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3章 小少年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知漪被悄悄带进营中,除庄泽卿和几个侍卫相护,另有将军安排的几位小兵。他们不知道知漪身份,只当是庄泽卿表弟,少年好奇心盛嘛,听说皇上今日来巡兵,想见识一下不足为奇。

    怜香惜玉手巧,如果没有被特意告知知漪性别,这个装扮的她一般不会被人认作小姑娘。

    悄无声息进入营中,知漪一眼就看见正准备下场的宣帝,眼眸一亮,止下出声的冲动,视线随即黏在了宣帝背后。

    宣帝此时本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军营中不知多少人在景仰狂热地望着他,知漪这点小目光很难被察觉。但宣帝才走两步便突然顿住,心中微微一动,总觉得周围有种熟悉的气息,不动声色用目光逡巡一圈,毫无所获。

    “皇上?”有人小心请示,“可是有人不对?”

    摇头,宣帝收回心神。知漪此时该在宫中,怎会出现在此地。

    岂知因为知漪相对军营那些将士来说就是个小不点,所以宣帝才没见着,等小姑娘好不容易找个高处,她已经回过了头。

    小兵特意给她找了矮凳垫着,知漪踮脚张望。午膳后休息了一刻,此时这些士兵正在按平日练兵的顺序向宣帝一一演示,□□、刀术、弓术、绕军营跑圈等。既是特地为宣帝而来做的准备,选的士兵大都是平日练兵时的佼佼者,将这些人集结在一起,呈现的效果便极为震撼人心,因为每一动一止,他们都做得极为统一、迅速、有力,真正体现将士的强悍与团结。

    相比于阵法,这些只要勤加练习都非难事,宣帝显然满意了些,神色较之前要缓和许多,让不少人望之心喜。

    “皇上今日就只是看看吗?”知漪偏头好奇道,太后那番话下来她还以为能见到宣帝做什么。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和秋狝时差不多嘛。

    庄泽卿微笑,“按照往年惯例,待会儿皇上应该会亲自下场。”

    小兵附和道:“庄大人说得对,皇上会挑选军中几个勇士,亲自考校他们的功夫,骑术刀术和弓术武功都有。”

    他语气欣羡目光灼热,忍不住道:“要是我也能有亲自被皇上考校功夫的那天就好了。”

    知漪见过宣帝佩剑,但基本没见他用过,更没见过宣帝同人动武,闻言也激动起来,甚至跃跃欲试地想去场下围观,还好被庄泽卿及时拉住。

    果不其然,一刻钟过后,宣帝歩回首位,似在同身边将军谈论什么。不多时,全军停下,持枪举箭者齐齐停住,声音极为统一,气势恢弘。士兵们的眼神几乎个个都是直勾勾的,咻咻往自家将军和宣帝那儿飞。

    宣帝颔首,几个将军各报出数个名字,被点到者一一出列,或身形高大,或肢体健壮,个个拎出来都不可小觑。

    既是亲自考校他们,宣帝便会亲自下场同他们比试。对上宣帝没人敢动真格,但也没人敢不尽力,这种特殊情况不小心给皇上来个擦伤什么的还是小事,若因为畏惧天威不敢动手或放水,可是会直接被皇上斥责在全营面前丢脸的。

    宣帝静立在原地,墨色衣袍上印着张牙舞爪的苍龙图腾,更显他威仪逼人。刀裁的剑眉沉下,浓如黑墨的眸中充满肃萧杀气和对对手的审视,黑色长靴包裹着精瘦有力的腿,修饰出颀长身形。

    正作为宣帝对手的人一个恍惚,差点没被这扑面而来的凌厉慑住心神。他没有上过战场,本来还在想该如何使出全力又不伤到皇上,此时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努力不被皇上的气势震慑住才行。

    稍稍凝神,他皱眉摆出架势,“皇上,小人冒犯了!”

