕兮出现,自己必死无疑。那必须先下手为强,若是能有个人质在手中……

    寂无咎似乎和花素卿有一腿,想必不会这么简单让她死。

    她的手中有一枚灵针,是寒如铁花费大价格所购,能够一针破灵尊的护体灵气。就是为了她对付花素卿的时候,以防万一。

    刚才没用上。

    现在正好。

    劫持花素卿,是她目前唯一的生路。

    花浅月拼尽全力冲向花素卿,此时他们不过隔着三四步的距离,很近……

    “砰!”花素卿见她举着一根十分危险的灵针刺来,条件反射抬手一挡。

    一团灵气撞在花浅月胳膊上,嗖地一声,她手中的灵阵被打落,插入地面。

    而花浅月此时只是凡人之躯,被灵尊这轻轻一挥手,就打的喷出一口鲜血,后仰倒地。

    “噗嗤!”

    银针落在她后方,她倒地之时,正好刺穿了她的眉心,穿透后留出半截,凛冽的锋芒。

    连灵尊的防御都可破,又淬毒……

    花浅月当场毙命。

    双眼圆瞪,死不瞑目。

    她只怕死都想不到,自己会死在寒如铁为她打造的武器上,也想不到,会死在花素卿手中。

    一如当年白凤凰的诅咒。叶慕兮望着天空,凤凰前辈,今日终于不负您所托,大仇得报。无阵子前辈,您放心走吧,您所未做成的事,晚辈都会一一做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