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9章 美人计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宣帝在勤政殿接见使臣,笑语晏晏间有内侍入内轻声禀告,宣帝只当知漪有要事,几句话安抚好使臣便让他们先行回了居所。

    书房等候的却是知漪和东郭璃两人,微不可见挑眉,内侍一声通报,宣帝大步迈入书房。

    东郭璃放下杯盏,神情略带无措。无论见了多少次,她依旧不大习惯面对宣帝,也许是天生对于危险的敏锐,如果不是知漪在身旁让他收敛了些,只这位君王散发的气息便能让他远而敬之。

    知漪对她安抚一笑,先拉着宣帝去了旁侧,如小动物般簌簌耳语,香甜的气息漂浮在周围,宣帝一半的心思都凝在了小姑娘软嫩的香腮。随着话语一鼓一伏,很想让人伸指一戳,好知道到底是否如想象中那般软滑,一触即陷。

    “皇上听清楚了嘛?”知漪软中带嗔的声音让宣帝莞尔,思绪收回,“想让朕帮东郭璃报仇?”

    如果让宣帝直接出手,那事情就十分简单了。五宝国国君已在宣朝,宣帝只需将他留下,再随便找个理由换掉即可。只是此举未免太过霸道,有失大国风范,也不占理字,说出去只会让人笑话。

    “当然不是。”知漪带丝小狡黠的笑容十分可爱,“就算皇上同意,璃姐姐也不会同意的。不过知漪猜想,无论这五宝国的国君现在或未来是谁,今后都不会再有此国了,可是?”

    宣帝用目光示意小姑娘继续。

    知漪随意玩着宣帝袖口,转眸望了眼不远处的东郭璃,“既然如此,能花更少的功夫达到目的,还能顺便帮璃姐姐报仇,是不是一举两得之事?”

    敛眸沉思,宣帝道:“知漪是想让朕派兵助她?”

    “有何不可?”知漪一手支颌边思量道,“皇上再另派两位将军从旁协助,该不用有后顾之忧。璃姐姐才是五宝国注定的天命之女,她那位叔父倒行逆施、罔顾人伦,即便一时坐上王位,也必定不得民心。待璃姐姐回国得复大仇,亲自举国归复,想必五宝国百姓也不会有异议,正好省去了皇上诸多功夫。”

    宣帝勾唇,“知漪似乎忘了,即便没有东郭璃,朕也可让如今的五宝国国君诚心归复。”

    侃侃而谈半晌,知漪才反应过来这回事,心中一急,揪着宣帝腰间龙袍,“那人怎么能和璃姐姐相比,如果五宝国归复,那里的百姓也就是皇上的百姓,皇上怎么会放心让那种人成为属臣呢。”

    “此人虽心性冷酷、手段狠厉,然,不失为有才能之士。”宣帝垂眸看她。

    “有才无德,小人也。”知漪不服辩解,“小人何以为士?”

    宣帝噙笑,“才德全尽谓之圣人,然世间圣人少有。”

    知漪似是反应过来宣帝在故意考校自己,略一歪头,浅笑回望,“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

    顿了顿续道:“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

    “知漪的意思,是让朕取愚人而舍有才之人?”宣帝故意断章取义。

    “璃姐姐才不是愚人。”知漪轻眨眼眸,“璃姐姐是才德兼备之人。”

    宣帝不置可否,“以何为证?”

    这很明显是在为难人,东郭璃待在宣朝多年,除了去校场和安分守在浮雅阁,基本什么都没做,哪里拿得出什么凭证。

    知漪眸光流转,思量片刻,突然弯眉一笑,踮脚在宣帝略带凉意的脸侧印下温热一吻,“以此为证。”

    赤|裸|裸的美人计。

    古往今来,使美人计使得如此光明正大且理直气壮的,约莫也只有知漪一人了。不过君王十分受用,只奈何美人太过年幼,年幼到他即便应了要求后也只能继续忍着。

    知漪的提议,其实正中了宣帝一半的心思。虽然与他原来的谋划有些出入,但小姑娘难得向他求一件事,还是这么一件并不怎么让人为难的小事,宣帝当然不会拒绝。

    打了半天的太极,不过是想看看小姑娘会有怎样的反应。到头来这反应是让宣帝满意了,心也软成一团。

    世间当再无他人,能及得上面前之人的一颦一笑。

    “好,朕收下了。”

    知漪眼神一亮,忘形地搂上宣帝脖间轻蹭,“我就知道皇上最好了~~”

    眼底沉着笑意,宣帝将知漪一臂轻拿下,“既已做了承诺,朕何时能来收取这承诺之物?”