    宣帝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神色平静,侧身闪过对面极快的一个扫腿,耳边刮过厉风,带起袍角翻动,但发冠极稳,未有丝毫松动。

    “此人是谁?”宣帝和那人几个来回,已有将军忍不住出声询问几位同僚,“很有几分胆识,面对皇上也能丝毫不惧,日后必有大器。”

    石将军得意抚须,“这是本将军偶然捡来的,此人名为小木,父母早亡,又无亲朋。因为太能吃被那些请他做事的老板嫌弃,后来无人再请他,便随那些地痞混在一起,但心性还行,从未欺凌过老弱妇孺。本将军见他天生力气惊人,从未有人教过也能以一敌十,便游说他进了西郊大营,今日一看,本将军果然没看错人!”

    他们皇上爱才重才,无论文武都无偏爱轻视,如果小木日后能立下大功,他便是伯乐。

    旁人纷纷道贺,赞叹石将军的好眼光。石将军这下不回了,只笑而不语。

    谈话间,宣帝与小木的比试已近尾声。小木气力果真大得惊人,几次都想用蛮力掀翻或冲撞宣帝,但都恰恰被宣帝以巧劲化解。宣帝身法独特,步伐极为轻巧,同他的横冲直撞形成鲜明对比。

    结果是小木被宣帝制服,不过旁人看不见,宣帝却能清楚感觉到双手虎口处的酸麻,不用特意查看也知道肯定红了一片。

    目光波澜不惊,宣帝心中已将此人记住,扶他起来时淡声道:“何名?”

    小木受宠若惊,不确定地看了好几眼宣帝才喘着粗气道:“回皇上的话,贱名小木。”

    “好。”

    宣帝道了个“好”字,小木却完全没弄懂这个字到底只是个简单的回答还是对自己的称赞。他没读过书,琢磨了几下还是回了旁边围成圈的人群中,脸上兴奋未褪,他从没想到他们皇上功夫居然真的这么厉害,要知道自己的力气营中可没几个人能以一己之力止住。

    不止他,周围人的反应也全都同他一样,营中有新兵老兵,老兵稍微好些,新兵炙热的目光简直都快穿透宣帝的衣袍。

    崇拜强者是所有人的天性,他们自小遵从的三纲五常注定他们会听令服从宣帝,毕竟他是大宣的君王。但当他们发现这位君王不仅在治理一国时是个明君,在军营战场这种天生属于男儿的热血领域更是能折服威慑众人的强者,这就不免让人更加生出膜拜的冲动。

    千言万语,唯有化成“忠君报国”四字。

    知漪一直踮着脚,看到激动处站都站不稳,众人欢呼时更是“哎呀”一声一个趔趄往下栽去,庄泽卿拉扯不及,危险之际还是知漪自己稳住了身形。若她直接栽下去,定要吃一嘴的沙,娇嫩的脸蛋也会多上几道擦伤。

    庄泽卿长舒一口气,被吓得差点心都要跳出来。经此一事,他干脆站到了知漪左前方,以便能随时护住。

    在数万人的欢呼惊叹声中,宣帝耳梢微动,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小姑娘惊呼声。一次可以是错觉,第二次便该是确有问题,宣帝心中生疑,但考校还在继续,稍微停顿后另一名激动得脸红耳赤的小兵站到了他面前。

    艳阳西移,暮风送爽,被这凉风吹散热意,众人这才察觉凝神过久,里衣已尽数被汗水浸湿。饶是如此,他们依旧不肯挪动步伐,直直望着正中央目带寒星、负手而立的男子。

    四场考校下来,同营中被选出的勇士相较,宣帝刀术稍弱,骑术互相持平,武功稍胜一筹,弓术碾压。最后一项弓术比试完,营中突然静谧了片刻,宣帝齐发的三箭还在靶上振振作响,如同他们此时剧烈起伏的心情。

    皇上几乎是没停歇的比了四场,还赢了他们一半。但没人觉得丢脸,因为赢他们的是皇上。

    宣帝慢慢走回,安德福迎了上去,见宣帝衣袍上都沾了沙土,轻声道:“皇上,可要先去换身衣裳?”

