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0章 闹事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路慢行回宸光殿,知漪同宣帝还没说上几句话,就有人报礼部有官员求见。

    宣帝虽然向来勤政,但也少有如此忙碌的时候。不过这时不仅宣帝忙碌,无论是太后或信王府亦或礼部,皆忙得脚不沾地。知漪的规矩学完后,如今倒是最为清闲的一个,宫中也无人拘着她。

    “朕先去书房,若到了午膳时辰,不必等朕。”轻柔拍了下知漪,宣帝转道去往书房。

    算起来,宣帝已有十几日未去敬和宫用膳。大婚事宜诸多,那些官员皆知宣帝对这位小皇后的爱重,万事谨慎,但凡有一点拿不定主意的,宁愿冒着被宣帝责骂的风险也要再三请示确定一番。好在宣帝近日心情很好,在这些事上,即便有些问题明显多余也未动怒。

    一年前知漪便没再去太学院,去岁除夕前南阳郡王也停了授琴。好在知漪自己感兴趣的事颇多,不然当真要每日无所事事。

    宸光殿各处早已任知漪随意进出,宣帝寝宫这些年间也早沾染了小姑娘的气息。如寝殿内书案边的梨花小椅、暖桌旁常备的小姑娘爱吃的点心蜜饯,柜内叠放的几件精致披帛和数双小巧绣鞋,亦或是窗边婉约漂亮的数串珠帘。

    踮脚拨弄几下自己亲自系在雁柱灯上的风铃,知漪沉下心伏在案边练了半个时辰的字。依旧是簪花小楷,字迹极为工整清秀,不失笔锋,任是谁见了也会夸赞一声漂亮。

    “姑娘歇歇吧。”墨竹端来香茗,“方才墨兰去书房问了安总管,皇上一时半会儿还回不了。姑娘想在这儿传膳,还是要回去陪太后娘娘?”

    知漪望外探一眼,“皇上午时不用膳了?”

    “这倒不会。”墨竹帮着收拾书案,微笑道,“先是礼部各位大人求见,后其他大人还有几位侯爷将军也进了宫,不知在商量什么,笑声都快传到这儿来了。安总管说皇上兴致正盛,留了众位大人在宫中用膳,特意吩咐姑娘莫等呢。”

    知漪点头,伏案撑腮,“正好早晨用多了些点心,如今也不大想用膳。”

    “这怎么好呢。”墨竹劝道,“姑娘若是积食,不如起身在附近走走。”

    语罢她突然目光一亮,轻笑道:“凤仪宫便在西边,如今已在布置宫内陈设了,姑娘可要去看看?”

    此处的凤仪宫却同先帝无关,先后即现今太后原本所居的凤仪宫在皇宫东角,位置倒是极好,风景也不错,只离宸光殿有些远。宣帝思量下干脆命人在宸光殿西边建了处新的凤仪宫,与宸光殿相距的脚程不过半刻左右。

    自即位来宣帝处处尚简,数次作为宣朝上下的表率,但在立后一事上当真大跌众人双眼。对比之下,就算是当初先帝之于骊妃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骊妃是如今宣朝禁忌,无人敢谈,也就一些人偶尔私下想想。何况那位算起来不过是个妖颜惑主的妃妾,这位可是即将成为他们宣朝的皇后。

    不考虑其中种种利害之处,帝后感情和睦该算是宣朝之福。

    “凤仪宫?”知漪似是才想起有这么回事,似乎在她和宣帝还未南巡回来时便已开建了,她只偶尔扫过檐角,至今还真的从未进去观看过。

    要知道按照以往的规定,这一月间她和宣帝本不能见面,更别说还亲去观看自己未来的宫殿,从古至今也没有哪任皇后能像她这样在宫中长大了。

    墨竹含笑,“前几日多罗献上的贺礼,一半进了库房,一半被皇上命人都送去了凤仪宫。皇上去看了一遭后,回来又亲自令人从库房取了近三分的东西,都尽数摆了过去。”

    知漪笑盈盈听着,想起太后几乎是同样的模样儿。在自己的嫁妆上,最近几乎是每日用膳时都要想起漏了哪样,随后让嬷嬷赶紧添进她的嫁妆中去。

    除了阿嬷和皇上,还有谁会对她如此好呢?

    一众人便出了书房,自宸光殿走向凤仪宫。

    凤仪宫外有一片特地移栽而来的小竹林,夏日荫凉,其间引入流水,淙淙之声不绝于耳。知漪轻手拈过一片随风拂来的竹叶,目光一遥,缓步踏入凤仪宫正门。

    里面忙碌的吕公公和一个圆脸福态的嬷嬷迎上,因着知漪未有品阶不好行礼,只得面上更为恭敬。

    吕公公原先就是绛雪轩的人,被太后派来看着凤仪宫。因脸生得太长,而被有些小宫女取了个‘驴公公’的别称,他脾气好未计较,知漪听了几次这特殊的称呼,便记住了此人。这嬷嬷也不陌生,正是前些日子教导知漪规矩的其中一位。

