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89章 他们要闹事

作者:凝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么快的价格就是降下来了?”

    “爷,这个价格可不妥。”边上,随从的一个小斯回复,“他小承哥是想要甩手导致店铺价格下降,如此几番,怕是会连累店铺的价格崩盘了去呢。”

    “这可不是他想要降低价格就是能够降低价格的。上等的生意,被他降低了价去的,玲珑阁里吃什么?去,吩咐人,下一盘把价格给我抬上去,没有二十五万向上,别想要拿走铺子。”

    “是,爷。”

    “看,那边。”

    “上,可不许他逃了去。”在距离慕容大爷不远的地方,几个制式衣衫的汉子嘀咕着,之后便是转身的冲着一侧的楼梯匆匆上去。

    “呀,爷,你看他们。”慕容大爷边上的随从喊了一声。“他们在那边。”

    “他们是要做什么?”

    “上楼了,他们上楼了。”

    “他们要做什么?”

    “不好,怕是要出事。”慕容大爷拍了下大腿,“立刻召集人手过来,立刻、马上,这里要出了什么乱子,苦的可是玲珑阁。”

    “是。”

    哒哒哒,

    哒哒哒,

    实木地板的二楼,脚步声宛若雨点鼓似的清亮而又繁复。

    “听,他们来了。”

    “唉,二十三万两,这就是飞了。”海花五爷有气无力的说着。

    “事已成了定局,却是不能够不付钱。”

    “可叹的是,从没有想过,老了老了,反而的倒是要为了钱来头疼。”这才是海花四爷最为难受的事情。至于那是剩下了七十万还是四十七万,其实的对于现在的局面来说,其实的倒是并没有多少的区别的。

    吱呀,

    雕花的屏风门自外而内的被推开,提着锣鼓的一群人挤满了门头。大红的衣裳,看去永远的都是那么的喜庆。

    “四爷五爷,这是你们拍下的铺子的票据。”

    一个小斯满脸堆着笑的走了进来,将一个放着花花绿绿的票据的木头碟子放在了面前的桌案上。“拍卖所需要的钱,已经的从抵押款里面扣除了,您二位的账户上,仅仅的剩下了二十七万两。您二位看,是现在补充上呢,还是?”

    嘿,他们倒是着急的。

    他们或许的是这街上最幸运的了,借着这波拍卖铺子的风头,慕容大爷一行人可是赚的风生水起。自己的钱财,可是大半的都是进了他的腰包。当然的不是全部,可是雁过留痕,大批量的钱财从玲珑阁的账面上走了一遭,总是多多少少的会留下一些,就是拿拿过猪肉的手,手上都是会沾上荤腥呢。

    “稍后吧,不急。”海花四爷随口的应付着。

    这世上从没有任何一个人乐意痛快的把钱给交出去,尤其的是在兜里面的钱并不多的时候,这给钱更加的不是什么让人愉悦的事情了。给什么给的,被你们知道手里的现银联抵押款都凑不够,那还了得的?

    倒不是凑不出来,只是一时间的要找个几万来凑数还是有点困难的,尤其的是,海花四爷本身的也不打算去找。难不成的当真的是要所有的资金全部投进这购买铺子当中吗?

    若是以前倒是可以的,只是近来的几场拍卖会下来,海花四爷可是越发的看不懂小承哥了。小承哥就像是这一场风波的风向标,现在的他并不怎么的出手,即便出手也不过是蜻蜓点水似的更像是应付。因此的呢,这街上的人们看的明白,真金白银的谁也不愿意冒险,谁都没有钱多到去投进一项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疯狂的甚至是夕阳产业似的行当当中。

    “可是这就是说,接下里的拍卖您是可以参加的,但是超过了抵押款的部分是需要在付钱的时候补充上的哟。”

    “行,你们还怕我们兄弟跑了不成?”

    “今儿个你可是走不脱了。”

    门外,一声逆耳。

    嘿,什么人哪?

    谁呀谁呀?

    倒是胆胆包天的,这是诚心的跟老夫过意不去的不成?

    这口气大的,好像的倒是自己都要完全的听了他的似的,海花四爷可不乐意了,甚至的,他都是隐隐的有那么一点的生气了。“呲?什么人呢,怎么的说话的?”

    在这南龙街上多年,即便的是小承哥来了,可是他还是这南龙街上站在金字塔最为顶尖的人物。无论的什么时候,人们见到了他总是要尊称一声四爷的。可现在倒是好了,一个小承哥来了妄图改了南龙街上多年的规矩不说,如今的更有甚者,倒是似乎的一副要自己好看的样子。

    行,真行,鬼知道的这是什么人。

    只是呢,这个说话的主儿,海花四爷倒是当真的想要亲眼的看上一看,看看他到底的是有什么通天的能耐,他是生了三头六臂的不成?倒是能够如此的嚣张的、霸道的、不知所谓的,好像是要寻衅的模样。

    “躲了许久的了,不想的倒是来了这边。”

    “你让我们找的可是好苦呢。”

    听,那声音还在继续,一声一声的,丝毫的没有减弱的意思。

    “呀,这是?”

    “你,你们。”

    “别过来,你们要干什么?”

    看,站在外面的锣鼓队不对劲了,一个个的看着自己的右手边上,脚下连连的后退着,面目惊恐的,仿佛的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存在似的。

    那边有东西。

    有什么在那儿。

    不远不近的,就在右手边上。

    “他们,他们怎么了?”

    “这是什么情况?”海花兄弟速尔的都是站起了身子,也是没有兴致去关心拍卖会了,只是跟稻草人似的定定的看着外间。锣鼓队,完全的跟见了猫儿的老鼠似的完全丧了胆子,一路的向着反方向的直直的后退。一个,两个,直到几乎是全部,不时的有铜锣之类的物件摔在地上,他们的甚至是连吃饭的家伙都吓的丢了去。

    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冥冥之中的仿佛的是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靠近。

    突破了天际线的额头上挂上了沉重的枷锁,将本就是沟壑纵横的图腾给勾勒的更加的深邃而又突兀。他的心跳加速的跳动了起来,已经的是很少的有这样的感觉了,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