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4章 撩与反撩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比试完,人就被皇上半夹半抱地带走了,数万将士张了张嘴,盯着宣帝的背影不敢出声,等人完全进了大帐才如热锅般炸开。

    “你们看见皇上神色了没?最后皇上居然笑了。”

    “这位到底是哪家公子,竟能得皇上如此宠爱,但除了那位近日京中传得沸沸扬扬的……”

    “噤声,噤声。”

    …………

    但凡有人谈到此处,就立马自觉地停住,同旁人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另一厢大帐内,知漪不住挣扎,宣帝便借着这姿势不轻不重地拍了几下她的小屁股,眸中噙笑。小姑娘忙不迭护住自己,不服气地鼓着脸蛋道:“皇上不能罚我,这是阿嬷应了我的。你要罚我,我就……告诉阿嬷去。”

    宣帝挑眉,前阵子才稍显成熟了些,怎么这会儿又活回去了,连告状的话都说得出。

    他本就没生气,方才不过逗弄下知漪罢了,谁让小姑娘有事无事就撩拨得自己心神动荡。偏偏因着她还小,他便什么都不能做。

    宣帝不禁沉思,这坏心的小东西有时是不是就是看准了这点才故意总是来惹他呢?

    知漪偷偷低头捏手捶肩,小脸神情丰富,不时龇牙咧嘴。在众将士面前宣帝不放水知漪可以理解,但私底下的撒娇又是另一回事,嘟哝着“皇上明明认出知漪了,还下手这么重……”

    声音娇软,带着点点嗔怨,故意拉长的声线如蜜般沁入心田。这撒娇宣帝显然十分受用,大掌抚上知漪正在捏的手肘处,“还有哪儿疼?”

    “这儿,这儿。”知漪毫不客气指挥,“还有这儿。”

    明知道她定有故意夸大的嫌疑,宣帝依旧任劳任怨。他手劲用得恰到好处,竟比平日怜香惜玉捏得还要舒坦些,知漪转眸好奇凝视,“皇上经常做这些事吗?”

    宣帝轻弹她一记,微笑道:“天下有几人能这般使唤朕?”

    知漪捂住额头,闻言露出甜甜笑容,借着宣帝为她捏肩的姿势就要扑进怀中,被宣帝一手抵住,“不干净。”

    望着他墨色衣袍依旧显出的尘土,知漪了然点头,下一刻却如幼兽般猛的栽去,胡乱钻了几下,随后仰眸浅笑,“没事,反正知漪身上也不干净,正好,都脏啦。”

    她不知道脸上都被沾了宣帝前襟的灰尘,瞬间变成了小灰猫,宣帝不由轻哂,抹掉她鼻尖的一点灰,“调皮。”

    用唯一干净的袖子擦了擦这张小脸,待轻轻拭过面前小姑娘那水润的唇时,宣帝眸光略显暗沉,手上力道不自觉加大了些。

    “唔……”知漪吃痛轻呼一声,宣帝袖口纹制的祥云有凸起,这一用力的摩擦有些大,她本就特别娇嫩,瞬间就破了块皮。

    宣帝回神,望见点点极小的血丝立刻心疼了,“是朕不小心,安德福——”

    “不用。”知漪拉住他,知道宣帝是想叫军中的御医来,但是这么点小伤传御医,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安德福听了半句再没下文,竖起耳朵等了会儿还是没有,想了想他决定还是老老实实守在外边。要知道皇上现在可是和姑娘待一会儿,他冒然进去违礼是小,打搅了皇上才是大事。

    望着天边被夕阳染红的祥云,他心中笑道,姑娘这还真是……连皇上巡兵都跟来了。

    “皇上刚刚在想什么?”知漪凑上前认真望了几眼宣帝,疑惑眨眼,“居然都出神了。”

    她靠得太近,以至于纤长的眼睫都划过了宣帝脸侧。想到方才的心思,再面对好奇的小姑娘,宣帝微微一笑,极为神秘,摸摸她的头,“知漪日后便知道了。”

    “皇上,季公子回来了。”帐外侍卫回禀。

    宣帝出声令人传进,知漪快速理了理微斜的发冠,在宣帝后方正襟危坐。

    季永思步伐缓慢有力,腮边常年挂着和煦的笑容,刚入帐便俯身向宣帝行礼。知漪一怔,方才还没反应过来这季公子就是季永思。

    季永思在营中用过午膳后就被领去了西郊大营附近的一处小营地,那里更为隐秘,依河而建,造的正是水上战车。宣帝令他亲自去察看士兵对改良战车的使用效果,以作进一步的修正。

    宣帝出声后季永思抬首,余光扫到后方的知漪,眸中笑意更深,顾忌这是在宣帝面前并未直接叫人。

    季永思以前并不清楚京城慕家的那些糟心事,他被慕大学士接到身边后那件事的风波大致都已平息,后来一直记着知漪也是因为慕大学士夫妻两一直在府中念叨。

    季永思此人既重情也无情,慕大学士夫妇两抚养他疼爱他,所以他投桃报李,对这二人也极为孝顺。不过对于素未谋面的慕氏族中的其他亲朋等人,即便回了京城他也毫无亲近之意。但知漪,许是因为早就在心中将她记为需要疼爱的小表妹记了五六年,所以颇有好感。

