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1章 酒后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皇上?”知漪茫然往回转头,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牢牢固定住脑袋,醉人的酒气自头顶铺洒而下,“朕仪容有失,莫看。”

    原来还知道自己仪容有失,应该没有想象中醉得那般厉害。知漪心道,目光一转,勉力移至殿中,信王正歪歪斜斜趟在雕漆椅上,半边身子悬悬欲坠,旁边守了几个微张双臂随时准备铺过去接人或坐人肉垫子的内侍。

    ……是信王爷向来的风格。

    “酣酣为何看旁人?”低醇男声再度响起,其中似乎夹了丝不满,“为何不看朕?”

    知漪:“………”是您让我不要看的啊皇上。

    安德福从旁挤眉弄眼,似乎在道:姑娘知道了吧,皇上的的确确是醉了,还醉得不轻。

    附议点头,知漪也用眼神示意:另一个人呢?

    忍住笑意,安德福努嘴,让知漪往漆红殿柱边看去。知漪被惊得眼皮一跳,差点没认出柱旁瘫成软泥的是一个人。

    那人昏了过去,脑袋歪着,仅露在外边的半张脸几乎无一处完好,青青紫紫,可以想象整张脸该是鼻青脸肿、滑稽无比。打他的人似乎专照着脸打,身上反而没什么痕迹,只袍角边有半个靴印。

    知漪不知该做什么表情,感动些许,更多却是好笑。因为慕连秋在她这里着实没留下什么印象……她曾听太后说自己幼时曾回过一次慕府,但这唯一一次的经历她也早已淡忘。旁人也许会道她不孝,毕竟古语有云“子不言父过”,可在知漪心中,便没有将他当过“父”,便无从谈孝。

    一手摸索着攀上宣帝覆在头顶的手,牵住三指,“皇上。“

    “嗯?”宣帝自头顶把玩起她另一支欲坠的香木钗,随后干脆将钗取下,任满头乌丝飘散,还十分满意地欣赏自己的杰作,“未梳云鬓面如莲。”

    安德福掩面,皇上喝醉了把朝廷命官稀里糊涂打了一顿就算了,如今还对着姑娘在这儿玩诗词调~情,也不知皇上酒醒后会不会想将在场的人全都灭口。

    知漪总算理解了往日自己胡闹时宣帝的心情,任人把玩着一捧青丝,转眸对安德福道:“安总管,派人送慕大人回府吧。”

    顿住,她略一思量,“再派个太医跟去医治,就说皇上和信王爷酒至兴起一同练武,不小心伤到了慕大人。”

    至于慕连秋个人的想法?根本不在任何人的考虑范围内,就算他敢说是皇上喝醉酒把他给揍了顿,也要有人敢信才对。

    他们皇上这么一个严肃沉稳、不苟言笑的人,怎么可能对自己的臣子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

    安德福应是,宣帝没阻止,反正人已经给瞧过了,顺便指向躺在椅上的信王,“这个也给朕扔出去。”

    安德福动作顿住,看向知漪,知漪忍笑暗暗摇头,轻声道:“先送去敬和宫吧,再派人去信王府传个消息。”

    显然这位也没多好心,信王妃知道后肯定得亲自进宫接人,等见着信王醉成这般模样,指不定回去得让信王睡多少日书房。安德福心中同情信王爷,嘴上连声应是一一出去办了。

    宣帝等了半日,也没见小姑娘同自己说话,“酣酣为何不理朕?”

    默了半天,知漪才趁他放松之际转过身,眸亮如星,笑意微漾,“我怕皇上也让人把我扔出去了呀。”

    说完不等宣帝继续,推着人往桌边走,边吩咐道:“我记得太医院有解酒丸,派人去取一颗来。等等——直接传位太医来吧,给皇上诊诊脉。”

    “朕没病。”宣帝严肃看她,剑眉皱起,神情十分吓人,“为何要传太医?”