    话语时,热气浸透耳背,知漪自以为反应过来宣帝说的意思,奇怪道:“难道皇上不早就收取了吗?”

    宣帝含笑垂败,拍了拍小姑娘的头,让她去旁边等自己。转身回了书桌旁,敛眸沉色,准备同东郭璃商议此事。

    好心情走至书房旁的凉亭,知漪随意支在栏边,将周遭美景尽数揽于目下,意态悠闲。

    怜香惜玉跟上,便听得这小主子道:“听说五宝多罗带了许多稀奇的贺礼?”

    “是哩。”惜玉对这些最为好奇,早已打听得清楚,“有会背诗的鸟儿、珠中垂泪的夜明珠、可同时结十二花苞的花枝,四季变幻的古画……”

    惜玉如数家珍,知漪边赏花边听,竟听她念了小半刻钟,顿时乐不可支,“惜玉是不是瞧上里面哪件宝贝了?怎么惦记得如此清楚。”

    怜香随着取笑,“姑娘还不知道她,小孩儿心性,平日见个泥人都要欣喜半天。这回见到这些东西,连做梦都在念叨呢,说是一定要替姑娘您和皇上守好了。”

    知漪扑哧一声,怜香惜玉都不大,不过十七八的岁数。怜香温柔稳重,惜玉活泼擅武,当初阿嬷也是因为这两人的性子而特地挑给了自己。

    “那除了物,你可记得有哪些人?”

    惜玉笑,“姑娘这可问对人了。此次两国除去那些随行的护卫等,五宝国主要有三人,一人为五宝国国君,另外两个分别是那位国君的二子和外侄。国君年过不惑,他那儿子和侄子皆已娶妻生子,生得一副好相貌,桃花眼风流貌,刚到咱们宣朝就勾了不少小宫女春心浮动……”

    “停——”知漪不得不打断滔滔不绝的惜玉,好笑又讶异,“为什么连别人家事都知道得这么清楚?”

    惜玉迷茫眨眼,“奴婢也不知道啊。”

    无奈撑腮,知漪让她简单交代两句多罗国的人,才发现这次两国来的基本都是国君和下一任国君,不知是否是故意为之。

    “姑娘想去看看那些贺礼吗?好像有些被收进了库房,有些仍在使馆中,说是以备您和皇上的大婚。”

    “不去。”知漪意兴阑珊,宣帝带她见识过的奇珍异宝不知凡几,方才惜玉说的那些不过是占了个稀字,算不得珍和宝。眼光和品位都被宣帝太后养刁了的小姑娘,怎么会轻易被这些东西勾起兴致。

    仰头眺望不远处的莲池,知漪忽生奇想,“如果能睡在莲花上,倒是有趣。”

    惜玉忍不住咧嘴,“就算是雪宝儿,怕也睡不上去呢。”

    知漪点点头,轻声道:“曾听先生说过,古有美人生于叶,长于花,当真是以花为貌,柳为态,秋水为眸。终生不离花叶,直至花期尽。可惜如今时转星移,花美人早已消逝,人间再不复得见。”

    “那这美人岂不是只能活一季?”惜玉讶异,“真是可怜,如果当一个花容月貌的美人,注定只能活这么点时间,那奴婢……还是当个无盐女吧。也许她们消逝也只是不愿再来世上一遭,却只能停留那么短的时日罢。”

    怜香轻敲她,“傻,你还真信。这不过是书中所编著的故事罢了,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人物。”

    睁大了眼,惜玉偏头刚好对上自家小主子漾着笑意的眼眸,这才知道被看了笑话,当即羞恼一声,背过身再不开口。

    知漪正待再逗逗她,就看到宣帝的身影从书房步出。

    这么快?她有些惊讶,转身奔去,刚好被宣帝展臂接住,“璃姐姐呢?”