    宣帝摇头,任内侍给自己擦汗,敛去眸中沉思。虽然在这么多人中其实很难感觉到其中一人的气息,但鼻间不时浮动的香甜气息在告诉他,他所想并没错。

    微一勾唇,宣帝只歇了小会儿。他低声向安德福吩咐了句,随后便有人朗声向营中众人道皇上有令,可再亲自考校五人,不论比试项目,有意者可直接上前。

    此话一出,营中议论纷纷,不少人跃跃欲试,终究还是缺了份勇气。也有人在自家将军的暗示下深吸口气,三两步走到宣帝面前大声道出了请命。

    宣帝再度回到场中,等前四名请他考校的小兵结束,最后一名蹦出来的竟是个看上去就十分年幼的小少年。

    小少年细皮嫩肉,肤色雪白,身形纤弱,小脸在暮色映衬下漂亮得惊人,两腮挂的小酒窝极为醉人,一双弯如月牙犹若星辰的眼眸更是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众人安静了一瞬,随即各种言论扑耳而来。

    “这是哪儿来的小子?我可不记得咱们营中有这么一号人,看样子奶都还没断吧。”

    “谁带进营的?这么胆大,也不怕皇上吃了他。”

    “快快快,谁上去把人带下来,待会儿皇上动怒这小子可要惨了。”

    …………

    “皇上。”小少年摸摸脑袋,露出大大的笑容,声音有意被压低了许多,粗了些,显得雌雄莫辩,但依旧十分动听,“小人也想让皇上考校一番武功。”

    出乎众人意料,宣帝不仅没怒,还微一弯唇,“朕可不会放水,你确定?”

    小少年眨眨眼,转眼脸上的表情同那些狂热的士兵一模一样,“就算被皇上打了,也是小人的荣幸。”

    宣帝差点没绷住笑出来,肃着脸装模作样咳了声,“你叫什么名字?”

    刚要回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小少年又压低嗓子,用只有宣帝才能听到声音拉长回道:“小人名为——景知。”

    宣帝一怔,随即眼眸变得幽深,眸中深处似乎突然冒起一簇火焰,极为灼热,盯着小少年的目光有一瞬间充满了侵略性。

    但很快他就平静下来,显得极为淡定,除了正对面的小少年谁都没看到宣帝的神色转变。

    见到他的反应,小少年眼中飞快闪过一点猫儿式的小得意,然后摆出了架势,两人开始交手。

    片刻过后,营中众人算是看出来了,皇上说着不放水,实际上根本就是在以指导性的招数在同这小少年比试嘛。思及皇上一开始的另眼相待,不少人暗暗打听这少年什么来头,竟然让皇上这么纵容。

    等有人说出是庄泽卿带来,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既是庄大人亲自带来的,说不定就是哪位皇亲国戚,怪不得。

    本来宣帝此行的事宜基本都结束了,最后五个也是另加的,众人也就放宽心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英明神武的皇上同这位小少年过家家式的比试。

    哎这区别对待果然不同,之前皇上一招一式都极为凌厉,现在就和弹棉花似的轻飘飘。

    当然这是他们眼中的轻飘飘,实际上打到知漪身上时,她觉得浑身都快被这力道震散了。小姑娘心中泪眼汪汪地想着,皇上说不放水,还真的一点都不放水啊。

    但同时知漪也起了一股倔意,想着以前太学院那些武学师傅教的招式和方才看到的。她虽然练得少,但领悟能力好,仅这么几招之间,宣帝就看出了她使的是自己第一次对阵小木时用过的步法。

    眸中含笑,宣帝轻描淡写地化解,最后将小姑娘制住,当着众人的面一手像夹猫儿一般夹起,向几位将军打过招呼,便朝主将大帐走去。

    知漪没想到会被宣帝以这样的方式带走,当着数万人的面,那么多双目光齐刷刷看来,饶是向来被锻炼得心理素质极好的她也忍不住红了脸。胡乱蹬了蹬小腿,等周围没有他人时才软绵绵抗议,“皇上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