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79章 你怎么可以不要

作者:凝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怎么的能够不要?”他不要的话,那么的问题可是严重了,自己倒是要直接的承受这拍卖会的费用吗?四十万两,乖乖,这令人咋舌的天价,俨然的就是要让人崩溃呢。那样的话,自己一次又是一次的推高了这高价,反而的是将自己给饶了进去?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四哥,这个怎么的会……”

    “四哥,这里可是如何的是好?”

    “小承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哈?没有什么意思啊,价高者得嘛,四爷可当真的是一个人物,是这南龙街上最为高耸的人物,手段倒是当真的通天的。瞧瞧,这般的高昂的天价,小子的可是万万的不敢接触的。”

    “小子佩服,小子今天的可是大开眼界了,小子自叹不如。”

    呲,认输?

    不对,这听着明显的带着自以为是的噱头的字句,显然的是不正常的。这哪里的像是认输,反而的倒是更像是落井下石。该死的,这个家伙,他莫非的是在竞争店铺的同时,也是把矛头对准了自己?正如同自己期盼他以尽可能的高昂的价格去取的店铺的同时,他也是这么的希望自己呢?

    天哪,如果的是那样的话,那么的这事情可是更加的让人看不清楚的了。他是过来收购店铺的呢,还是完完全全的就是针对着这街上的人来的呢?

    若说是收购店铺吧,他的一路的行为的确的是这样,对于店铺是来者不拒的。但是那都是旧皇历了,今天的过来他好像对于店铺并没有多少的兴致,而更像是打算将所有的店铺都是拱手相让。而这样的下来的结果,明明的在场上的大多数的人揣着的心思都是想要在小承哥的身上狠狠的咬上那么一口的。然而现在呢,不曾想的,最终的成为了这场战争的接盘侠的主儿却并没有小承哥的影子,甚至于是连一家都是没有看到呢。先前的是葛家员外一时之气,接连的吃了两家铺子,那可是足足的去了六十五万两,连一向的不差钱的葛家员外在第三场的拍卖会的时候直接的宣布放弃了。而在这之后,海花四爷浑然的发现这站在高位的竟是仅仅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天哪,这可是太过的可怕了,这简直的就是高处不胜寒呢。

    如此的连翻的打击,一连的就是让自己和葛家员外两家重创。

    啧啧,如果说自己的经济当真的因此而一时的跟不上了,那么的在这二楼之上,除却了一向的置身事外的慕容大爷,那么的其余的在这二楼之上可是只剩下了他一家独大,他将会是这里面的最强势的一家。至于一楼嘛,强劲的的确的是有几个,然而的呢,再怎么的厉害可毕竟的不是在同一个层次上的,所以的,那么的就是等同于在这玲珑阁里他再也没有对手,至少的是那种强而有力的足以和他抗衡的对手。那么的,换一句话来说的话,在这南龙街上他也是这般。

    好家伙,总以为的这小承哥是一头上门寻衅的豺狼的。倒是并没有去仔细的想象的过,有没有那么的一种可能,这豺狼并非的是简简单单的一头豺狼而已,而是一个过来打猎的猎人呢?或许的,在他小承哥的眼中,自己才是他要狩猎的猎物。

    “四十万两三次,成交!”

    “恭喜天一号夺得了今天的最后一家铺子,恭喜天一号创造了我们玲珑阁里面的全新的历史记录。”楼下随着一阵呼喊,敲锣打鼓的喧嚣在耳畔响亮了起来。

    “成交了?”海花四爷愣了一下,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知道当小承哥放弃的话,那么的这样一个天价便是再也没有任何人过来接盘了。可是当真的听到这个消息一锤定音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猛然的漏了一拍。

    “该死的,可惜了的四十万两。”耳畔,老五被什么人得罪了似的直是跺脚。

    “这……”结果注定了。

    老五很不高兴,当然的海花四爷更是不高兴。明明的是用来对付旁人的,明明的所有的人都以为小承哥的回归该是有什么大动作的。不曾想的,他倒是好,雷声大雨点小的,他倒是反而的是这二楼之上最为事不关己的主儿,就像是那天四号里头住着的人似的,仅仅的当一个看官。

    吱呀,

    活动屏风的门扉向着一侧敞开,是敲敲打打的锣鼓队。

    “四爷,五爷,恭喜二位……”

    “恭喜个屁呀,足足的花了这么的大的代价。”

    “额,五爷,小的。”

    “四爷五爷,这是您二位拍卖下的铺子的相关的票据。拍卖款已经直接的从账目里面扣除,账户剩下的余下额度是十万两,您二位看,是取出来呢,还是存在放在账户里头?”

    “这……”咦,看那边。

    小承哥正是冲着这边张望呢,一脸的似笑非笑的样子,像是藏着些什么。这家伙,是得意呢还是什么呢,明明的以为吃定了他,不曾想的,反而的倒是把自己给打进去了。

    “他走了?”

    “他这就走了?”

    “他怎么的会。”

    “四哥,你看他……”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被人整了这般还待着作甚,被人说榆木脑袋钱多?走了。”

    “是,四哥。”

    稀里哗啦,

    一阵瓷盏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尔后的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混账,可恶,真是可恶。”海花府邸,四爷捉起了一个花瓶,较劲似的在地上又是那么的狠狠的一摔。“怎么的会是这样,他到底的是揣着什么心思?”

    “哟,四哥,这是跟谁发脾气呢?”

    “滚开。”

    “四哥,这个可不能够砸,这是景窑的水井天尊,价值可是要千两的。”

    咣当,

    碎屑纷飞,如同烟火般绽放。

    “好吧,当我没说。”

    “知道你心里气,只是也没有必要这般的作践,这不是反而的便宜了旁人?”

    碰,一声闷响,海花四爷摔东西有些乏了,右手一拳头重重的擂在了屋里的一根柱子上面。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