    他原来自然没有同那位“知漪”通信过,从来不存在认错之事,再加上第一次见到知漪他就隐约有熟悉和亲近感,是以从榆城开始到回京,都还一直惦记着这位可爱的小表妹。

    知漪被立后之事他也听说了,除了心中感叹一番再无他意。慕老夫人曾嘱咐过他若见着人还要多多注意下知漪的状况,若有可能还希望季永思能劝服知漪回慕府等待大婚。

    季永思对此不置可否,当着老夫人的面应下了,转过身却觉得没有这么做的必要。既然表妹和舅舅舅母的关系已经成了这般,甚至可以说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他觉得这种事实在不该勉强。他理解外祖母思念孙女的心情,但是并不赞成外祖母这些做法。

    “永思觉得如何?”宣帝沉声问道。

    快速收回心思,季永思边回忆今日所见情景边组织语句,“回皇上,水上战车已近大成,依永思所见,暂时并无可再大改之处,略有瑕疵之点可稍作修正。不过永思今日前去,倒是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说到正事,季永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眸中精光闪烁。他同谭之洲虽然都面容俊秀气质极佳,但谭之洲浸|淫官场多年,行事早就习惯了为官的那一套,极尽婉转。而季永思,他本就是至情至性之人,因未受风霜摧折,言谈间虽然因慕大学士教导已经懂得如何与他人结交,不过在行事时还是体现了青年人的年轻气盛,动作迅速干练,锐气无匹。

    他同谭之洲这两种,宣帝都比较欣赏,认真听罢,点头道:“那就按永思说的办,朕会选一位将军帮你,若有人蓄意阻拦,直接军令处置。”

    “谢皇上!”

    谈论片刻后,季永思先行离帐在外等候宣帝,兄妹间一句话都没说上。

    宣帝回头刚好对上知漪随那道青色背影顺延而去的眼神,唇角轻扬,“知漪可同他说过话?”

    知漪回想,“只那次在留香阁时说过几句。”

    后来她亲去榆城慕府寻慕大学士时,更多同季永思交流的还是庄泽卿。说起来两人早就知道彼此是对方的表哥/妹,但这称呼从未叫出口过。

    宣帝颔首,将茶递给知漪,“除侍卫,可带了其他人来?”

    “没有。”

    拿她没办法,宣帝便亲自起身给小姑娘整理衣带。少年装扮比女孩儿时简单多了,不过衣袍腰带发冠,再在腰间垂些荷包等物。

    知漪在同龄人中身量较高,此时差不多与宣帝双肩齐平,但在宣帝给她整理衣冠时还是显得无比娇小,只一个俯身便几近将她整个人圈入怀中。

    清爽气息扑来,小姑娘忍不住,还是就势直接伸手过去圈住了宣帝腰身,极为依赖地猫儿般轻蹭,将脑袋埋进胸膛中,传出闷闷的娇声,“最喜欢抱着皇上。”

    宣帝失笑,和知漪平日安抚雪宝儿般给小姑娘顺毛,嘴中却道:“朕明明昨日才听某人说,最喜欢待在阿嬷怀中。”

    知漪:“……”

    反正这种事早就不止被宣帝和太后调侃过多少次,知漪干脆厚着脸皮不回答,赖在上面就是不起身。

    想到之前宣帝同人比试时显出的力量与身形,知漪好奇地伸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摸了摸手下结实的胸膛和腹部,无意识讶异道:“皇上这儿好硬啊。”

    转而再捏捏自己柔软的手臂,奇怪道:“明明皇上平日也不爱练武,为什么和知漪差别这么大?”

    宣帝无奈,好在此时心绪平静,还不至于因为小姑娘这点胡乱的碰触而有什么不该有的反应,便任着知漪戳来点去,等差不多时才抓住那只捣乱的小爪子,低沉道:“因为朕是男子。”

    知漪转眸,“元茂哥哥也是男子啊。”

    此话信息量有点大,宣帝不动声色,“知漪如何知道元茂不同?”

    “当然是……看出来的。”故意拖了半天才回答,知漪忍不住扑哧一笑,宣帝这才知道这小东西又在使坏了。

    玩闹片刻,宣帝终于传人进来简单清洗,换了件外袍。临到回宫时却见知漪可怜兮兮抱着他手臂,“皇上打得太疼了,都走不动了,也骑不了马。”

    宣帝看着她不语,两人对视良久,知漪先败下阵来,漾着梨涡朝他张手,“要皇上带回去。”

    安德福乐呵呵道:“姑娘想岔了,既是一同回去,皇上哪舍得您再一人骑马回去呢。”

    知漪眨眼,歪头看向宣帝,“对呀,我忘了。”

    没绷住脸,一丝笑意逸出唇边,宣帝打横抱起知漪,作势踢了一脚安德福,“多嘴!”

    装模作样‘哎哟’叫一声,安德福满脸笑意跟上前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