    “已回去了。”

    知漪担忧道:“皇上不会凶璃姐姐了吧?她向来怕你,如果皇上用对着那些大臣的神态,璃姐姐肯定要被你吓着。”

    将怀中探着远处的小脑袋板回,宣帝无奈道:“朕在知漪心中,便是如此可怕?”

    敏锐察觉到某些正在蔓延的气息,知漪忙抱着宣帝手臂轻晃,笑得极为可爱,“当然不是了,但皇上气逾霄汉,天威难测,等闲哪里经受得住皇上的目光。”

    宣帝一哂,轻柔点她额际,“这几日宜乐郡主是不是进宫了?”

    “皇上怎么知道?”小姑娘模样很呆。

    宣帝但笑不语,宜乐满脑子的歪主意,若非她教导,知漪哪会用这般‘奉承’自己。

    不过旁人说这些话也许会被宣帝视为谄媚,但小姑娘说来,真是怎么听怎么舒心。

    带着知漪慢慢走回宸光殿,“今日试了凤冠嫁衣?”

    “嗯,可惜皇上不在。”

    “朕自然不能在。”

    “为何?”

    宣帝却是不答,只任知漪自己胡乱猜测。二人慢步踱在青石板小道,两旁巨树如盖,时而传来花草芬芳,同两人的絮絮私语一同飘至后方,让安德福并怜香等人不着痕迹又慢了几步,只为他们多留些空间。

    “参见皇上——”才出小道,一行衣着奇特之人便显在眼前,正是多罗国国君同他的心腹臣子和最受宠的幼子。

    那位皇子年不过十六,甫一照面却直勾勾地盯着知漪看了半晌,其中并无亵渎之意,却已让安德福怒斥出声,“大胆!——”

    宣帝沉下脸,虽然未开口,但显然已是不虞。

    多罗国国君忙弯腰谢罪,“皇上恕罪,臣这幼子早年胎中受损,有时如常人无异,有时却…却是个痴儿,刚刚应该是又犯病了。”

    正如他所说,那位皇子被安德福一声斥责顿时缩了背,泪水瞬间盈满眼眶,委屈地瘪嘴,神情无论如何也不该是个正常的少年所有。

    知漪只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未发一言。

    宣帝沉声道:“既是如此,朕也不便苛责。为免六皇子再度失仪,大婚当日便不必参宴。”

    “是,是。”

    待宣帝和知漪二人走远,五宝国国君才不痛不痒打了下幼子,“来时怎么教你的?都忘了?”

    六皇子迷茫眨眼,“忘了。”

    “你——”国君气结,也没办法真下重手,要不是担心自己来了之后这时傻时正常的幼子会出意外,他也不会冒着风险将人带来宣国皇帝的大婚。

    “刚刚看出什么了?看了半天,难道平日身边伺候的人还不够漂亮吗?”

    国君其实也没怎么认真看宣帝旁边的人,他只知道宣朝未来的皇后如今是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而且宣帝爱之若宝,所以即便再好奇,他也不会多瞄一眼。

    “姐姐身后有火。”六皇子呆呆道,“好大,好红的火,被风一吹,更大了。”

    国君怔住,前几日第一眼见到宣帝时幼子也说了类似的话,“皇上身后有云,有风,有奇怪的叫声,好吓人。”

    真龙腾云驾雾,能呼风唤雨,凤降于天火,涅槃而生?他不得不想到了这几句听着极为玄幻的话。

    他这幼子……好像还真能看到一些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啊。

    想到这,国君不由有些激动,“六儿,你看父王身后有什么?”

    六皇子同他对视半天,认真盯了许久,然后在自家父王期待的眼神中慢吞吞绕过去,自后背取下一条毛毛虫,“父王,你身后有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