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不相识

作者:四块方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曾经的秘密。此刻没有人能够发现。而秘密之所以能够称作为秘密。那也是因为它的隐蔽性。

    曾经的往事。被藏在了某个根本不容易被察觉的角落,安静的呆在哪里。享受着早已习惯的孤独,承载着只有自己才能够知道的事情。

    不过这世界之上所有的事情终将会有真想大白的那一天,可是当它以原本的模样出现之后,能够承担它痛苦的又有几个人。

    .......

    “要是父皇和母后,看到你仍然将小时候的东西保留之后,那么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司马菡摸着小时候自己做的衣服。难的不在那么强势,张画是第一次看到这副模样的她,虽然说,无法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这让他从而引起共鸣,可是他能够理解司马菡的心情。

    “回去北晋…我需要做什么?”张画这时这般问道,司马菡听到之后,将小时候的衣服还给了张画,好奇问道:“怎么了?难道你跟担心吗?”

    “担心适应不了新的生活,和新的身份?”

    “都有。”张画点头说道。不过,随后摇了摇头:“但是。你知道我最想做到的事情,不是这些。”

    司马菡一笑,她立马明白了张画所说的意思:“看来。对于南庆,对于晋王,你还是放下不了你的仇恨。”

    “嗯。”

    司马菡看到张画没有隐藏。直接点头之后,她迟疑一下,开口说道:“你是我弟弟,同时都是母后所出。你在东宫太子之位上,有着很大的优势。

    同时。有我在一旁协助,太子之位不出意外,最后会有你来继承。”

    “可是。我要成为了太子,那么还可以亲自去报仇吗?尤其是阔别多年再次回来,我想他们也不愿意让我再次离开,并且去往南庆吧。”

    “没错,就是你说的这个样子。”司马菡认同说的说道:“但是,你如果不掌握那股力量,甚至更大的力量。你根本无法去报仇。”

    “这两者,好像矛盾了。”张画苦笑说道,司马菡点头:“没有什么东西。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只有你成为了北晋帝王的时候,那么你才可以,或者是有力量,做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

    “但是,以如今的情况来说,我成为不了北晋的帝王。”

    张画语气变得阴沉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当初司马菡对自己所说,好像出现了一点偏差的样子。

    的确司马菡说的没有一点错误,但是,要是按照她所说的去做,那么自己的复仇。将杨钟灵接回到自己的身边。那么这可能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长到。好像自己都不能够接受。

    “嗯。”对于张画所说,司马菡只能去认同,如果不这样的话,难道自己逼张画去造反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自己至今为止所做的一切,可都算得上白费了。

    “等待吧,现在只有这样了,”司马菡安慰说道。张画深深看了司马菡一眼,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不甘,但是这么不甘好像并没有能为张画带来什么。

    没有再说什么,随后张画径身离开了这里。司马菡没有说什么轻轻叹气,让两个人之间好不容易出现的亲情,现在又多了一份隔阂在里面。

    不过。这一切好像没有改变一样。

    第二天。

    一行人继续前行。走在北晋的土地之上后,司马菡所带来的侍卫,各个神采放松,虽然说没有彻底回家,但是来到北晋之后,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开始想到自己回去之后的场景。

    尤其是像老凌这般。已经差不多离开了北晋有十多年的人他们内心之中喜悦之情。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出来。

    每每看到。好像会被传染一样,自己都变成的开心起来。

    路途继续进行。虽然无聊,但是随着离北晋的国度长安。越来越近之后。所有的无趣都可以化解。

    终于。

    一个月之后。

    三月十五日,暖春之后,一行人将尽两个月的旅途。终于来到结尾!

    长安,北晋的国都一个不亚于京都的地方。甚至这里拥有的东西,都是京都无法比拟的。

    “这里就是北晋吗?”张画通过马车窗户看到那巍峨的城墙之上,带着一丝肃杀的气氛,他心里肃然起敬。

    北晋!