    知漪吐舌,忘记皇上现在同平时不一样了,眸光一转道:“是知漪说错了,太医是给知漪自己传的,方才来得及,磕着脚了,有些疼。”

    “哪里伤了?”宣帝闻言目光立刻上下巡视,将人直接抱起放上了桌,如此知漪视角倒比宣帝要高上些许。

    “没有真正伤着,应该只是青了些,太医拿些药膏再让怜香她们揉揉就好了。”

    “嗯。”宣帝郑重点头,便不再开口,沉默凝视知漪的模样竟显得有些乖巧。

    乖巧?知漪被自己冒出来的形容吓住,但仔细一看,又好像确实有些符合……

    试探性伸手想要抚摸宣帝头顶,还没碰到发丝人就已经自动靠了过来,知漪僵了片刻,然后大着胆子像宣帝平日对自己的模样来回轻抚。

    宣帝依旧一派肃然,但面容已然安宁下来。柔软温热的指尖拂过锋利的眉间,那若刀裁的眉骨也放松下来,如被顺毛的猫儿,警惕尽敛;手掌划过薄薄的眼皮,深邃漆黑的眼眸随之阖上;掌心轻触脸颊,紧抿的唇角便不自觉扬起。待知漪来回轻抚两遍,她手下的宣帝已经完全变了神态,似乎周围的气息让他十分喜爱舒心,安宁自若。

    第一次如此仔细用手去感受宣帝的轮廓,知漪觉出了趣味。同样闭上眼睛,手指顺着方才的记忆一一摸向五官,唇边挂着柔和而充满兴致的笑,“这样记住了皇上的模样,即便以后知漪看不见了,也能认出皇上。”

    宣帝陡然睁眼,似乎想说什么,但目光刚触及小姑娘温柔的神情又突然忘记,眼中迷茫一闪而过,因着酒意再记不起刚才的想法。

    知漪依旧闭着眼,指尖点过宣帝眼角,停留在那儿,半晌轻笑,“我感觉到皇上眨眼了。”

    “皇上在笑。”

    “皇上皱眉了。”

    两人玩得不亦乐乎,知漪愿意猜,宣帝也配合地做出各种表情。知漪因此明白了,醉酒的皇上特别地乖巧、听话和黏人,嗯……也很容易生气,如果自己没有理会他的话。

    这奇特的景象让刚进乾坤殿来寻小主子的徐嬷嬷怔住,竟还转回身看了眼乾坤殿的牌匾,还当自己走错了地方认错了人。

    “姑娘?”不确定唤出声,徐嬷嬷扫了眼旁边低头待命的墨竹怜香等人,似乎明白了她们为什么不敢抬头。

    “嬷嬷。”知漪欢快睁眼,就要跃下桌,被宣帝一把拉住固定进怀里,语气十分霸道,“朕的,不许走。”

    知漪&徐嬷嬷:“……”

    “是阿嬷找我?”

    徐嬷嬷咳了咳,“太后娘娘让人在嫁衣凤冠上作了些改动,想让姑娘过去瞧瞧,姑娘看……”

    “不去。”宣帝代她答道,将头支在知漪右肩,微眯起眼眸,“她哪儿都不去。”

    徐嬷嬷:……皇上老奴真不是来抢人的可以不用这种充满杀气的目光看过来吗?

    知漪无法,朝徐嬷嬷示意如今宣帝的模样,“嬷嬷代我向阿嬷回禀吧,要晚些才能去看。”

    瞧这架势,徐嬷嬷也猜皇上是不会放自己小主子走人了。她本是笑意盈盈行礼告辞,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走至怜香惜玉身边时小声道:“帮姑娘一起照看着皇上。”

    惜玉疑惑,皇上当然有墨竹墨兰姐姐她们服侍,怎么还会需要自己?怜香凝眉片刻,不一会儿明白过来,暗自摇头。

    徐嬷嬷这也想太多了,即便皇上醉酒性格变了些,可心性是不会变的。

    才笑着,怜香瞬间就被自己打了脸,一个晃眼就看见他们皇上抱着姑娘大步走出了乾坤殿,走小道直奔宸光殿寝殿。

    怜香:……

    紧赶慢赶拉着惜玉到了宸光殿,怜香刚要往寝殿里走,被墨竹拦住,“皇上和姑娘睡下了。”

    “……怎么就一起睡下了?”怜香瞪眼,踮脚探头,“墨竹姐姐,这,这……”

    墨竹故意看她着急,过了会儿才扑哧一笑,“你们整日想什么呢?就是睡下了而已,怎的这么慌张?”