    二人引着知漪四处观看,待她有疑问时便轻声解释。

    凤仪宫极大,只随意走了两处,知漪便出了些薄汗。宫内数条走廊回环曲折,突起的檐角尖耸,犹如禽鸟仰首啄物,廊柱漆成庄重沉稳的正红,大气华美。

    正殿辅一入门,门边便摆放了一尊惟妙惟肖的凤凰木雕,双目坠着大红宝石,周身漆金,尾部不知用了什么妙法,流光溢彩。殿外阳光斜射而入,愈发璀璨生辉,妙色夺目。

    入眼左侧放了方大紫檀绘凤案,案上正由宫人小心摆放着琥珀杯、联珠瓶和玛瑙盘。知漪只扫了一眼,先步入寝殿。

    寝殿内紫檀香木作梁,琉璃玉璧为灯,鲛丝制成罗帐,暖玉铺就地砖,穷工极丽,极尽奢华。巨大的菱花镜立在小窗不远处,知漪往边上一站,发现里面照出的人影前所未有的清晰。

    “姑娘,这也是多罗五宝此次献上的贺礼,据传此镜最初是仙子所用,每日一照,便会愈发容光四射。”嬷嬷看着这么多日,开始还会因他们皇上对姑娘的宠爱吃惊,后来便越看越麻木了。

    便是宸光殿也断没有如此奢华,皇上怕是恨不得把一切好东西都搬给未来的皇后吧。

    知漪目光都只在这些东西上轻轻一点,很快就移开,面上平淡的神情让人看不出情绪。有人不禁琢磨,难道姑娘对皇上这样的安排还不满意?

    跟着转了一圈,知漪本来是想来看看凤仪宫的布局建筑,没想到被领着见了一堆宣帝送到凤仪宫的奢华物件。

    在那些宫人面前她尚能保持平静,待再度回到宸光殿,等传膳时,终于没忍住眸中笑意。

    “姑娘是高兴?”

    知漪摇头,她只是想起曾经在话本上看过的那些故事。皇上这作态,倒像是书中那些男子为讨好心仪女子,竭尽全力寻来一切珍宝献上的举动。

    这样的皇上,实在有些可爱。

    这顿午膳用得心不在焉,惜玉见那道蛋羹都被自家姑娘用银筷戳成了糊,正想出声提醒,被怜香拉住暗暗摇头。想了想,她还是老实噤声。

    “慕姑娘。”忽然有宫女进来,急声道,“您快去乾坤殿吧。”

    知漪下意识起身,讶异道:“怎么了?”

    那宫女急了半天,却什么也说不出,她也是被安德福嘱咐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是看安总管的神态,便猜测是什么大事。

    乾坤殿是宣帝用来宴请群臣的地方,知漪立刻想到肯定是宣帝有事。虽然在宫中不可能出什么意外,但宫女神态让她慌了神,转眼提起裙摆奔了出去。

    “姑娘,钗,钗掉了——”怜香惜玉在身后追,随后又坠了一串小宫女和内侍。

    气喘吁吁赶至乾坤殿,知漪发髻已略微松散,这模样让听了通报匆匆出来迎接她的安德福大吃一惊,“姑娘这是怎么了?”

    “皇上出事了?”知漪不答反问,眸中满是焦急。

    安德福张了张嘴,思忖着姑娘怎么想到这方面了?转念想肯定是传声的宫女话语有误,忙安慰道:“是奴婢没让人说清楚,皇上没事,皇上好着呢,方才才和各位大人们用过午膳,只是……”

    “只是什么?”

    安德福满脸为难,小声道:“皇上被信王爷灌醉了,信王爷也醉了,随后不知为何传了慕大人进宫,随后,随后……”

    “随后怎么了?”知漪纳闷看他,从没见过安德福如此磨蹭犹豫的模样,“安总管倒要急死我了。”

    安德福摇摇头,又压低了些声音,“随后皇上和信王爷一起把慕大人给打了一顿,慕大人不敢还手,现如今已经晕了过去。皇上和王爷不肯让人将慕大人带走,非要您过来,说是要让您亲眼看看。”

    他面上为难,实则心中觉得好笑极了。皇上向来自敛沉稳,行事收放有度,即便喝酒也顶多让自己微醺,这次许是因为大婚将近太过高兴,才被信王爷得逞。

    没想到,这一醉,就醉成了这般模样。就算安德福随侍多年,也差点被宣帝这模样惊掉了下巴。

    本来他因着慕姑娘也对这位慕大人有些鄙夷,但如今,也只剩下同情了……

    古往今来能亲自被皇上王爷一起逮着打一顿的,好像还没几个人,这似乎还是一种另类的荣幸呢……

    知漪双眼瞪圆,像受惊的小鹌鹑般微张着嘴,话都差点说不顺畅,“安总管确定……是皇上和信王爷一起,而不是信王爷一个人?”

    安德福点头,可不是,踹得最狠的就是皇上了,到现在那鞋印还留在慕大人脸上呢。

    不可置信地连连眨眼,知漪呆呆被安德福引入乾坤殿,还没看清里面场景就被埋入一个酒香四溢的怀抱。

    “酣酣来了。”低沉悦耳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因醉酒而愈显醇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