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2章 大婚

作者:卯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后一怒之下禁了二人再见面,宣帝大婚前的一个月果真没再见到知漪一面。

    起初宣帝还想着知漪总会寻机会偷偷见自己一面,哪知道这坏心的小姑娘整日在敬和宫被太后哄得乐不思蜀,再加上有宜乐从中作梗,说什么大婚后整天都能见着也不差这一个月,便没想过溜出来‘私会’的事。等到了信王府后……有信王和景旻两个,就更别想见着了。

    知漪提前十日住进信王府,整个京城终于开始最后的忙碌。信王府门前皇宫使节络绎不绝,来来往往,不是颁圣旨就是送天家贺礼。既是在信王府,信王府便暂时充当了知漪娘家,只信王夫妇却不好以父母之礼代过,毕竟信王同宣帝是兄弟关系。

    经过这近一年来的整治,倒无人对未来皇后这种分明娘家安在却还从别处出阁的行为有异议,顶多小声说一句为了这次大婚,皇上破的规矩可真够多。

    大婚前夜,宣帝亥时便派遣礼部等官员向天地、太庙告祭,期间由宫人服侍换上龙凤同和袍。待得了内侍回禀才缓步走向敬和宫,朝太后深深揖礼,照旧制道出迎娶皇后之语。

    太后亦着正式宫装,凤目微肃,神情庄重,静听片刻后微点头,眸中水光一闪而逝。

    盼了十余年,终是等到这一刻。

    与此同时,知漪也在描眉点唇后戴上凤冠,硕大东珠于灯光下熠熠生辉,衬得整个人威仪不可逼视。信王妃凝视许久,亲自持笔在知漪额间描上三瓣莲花钿,细细瞧来,又多了一丝柔美和小姑娘该有的娇俏。

    “这般看着,倒要忘了我们知漪还未及笄了。”示意知漪往落地穿花镜看去,信王妃动作轻柔帮她整理细枝末节,“今日既是从信王府出嫁,日后,信王府便是知漪娘家,回门那日,可莫回错了地方。”

    话一出,周围环了一圈的丫鬟嬷嬷俱低笑出声,她们王妃这话可不就是在玩笑。

    知漪亦笑,紧张淡去些许。镜中的人经过一番精心妆扮,加上与寻常十四五少女别无二致的身高,看上去俨然是个正待出阁的少女。琼鼻杏眼、雪肤玉腮,十指纤纤着了红蔻,双耳悬的滴珠耳坠犹显肌肤莹润。

    她差点就要认不出镜中的人便是自己,头上的凤冠华美沉重,上面的雕凤正亟待清鸣、展翅欲飞。

    “王妃。”府内侍女轻叩进门,柔声道,“外边总管已宣好旨了,正等着皇后娘娘出去呢。”

    信王妃点头,“勿耽搁了时辰,我们出去罢。徐嬷嬷怜香,扶皇后娘娘出门。”

    外面大堂同样围了一圈人,信王于首位站立,其后左右分别站着景承景旻。见到知漪出来,景旻一个激动差点出声唤任,被景承眼疾手快拉住,这才平复下来。

    几个女官神色庄穆等在原地,其中一位扶过知漪,另有人宣读册封宝文,再递上金册。

    钦天监在院外守了许久,眼见礼都行得差不多这才放低了尖锐的声线,笑道:“吉时到了,皇后娘娘,该起舆了。”

    信王妃跟着到了凤舆边,身边侍女托着盖头、苹果和一柄金如意。

    温柔为知漪盖上,信王妃将一小包点心并苹果一同塞到了知漪怀中,低声道:“这一日辛劳得很,饿了便先吃些垫垫肚子,若实在太累有机会便歇歇。别到时候合卺酒还未喝,便先累得躺下了。”

    信王妃是过来人,从这子时到明夜子时不知有多少繁琐礼仪,她当初作为王妃便差点累得直不起身,更别说知漪这是帝后大婚,心疼之余她也只能暗地吩咐跟去的几个嬷嬷寻着机会便帮知漪捶捏放松。

    知漪点头,望了一眼后方领景承兄弟二人行礼告送的信王,再扫了一圈周围气宇轩昂的众侍卫,转身入舆。

    十六抬凤舆稳稳起步,最前方有侍卫手持凤头提炉引导,后由侍卫统领带队乘骑护从,再往后便是绵延几近数十里的嫁妆。

    信王目送片刻,随后轻身上马,自另一条道提前进宫准备同宣帝一同迎接。

    两旁百姓夹道欢送,恭送凤舆时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等凤舆转角不见,看到后面随了一抬抬绵延不绝的嫁妆时热闹无比,惊声称叹,一路看着凤舆差不多进了皇宫,信王府那边都还没出完。

    知漪抱着苹果,不知在凤舆内轻微摇晃了多久,大约是一个瞌睡差不多过去,便听到外边众多人齐声行礼,呼声震天。随即有人又塞进一个宝瓶,继续让她抱着。知漪百无聊赖之下晃荡两下,里面满是珍珠金银等发出的碰撞声。

    早先就有不少人先后为她大致说过大婚这日的种种礼制,实在是太多,知漪晕晕乎乎勉强抓了点重点,知道真正入凤仪宫之前,她和皇上几乎都不会碰面。

    舆外徐嬷嬷等人偶尔会轻声询问可有何处不适,知漪一一应声。

    不知被指引着跪拜了多少次,知漪差点感觉头都不是自己的了。几乎是从腰部以上都如石般僵化,等好不容易坐上了凤仪宫的寝榻,早已是泪眼汪汪。

    “哎哟我的小主子,可不能随意乱动。”徐嬷嬷止住她欲捏肩的手,“哪儿不舒服,吩咐奴婢们就行了。”

