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8章 谋逆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信王妃明显是在逗知漪,见小姑娘泪眼汪汪满腹委屈的模样,太后并几个嬷嬷再忍不住,笑声都传出了敬和宫。

    知漪往信王妃怀中一歪,气呼呼扫了眼笑得前俯后仰的太后,转头将脑袋埋进去,作势不再理人。

    轻柔抚了抚怀中柔软的青丝,始作俑者信王妃勾起唇角,好歹没也跟着笑出声,“知漪还小呢。”

    可不是,连初潮都还未至的小姑娘,竟就要成为自己弟媳了。信王妃心中感慨,王爷心疼自己,虽然嘴上说着想要女儿,但自有了景承景旻外,实则就没再打算让她有孕,夫妻二人都将知漪当做了半个女儿。如今‘女儿’要嫁人,嫁的不仅是弟弟,还是一国之尊的帝王,真是叫人既意外又惊喜。

    多年的相处,信王夫妻了解宣帝。认定了知漪,宣帝便不会再犹豫,况且以他的性情,知漪今后只会被捧在手心,而非像常人推断得那般深宫落寞。

    如果宣帝是沉迷女色之人,那之前“金銮赤地”之事就不会发生。

    “这外边儿什么在叫呢?”太后奇道,“这声音倒是从未听过。”

    “主子您忘了,那多罗国的国君三日前到的京城,带来了几车贺礼,其中便有他们那儿的珍禽异兽。”原嬷嬷满脸喜气,“听说其中有一对儿鸟,模样同鸳鸯一模一样,但通体火红,翎毛带金,叫声也很是奇特。因着这一对儿的吉祥意,多罗国便也添为了贺礼。”

    太后点头,“哀家记起来了,五宝国的时辰也是今日一早到的吧。”

    “正是,辰时未到就进了宫,那位璃公主该是正同人叙旧呢。”

    宣帝大婚,自然是举国同庆。作为附属的几个小国,五宝、多罗不敢慢待,两国国君皆亲自携贺礼赶赴京城,队伍浩浩荡荡,似乎打着比拼贺礼的心思,贺礼一个比一个稀奇珍贵,差点看花了那些负责迎接的大臣的眼。

    海清国倒是也想来,虽然可说是早就和宣朝撕破了一半的脸皮,但眼见大石|国式微,内乱四起,一日不如一日,它便忝着脸又想同宣朝重修旧好。奈何他们做足了谦卑认错的模样,也不及宣帝一句“营营役役之辈,莫扰了朕与皇后的大婚”。

    得,皇上都这样说了,那些史官礼官再不识趣也不敢这时候上去参一本。平心而论,大家都能理解皇上的心情,毕竟是大婚,谁也不想在这种重要的日子被一些苍蝇搅了心情,即便他是皇上,也不免会有私心嘛。

    当然,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是没人敢说。那日金銮殿的哀嚎和血地都还被人印在心中,皇上好不容易因为大婚将近温和了许多,再上去惹怒他,不是自寻死路么。

    “哀家听说……”太后回忆道,“这五宝国来的人,似乎并非她的父兄?”

    那几个小国的事,太后向来没怎么关注,若非因为知漪同东郭璃交好,这点小消息都不会记住。

    知漪探出头,耳朵抖了抖,果然开始认真旁听。

    信王妃一直帮她顺着发丝,见状不由莞尔,真是个小姑娘,如此轻易便被移了心思。

    “这……奴婢便不大清楚了。”原嬷嬷为难,“连总管知道得该多些。”

    话语间,连总管已被传入殿内,接道:“回主子,五宝国的国君成了璃公主的叔父。璃公主的父王三月前便去世了,两个兄长一个伤了眼,一个断了腿,五宝国国君和皇室众人一致认为他们不堪继任,商议之下,让璃公主的叔父即位,那两位兄长被封了个闲散王爵。想是事情突然,还没来得急传到咱们这儿,所以今日之前璃公主都还不知情呢。”

    连总管说得委婉,说的是“事情突然”,实则但凡有些思量的人,哪能猜不到其中的弯弯绕绕。

    太后叹一声,眸中尽是明了,心道又是一些争权夺利之事。也亏得这东郭璃早被留在了宣朝,不然此时也不知该成了何种模样。

    知漪听得明白,有些担忧东郭璃,等换下嫁衣便去了浮雅阁寻人。

    未到正午,正是御膳房准备午膳的时辰,东郭璃遣退了一众宫女,呆呆坐在小窗边。

    窗外便是一棵巨大的银杏树,枝繁叶茂,葱葱郁郁,将大半的浮雅阁都笼在其荫蔽之下。几点阳光从枝桠间溜过,于窗棂和小案上留下数个圆圆的小光点,清风一拂,光点亦随之摇晃。

    东郭璃微仰起的脸正对着那几道光线,阳光斜进她的眼眸,明明是温暖宜人的景象,却让人无由觉得萧瑟。

    她知道今日五宝国的国君会到京城,一早便激动万分地守在了宫门,满脸的笑意却在见到来人的瞬间凝固。

    来的是同父兄向来不亲近的一位叔父,随行的也没有任何一个自己熟悉的兄弟姐妹,其他使臣称呼他为王,事实显而易见。

    东郭璃差点没抑制住情绪甩出随身的马鞭,想要逼问叔父自己的父兄发生了何事。终究顾忌到对方和自己的身份,还有如今的特殊日子。如果自己在这时候闹出了事,即便宣帝因为知漪饶过她,她也会觉得对不起那个一直护着自己的小姑娘。

