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622章 相逢一笑,无关其他

作者:路菲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花浅月死后,花素卿一个人关在屋里,三天三夜没吃没喝。

    成亲自然不可能了。

    迎亲队伍连花素卿面都没见到,最终愤怒离开。金晨阳丢了老大一个脸,花家众人都瑟瑟不安,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寂无咎一脚踹开房门,就见花素卿睡在榻上,她在睡觉,睡了三天三夜,犹如行尸走肉。

    “花素卿,你起来!”寂无咎怒道。

    花素卿无动于衷。她就在这里等死,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外界一切都与她无关……

    寂无咎推了几次,花素卿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叫她也不给任何回音。

    就像一个活死人一样。

    继续这样下去可不行。

    寂无咎眉头一皱,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脸上。

    “噗!”

    这一耳光,直接将花素卿打的吐血,从床上摔倒在地。

    而这剧痛,也把她从活死人的状态中打出来,缓缓抬眼,看见他,又缓缓闭上眼睛,继续睡下去……

    “你有什么想不开要寻死!”寂无咎怒喝,“不就是被骗了吗?你作为一个天骄,被人骗了就要自杀,丢不丢脸?”

    花素卿看着他,语气平静,“你出去,你不会懂。”

    “我有什么不懂,不就是被骗?老子又不是没被人骗过!”寂无咎冷哼一声,“只有心灵脆弱,不堪一击的懦夫才会选择自杀,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花素卿,你真是让我看不起你。”

    花素卿死死咬唇。若是旁人说这种话,她不会在意。但是他,偏偏是他……

    莫名地委屈。

    莫名地难过。

    “你根本不懂,你根本就不明白,你凭什么说的这么轻松,你知道什么!”花素卿瞪着他,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她三天三夜,滴水未进,也未流泪。

    这一下,仿佛把所有委屈都哭出来了。“老祖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我学会说话之后喊的第一句就是师尊,我的一切都是她给我的,二十年,我在神音宗,独居后山,只有老祖陪我。神音宗所有人都怕我敬我,花家连我自己的父母,跟我也不过

    是几年见一次面,你根本不明白,她对我意味着什么!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不,我从来就没有过,我什么都没有。”

    人生在世,活着有何意义。

    “你想要什么?我就让你有什么。”寂无咎看着面前哭成泪人儿的小女子,说道,“我欠你两个条件,你随便提。以前没有就没有,从现在开始,你要什么有什么。”

    他平淡的一句话,却让她的心一下就暖了。“其实你也不用急着现在就死,域外之战胜负未分,说不准再过半年,整个九州大陆都沦为废墟。到时候这么多人一起上路,你一个人这么着急干什么。”寂无咎扯了扯唇角,带着一丝轻挑,“不如等等,一

    起组团咯?”

    这家伙。

    花素卿想瞪他一眼,却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你要死,谁都拦不住。可惜你二十年辛辛苦苦的修炼,吃过的苦,流过的汗,拼过的命,什么意义都没有。”

    这一路走来,最对不起的人,原来是自己。一直那么努力的自己。

    “可惜人族好不容易出个少年灵尊,就这么没了。我真替人族可惜。”

    “别说的我有多么重要一样。”花素卿横了他一眼。

    寂无咎看着她道,“如果九州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像,域外之战也不用打了,魔族躺赢。”

    花素卿失去了目标,那他,就为她重新建立一个目标。

    他太清楚,对付她这种正直善良的人,什么招数最见效。

    花素卿怔怔看着他良久。

    她明白了。

    他太懂她。

    “你不是说要答应我两个条件吗?还算数吗?”花素卿突然开口道。

    “当然。”“我想要花家加入星耀宫,让星耀宫庇佑他们的安全,以免天羽族迁怒。花家的人都修音攻,最适合的去处,就是星耀宫,只有那里才能继续修炼音攻,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大部分人对老祖的所作所为,一

    无所知,我希望你们不要牵连。当然,你先清理一遍,那些帮老祖为虎作伥之人,你尽管解决。”花素卿说道。

    寂无咎说道,“可以。我问过叶慕兮,她并不打算对花家赶尽杀绝。花家没有异心的人,只要符合星耀宫标准,自然让他们进入。放心,花家我照看,不会让金晨阳找麻烦。”

    原来,他问过了。

    为她问的。

    被人关心的感觉,很暖。

    “那你呢,你尽管加入星耀宫,叶慕兮不会介意。”寂无咎道。花素卿微微摇头,“我想一个人离开,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努力逼迫自己,不能让老祖失望,尽快修炼到灵尊……除了修炼,我什么也不会。花素卿,已经死了,这也是对金家最好的

    交代。”

    寂无咎没有反对。

    花素卿想换一个身份,重新开始,这是一件好事。

    过去当神音宗天骄的日子,她未必开心。

    “第二个条件呢?”寂无咎问道。

    花素卿仰起脸,深深看着他。初遇,这个人就闯入了她的心扉。

    她大概是阅历太浅,所以这么老掉牙的英雄救美也能一见钟情。

    但,寂无咎,就算以后遇见再多的人,我想,也不会再有看见你时的心情了。

    “你站着别动。”花素卿轻声道。

    寂无咎不明所以。

    下一刻,素衣女子轻轻抱住了他。

    茫茫九州,天下之大,何其幸运,与君相遇。

    但又何其不幸,只是相遇。

    她可以任性地要求跟着他,他不会拒绝。可是花素卿知道,他对她一直以来的照顾,缘于亏欠,止于朋友。

    他的眼中只有前方的路,不会为她而停留,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与其强留的难看,与其将来求不得怨憎怒,不如让自己走的漂亮一点,最起码,这一刻,她还在他的眼里。

    “这是初见时你欠我的。我收回来了。”

    他们从一个拥抱开始,也从一个拥抱结束。

    这就是她的第二个条件。

    只要一个拥抱。

    最后的拥抱。

    愿君前程似锦,而我,便不送了。

    “寂无咎,再见了。”

    花素卿轻声道,松开手,冲着他浅浅一笑,转身走了。

    寂无咎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弯起唇角。他们的路不同,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若他日有缘红尘之中再聚,相逢一笑,把酒言欢,无关其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