    “是啊姑娘,您渴了没?奴婢给你倒杯茶来吧,皇上马上就到了,先润润喉。”

    徐嬷嬷嗔她,“怎么还叫姑娘?该换个称呼了。”

    怜香惜玉一怔,同时笑道:“皇后娘娘——”

    才饮了两口茶,外面贺声再度响起,正是宣帝到了。

    知漪还没来得急回神,便感觉榻边微陷,一个高大的身躯笼下,随后又坐在了身边。隐约的龙涎香浮在周围,让她心中安定。

    金如意被转交至宣帝手中,知漪呼吸一屏,盖下的双目看到宣帝持如意的手伸来,顿了下便果断挑开。

    时隔一日,终于得以‘重见天日’,知漪被房内明亮的烛光晃得练练眨眼,双睫如蝶翅般扑扇,闪出一片星光,随后轻轻抬目望向宣帝。

    宣帝定定凝视着自己的小皇后,一月未见,除去思念外,此次更多带来的是为惊艳。知漪的面容本尤带稚气,但画眉点唇敷上脂粉后,便立刻气质大变。有了一种介于女孩和少女之间的青涩,然而正是这种青涩的风情,却带着毫不自知的美和对他极致的诱惑。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芳泽无加。宣帝目露赞叹,正所谓“桃花好,朱颜巧,凤袍霞帔鸳鸯袄。东风送,香云迎,银钗金钿珍珠屏。斟清酒,添红烛,风月芳菲,锦绣妍妆,俏、俏、俏。”

    此情此景,约莫便同词中所述别无二致。

    另有宫人上前帮知漪将凤冠取下,放至案边。

    “皇上。”嬷嬷笑盈盈端上半生不熟的饽饽,宣帝拿过一个递给知漪,二人同时咬下。

    那嬷嬷保持笑脸,见着二人慢慢各将这饽饽吃下,续道了些吉祥话儿便按礼退下。

    再依制饮下合卺酒,等寝殿内那些面生的嬷嬷和礼官尽数退下,知漪才微微吐舌,小声道:“方才的饽饽好硬呐,哪里是半生不熟,分明是全生的。”

    宣帝微勾唇,徐嬷嬷几个也是含笑不语,知漪望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意思,可爱的红晕顿时连上耳梢。

    低笑一声,宣帝吩咐人给寝殿内温玉浴池备好热汤,转头对知漪道:“先去沐浴。”

    知漪下意识道:“那皇上呢?”

    “嗯?”宣帝好笑看她,“知漪想和朕一同沐浴?”

    “有何不可?”小皇后胆大得很,十分主动地邀人沐浴。

    眼见宣帝神色有些不定,徐嬷嬷心道不好,忙笑道:“皇后娘娘本就累了一日,之前在凤舆上还道天儿太热了身子不舒畅。娘娘还是先去沐浴吧,明日的事可也不少呢。”

    再度听到这称呼,知漪仍有些不习惯,想到从今日起这同皇上绑在一起的称呼——皇后,便专属于自己,心中颇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乎有些欢欣,又有点儿无措。

    恢复平日神色,宣帝点头,看着知漪由众宫人簇拥着前去温玉浴池。

    这浴池也是宣帝特意命人为知漪打造,底下所用的温玉冬季生暖,夏季也不至让人炎热,无论何时皆可用。旁边的地砖亦由青玉铺制,知漪赤足立在其上,任宫女一层层脱去外裳。

    浴池上飘着点点花瓣,不多,点缀得恰到好处,都是可入药的花,用来沐浴久而久之也可补气养身。

    辅一入池,知漪便感到一股由下至上的放松,全身自脚尖到每一处发梢都在表述着愉悦。正是徐嬷嬷说的那般,今日实在太累了,累到她连和皇上一起向太后行礼的时候都没仔细听太后的话。

    “皇后娘娘,可需要奴婢几人服侍您沐浴?”出声的是凤仪宫新配的宫女,位于怜香惜玉几人之下,是为二等宫女。

    知漪随手划过水面,微阖眼,轻声道:“不用了,你们先下去吧,待会儿我再唤你们。”

    宫女相视一眼,乖顺退下。她们自然明白今夜皇上不可能和皇后洞房,毕竟皇后还太小。可是看皇后娘娘这架势,竟是要把皇上先晾在一边?就算不洞房,这也太……

    宣帝很快洗漱好,静坐在榻旁,即便不言不语,双眸也透着一股柔意,叫安德福看了便不自觉一笑。

    “皇上,可要先让奴婢们将榻安置好?”安德福建议。

    不知他们皇上从哪儿知道姑娘想睡在花上,大婚前半个月应是招了一群能工巧匠赶制出一张表面无异内里另有天机的凤榻,他安排人搬进时曾见过一面,这榻展开来,可不就是一朵漂亮无比的玉花儿。

    宣帝摇头,“不必,你们先退下吧。”

    “是——”

    久等不至,宣帝亦觉心思不如以往宁静,便想寻本书翻阅。但凤仪宫才第一日住进人,哪想得到要在寝殿中放书,搜寻无果,又等了一刻,看着时辰总觉得有些不对,干脆起身去了浴池方向。

    浴池外守了六个宫女,见了宣帝忙福身行礼。

    “皇后进去多久了?”

    “已有两刻多了,奴婢们进去看过两回,皇后娘娘说是想多泡会儿。”

    宣帝含笑摇头,止住她们动作,掀开薄薄一层幔纱迈步而入。

    果不其然,他的小皇后半坐在浴池中,正埋头伏在池边,露出莹润可爱的半边小脸,颈边秀发微湿,已然睡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