    这位叔父惯来会笑脸迎人,对着她的冷漠也能神色如常谈话。知道他肯定说不出什么自己想知道的话,东郭璃不耐烦地应付了会儿便走人,一刻钟后,五宝国使臣队伍中的一个小奴却偷偷跑了过来。

    小奴身上有兄长密信,加上他的亲口解释,东郭璃总算明白五宝国发生了何事。

    五宝国国师地位向来尊崇,国师之位传承五代,已成功预言了四位国君。当初批出东郭璃的凤命时,最先知晓的不是东郭璃的父兄,而是那位叔父,叔父早有谋逆之心,国师却对他道自己是五宝国的异数,甚至很可能成为五宝国的第一位女王。即便没有成为女王,自己的存在和命数也会阻碍他的大事。

    叔父信了这话,因为五宝国最开始只是一个部族时,族中确实有过女子担当族长的先例。

    怕谋逆之事提前暴露,叔父不敢对自己下手,便让国师改了话,道是只有真龙天子才能同自己相配。这话传了出去,如果五宝国不把自己献给宣朝,一旦被宣帝知晓,说不得便要被宣朝的皇帝怀疑他们五宝国是否有不臣之心。况且两国联姻也只会给五宝国带去好处,所以她便被兄长带到了宣朝。

    叔父打听得清楚,宣朝皇帝要三十才能成婚。即便自己之后真的有幸得了圣宠,他在那之前也早就成事,一个已经坐稳王位的国君和一个只是有着所谓批命的女子,谁都能猜到宣帝会如何选择。

    更何况……自己现在在宣朝充其量不过是个被当做“礼物”的公主,身份尴尬,地位几近于无。若非知漪将自己视为姐姐,太后和宣帝又因为知漪对自己有了那么几分关照,恐怕只会更糟。

    也无怪叔父这般有恃无恐的模样,自己似乎的确对他造不成威胁。

    小奴说他不知道父王怎么去的,但只知道十分突然,后来两个兄长就接连出了意外,一个被刺瞎了双眼,另一个……左腿几乎完全被废。想到这里,东郭璃手一用力,木制的窗檐几乎被抠下一角,细碎的木屑散了满地,手心也被戳出了血痕。

    兄长托小奴告诉她始末,是希望她能知道真相。无论她有没有机会和实力复仇,都要让她记住,仇人是谁。

    知漪推门而入时,见到的东郭璃几乎是双目圆瞪,充满血丝的模样。

    “璃姐姐。”知漪没有惊讶她这神态,让怜香惜玉守在房外,几步入内,一眼注意到东郭璃成拳的手掌。

    东郭璃常年练武,手劲很大,此时意识放空的状态更难触动半分。知漪认真地,一个个手指板开,最后轻轻挥去掌心的木屑,“即便璃姐姐再不当自己是女孩儿,也不该如此轻待自己,这样只不过是让旁人看笑话罢了。”

    东郭璃向来不喜欢那些束缚过多的裙装,着装一直都干净利落得很,今日难得因迎接父兄而换上繁复宫裙,却得到一个几乎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听到知漪的话,她恍若回神般一把抓住知漪的手,掌中的手当真柔软小巧极了,自己就差不多能一手将其握住。

    “我……”东郭璃出口才知声音沙哑得厉害,仅这一字,胸腔中便涌起无尽的酸涩。

    在宣朝,只有眼前的小姑娘才是她最能亲近和信任的人。

    知漪轻摇头,站立在地的她比坐在凳上的东郭璃稍高些,是以能轻而易举抬手轻拍东郭璃背部,轻声道:“我不知道璃姐姐家中发生了何事,如果璃姐姐肯说,知漪一定认真听。假使知漪能够帮上一点忙,也一定不遗余力。”

    不遗余力说来轻巧,但东郭璃仿佛听出了其中蕴含的分量。眼眶微涩,她终究忍住了汹涌而来的泪意。

    知漪想帮她,是知漪的好意。但她不能因为知漪的身份和她背后的宣帝,就对这份柔软产生依赖。

    “也并没什么不可说的。”东郭璃淡声开口,但只要有心,还是能听出她极力忍耐下剧烈起伏的情绪。

    东郭璃知道知漪表面天真不知世事,但在宣帝和太后的教导下,无论是政事或人心,都早有自己的见解思量。所以她将五宝国的情况如实说出,没有添油加醋,如实陈述。

    知漪听得认真,凝神专注的模样让人觉得她眼中只有自己一人。这种目光极为温暖,充满力量,让东郭璃感到心中瞬间涌入一股暖流。从最初被独自留在宣朝,到如今,知漪待她始终未变。

    轻轻靠在知漪柔软的小身躯上,隔着薄薄的衣料,东郭璃几乎能将那心跳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五宝国国君如今是东郭璃的叔父当任,知漪转念想到了之前的海清大石两国。南巡的时候她就听了许多次宣帝同那些臣子的商议,这一年中也在宸光殿的书房中旁听了数次,对宣帝的一些谋算也大致有了猜测。

    等皇上收拾了海清大石两国之后,恐怕今后也不会再有五宝和多罗国了。

    “璃姐姐想回去吗?”知漪听罢出声,见东郭璃愣怔的神情又重复了一遍,“璃姐姐想回五宝国,为父兄报仇吗?”

    定定看了知漪半晌,确定她不是简单的安慰,东郭璃重重点头,“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