    “都睡下了还不慌?”怜香下意识反问,随后才反应过来墨竹的话,脸上一红,讷讷轻声道,“即便这样……也不大成体统。”

    虽这般说着,她到底没再争辩,透过窗边缝隙一看,安下心来,随人一同老老实实守在房外。

    里面知漪却无睡意,她近日休息得极好,不像宣帝每天又是上朝议事又是批阅奏折,到了夜里还有看书再就寝的习惯。

    可是人被两条结实的铁臂死死箍住,知漪稍稍一动,那人便是低低一声“酣酣勿闹”。

    她还能如何,只能安静躺在上面一动不动了。因为就连双手都被宣帝一只手掌给握住了,握得也是极紧,现下她唯一能自由行动的,大概只有眼珠了。

    偏过头,望着眼前看了无数遍的睡颜,知漪手脚动不了,似乎也只能动动嘴了……

    坏心一起,知漪左右一望确定殿中无他人,便像被裹住的蚕宝宝般挪了挪,凝在宣帝脸上的双目闪出光芒。

    ————

    第二日清晨,宣帝一觉醒来毫无异样,完全没有昨日醉酒一觉至天明的记忆,自然也就不记得有个小姑娘早在昨夜就从宸光殿溜回了敬和宫。

    毫无所觉地洗漱,接过宫人呈上的软巾轻拭脸庞,注意到安德福欲言又止的神情,沉声开口,“安德福。”

    “奴婢在——”

    目光掠过他,宣帝伸手任内侍系上龙袍,“说。”

    脸色变了变,安德福谄笑道:“奴婢是昨夜没睡好才神思恍惚呢,让皇上误会了,奴婢有罪,奴婢有罪……”

    皱眉瞥去,宣帝不再开口,其余内侍敛声收息,头都不敢抬,自然也就无从知晓安德福神情异样的缘由。

    思定半日,安德福还是小心建议道:“皇上要不要去镜边看看发冠?就怕奴婢们的服侍不合皇上心意。”

    宣帝洗漱向来不爱对镜,这是宸光殿上下皆知的规矩,安德福此言顿时让宣帝起了疑心,转身几步对镜一看,仔细巡视几息发现了不对劲。

    微抬起下颌,修长手指在下颌接近脖颈处轻轻一点,那里有个不深不浅的小巧牙印。牙印的主人该是用了些力道,不然不至于一夜未消。

    点点微不可察的刺感自指下传来,宣帝回眸便看见安德福比谁都低的头,当真又好笑又气,“抬起头来。”

    声中蕴着几点怒意,安德福忙不迭解释,“不是奴婢做的——”

    宣帝……朕当然知道不是你做的。

    黑着脸问道:“朕昨日做了什么?”

    如果不是自己做了什么,小姑娘怎么会气得磨下这么深的牙印。

    “皇、皇上一点都不记得了?”

    宣帝不语,用眼神示意安德福再磨蹭就可以滚出去受板子了。

    安德福更加小心翼翼,自宣帝被信王灌醉开始,讲到了他传慕连秋进宫将人无由揍了一顿,然后传知漪到乾坤殿抱着人不肯撒手。到这里,宣帝面色未免,实则内心已经起了波澜,显然没想到自己喝醉酒会是这么个德性。

    吞了吞口水,安德福开始讲述重点。

    讲到宣帝将人整个抱回寝殿强制性一起睡,再到太后来宸光殿要人,太后看见知漪和宣帝一起睡在龙榻上时勃然大怒,命嬷嬷们将人抱走后,还让内侍把榻上的被褥木枕软枕等物件通通抽走了,就给宣帝留了个光秃秃的榻。

    要不是宸光殿的人担心宣帝第二日清醒时会更怒,又半夜将东西都放回去了,一早宣帝就能察觉出不对劲。

    宣帝:……怪不得肩膀有些酸。

    无言的沉默蔓延,反正都已经把事情说了出来,安德福干脆闭着眼睛一并道:“皇上,太后娘娘还吩咐了一件事。”

    “何事?”

    “太后娘娘说,说大婚前这一月,皇上都不能再踏进敬和宫半步,否则就……”安德福声音弱下,如蚊呐般几不可闻,“否则就让人把您轰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