    整个大陆之上最为强大的帝国,自己如今来到了这里,不仅如此,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自己早已新的身份在这里生存,难免的张画心里出现了担忧的情绪。

    马车很是低调的进入了城门,向着街道之上行驶,虽然说,已经拉上了窗户,但是隔着马车,张画依旧可以得到外面的喧嚣

    感觉有点烦,张画闭上了眼睛。

    马车行驶的很平稳,感觉不到什么颠婆存在,半个时辰之后,马车停了下来,老凌再外喊道:“少爷,我们到了。”

    张画睁开眼睛,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走出了马车。

    马车之外,张画一眼就看到了四个字。

    长公主府!

    四个字在牌匾之上,写的龙飞凤舞,到处显示着张扬的气势,好像就和它的主人一样,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少爷,今天我们在殿下府内休息一晚,明日,陛下会召见你,并且给您封号,以及其他的事情。”老凌开口尊敬说道。

    张画点头,然后环绕周围,张义绿柳…西鹿黑虎,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此刻都出现了他的眼中,但唯独没有张天豪的身影。

    张画眉头皱了一下,没等他开口,一旁看出了什么一样的老凌,此刻也是适时说道:“老张他已经先回家了。”

    “是吗。”张画苦笑了一下,因为老凌嘴里面,家这个字,好像刺痛了他一样。

    “爷爷他家人现在都在干什么?”张画问道张天豪的情况,老凌笑容有点牵强,显然对于张画以亲人的称呼,来称张天豪,他依旧感觉还是不舒服。

    “老张他是陛下原来府内的管家,他的子女,也是在府内工作,后来,老张带着公子离开北晋之后,陛下为了弥补他,于是将他的儿女都安排在了宫中,现在都是一官半职在身,活的很是滋润。”

    张画点头,随后看去老凌:“那么你呢?你的家人吗?”

    老凌嘿嘿笑了一下,有点骄傲的说道:“我有一个女儿,现在在天外楼里面当差,也算是子承父业,至于我那婆姨,刚刚回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她了。”

    “那快回去吧,十几年没有见家人,相信现在你已经急不可耐的,我这里没有什么事,不用担心我。”

    张画拍着老凌胳膊说道,表情很真诚,北晋不仅仅是老凌的故土,同时,他的家人也是在这里。

    可以将母女抛弃十几年,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对于老凌,张画也是慢慢的亏欠。

    “好…那少爷,我先走一步,如果有事需要我去做,那么虽便让一个殿下府内的人来找我,他们知道如何找到我。”

    “嗯。”

    说罢,老凌也是离开,而其他那些阔别已久回到北晋的人,张画也是一一将他们驱散,让他们和自己的家人团聚。

    不多时,张画身边就只剩下张义绿柳以及受伤的西鹿和黑虎。张画来到西鹿和黑虎旁边,问道:“你们两个呢?”

    “殿下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西鹿脸色还是苍白,小腹之上的伤势,如今,虽然没有了大碍,但是,想要彻底痊愈,也是想多花一点心思。

    “有一件事,我需要提前告诉你,并且希望你记在心里面。”西鹿看去张画,颇有一份凝重的感觉说到。

    “什么事?”张画问道。

    “如今。你已经来了北晋,同时也不是张画,接下来。你的生活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西鹿向张画看去,张画随即点头:“知道。”

    “既然知道的话,那么我想你以后知道应该这么做,嫡出皇子,同时又和殿下一母所出,接下来,你的关注度想必会到达一种前所未有的情况,”

    “所以?”张画接着西鹿的话说下去,随后西鹿脸上有点阴沉说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在最近一段时间低调一点。”

    “为什么?”张画好奇问道。西鹿摸了一下自己小腹,有点怨恨的看着张画说道:“因为…我受伤了,如果为了你在受伤一次,很有可能会死的。

    我不想死,所以请你不要去惹事好吗?”

    西鹿请求说道,张画听到之后,释然一笑:“如你所愿。”

    “多谢。”

    随即,西鹿和黑虎进入长公主府,这时,马车之内下来了刘奉明和刘晨芙这一对异乡人,张画看到了他们,对方也是看到了他,可是二者全程没有交流,一前一后进入了长公主府。

    司马菡,此刻已经进宫,向司马檽禀告情况,不过以杨言帆去世,晋王登基一事,恐怕接下来两个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来交谈。

    没有好客之主,那么自然张画也是没有兴趣观看长公主府,跟着很是尊敬的管家,前往休息之处,张画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等。”突然之间,一道女声出现在了张画耳旁,张画回头看去,结果,就看到了一位身穿宫服的十三四左右女子,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参加东阳公主。”老管家行礼说到,东阳公主点头,然后看了张画一眼,她开口问道:“他们是谁?”

    “回殿下,是从南庆过来的客人。”管家说道,不是他故意隐瞒张画的身份,只不过就连他也是不知道,这一群到底谁是谁。

    司马菡没有吩咐下去,只是说好好招待,那么自然管家只能这般开口。

    “南庆的客人?”东阳公主双手抱胸,好奇看着张画,而张画根据她有点眼熟,经常可以在司马菡身上看到的举止之后,他心里明白,这又是一个司马菡的脑残粉。

    “既然来自南庆,我很想知道,你如今心情如何?”很无聊,但是也很欠打的一句话从东阳公主嘴里说出。

    张画冷冷看了一眼,没有理会,然后直接离开。

    东阳愣在了原地,居然有人可以无视自己,这简直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如果是自己的亲人她或许可以忍受,但是成为战俘的人,居然也都这般高傲?莫非,对方真的以为自己是来玩的?

    “站住!”东阳公主厉声开口说道。张画没有停步,继续向前!

    “混蛋!”

    东阳公主发火了,立马跑到张画面前,抓着他的胳膊,迫使他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张画,东阳公主继续说道:“好大的脾气,你以为这里还是南庆吗?”

    张画默不吭声。

    东阳公主冷笑一声,随后高声喊道:“来人!”

    瞬间,幽长的走廊之中,被尽数侍卫包围,看着张画得眼神。仿佛就是一个任自己宰割的牛羊。

    “怎么了?害怕了吗?”东阳公主看到张画默不吭声之后,嘲笑开口,而张画看着面前这个,真的很欠打,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妹妹的人,也是不知道该亮出身份,还是继续扮猪吃虎。

    气氛有点沉默。不过这是,走廊一头自动让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慢慢向东阳公主方向走来。

    “参见皇后。”众人齐齐下跪,尊敬说道,张画听到众人称呼她为皇后的时候,眉头皱了一分。

    “母后。”东阳公主撒娇对着皇后说道,这又是让张画将眉头皱了一下

    上官皇后,当今帝王司马檽的皇后,同时,又是司马菡,司马睿,以及东阳公主的生母。

    上官皇后看着扑倒自己怀里的东阳公主,她嗔怪的看了她一眼:“带你出宫,是为了让你见一个很重要的人,你怎么又在胡闹?”

    “母后,我哪有?是他要招惹我的。”东阳公主指着站在原地的张画说道。张画没有开口,继续沉默?

    “好了。不要闹了。”上官皇后看了张画一眼,对着东阳公主说道:“我们走。”

    “嗯。”东阳公主乖巧点头。没有了刚才的蛮横劲,跟着上官皇后从张画身边有过,并很狠狠的瞪了张画一眼。

    “嗯?”

    上官皇后突然愣住,立马回头向张画看去,东阳公主看到自己母后这般之后。也是停了下来。不解问道:“母后,您怎么了?”

    上官皇后没有回答。立马张画面前,认真端详的看着张画,良久,她的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上官皇后不安问道张画,张画没有隐瞒,直接说道:“张画?”

    “张画?张…”仿佛明白了什么,上官皇后抓着张画的胳膊,身线颤抖问道:“张画…不是你的本名对不对?”

    “嗯。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司马睿。”

    东阳公主听到司马睿这三个字之后,感觉有点耳熟,因为姓司马的人,在自己身边有很多,不过再认真回想之后,她好像发现,自己不认识一个叫司马睿的人。

    不过,再看到自己母后泣不成声之后。她眼睛睁的浑圆。不敢相信的用手捂着了自己嘴巴

    “皇…皇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