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20章 拜师修仙

作者:二十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北闻声转身只看见一个衣衫古怪的中年人,对他呵斥道:“下来。”

    苏北收回了刚想踏出的脚,心里一阵古怪,按道理说这里怎么会有人呢??

    “小子,你是古武门的人吗??”那古怪中年人开口问道。

    苏北摇了摇头,曾经自己应该算是古武门的弟子吧,而如今他与古武门只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关系。

    古怪中年人一个挥手苏北就不由自主的身形向前划去,最后停到中年人面前。

    “你身上明明有古武门真气的波动,年轻人可不要跟我撒谎!!”中年人盯着苏北眼神微冷。

    “你是谁??古武门的人??”苏北反问道。

    “哈哈哈……我??……我是古武门的仇人。”中年人一只手握住了苏北的脖子将他举离地面。

    “一百年了,我总算是等到了你们,该报的仇我也要一个一个跟你说清楚。”中年人眼睛发红,他望着苏北的眼神里有着满满的恨意。

    “我……不……”苏北两只手死死掰着中年人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臂,脸色憋红说不出话来。

    突然由苏北的身体里射出一道光来,直射入中年人的眼睛。中年人被这光击中,掐着苏北的手随即松开,捂着眼睛向后退去。

    “咳咳咳……”苏北瘫倒在地面,握着脖子剧烈咳嗽。

    “你到底是什么人??古武门没有这样的功法。”中年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珠里的红色已经退去。、

    “我也是古武门的仇人,我的家人都是死在他们手里的,你到底是什么人??”苏北艰难起身朝着中年人说道。

    “我……那大概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还是先说说你吧年轻人,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中年人转身望着那四颗玉柱,愣愣出神。

    苏北看着中年人犹豫了一下将自己是如何逃出古武门,如何又如何得到玉壶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中年人听完,只是转身,对着苏北微微笑了一下,开口道:“年轻人,我在这东西里呆了一百年了,你觉得你说这些话我能信吗”

    他的目光扫到苏北腹间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双手凌空一抓只见苏北腹部好似开了一个虚空的大洞,里面一切皆可目视。

    一个浑圆球体在苏北的身体里缓慢旋转,他发着微光好似和苏北的血肉已经粘连在了一起,不可分割。

    中年人皱着眉头再是掐指一算,不由仰天大笑朝着苏北开口道:“机缘巧合……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哈哈哈。”

    苏北低头看到自己腹部透明,他自己仿佛都可以看见内脏的蠕动,一股惊悚无比的感觉袭上心头。

    “前辈,您能先把我恢复正常不,这样真是太诡异了??”

    中年人一挥袖,苏北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腹部就又恢复了平常。

    “年轻人,你愿意拜我为师吗??”中年人突然对着苏北开口说道。

    “额……我还不知道您是谁呢??”苏北也是被雷的不轻,刚才要杀他,现在又要拜师,真是一个怪人。

    听到苏北的话,中年人也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叫吴锐。”

    听到这个名字苏北瞬间瞪大了眼睛,“吴锐”正是这个玉壶传言的主角,也就是曾经那位古武门异徒。

    “前辈,您是不是就是百年前的那位吴锐??”苏北小心翼翼的问着,如果真是那一位,那可就太诡异了,传言里这位不是遇见你死了吗??

    “哎,一百年前我在古武门的时候大概还没有你大,那时候我是整个古武门里天赋最好的,长老们都江南最好的心法传授给我,他们希望我能够将古武门发扬光大,那时候我还以古武门的荣誉为荣誉,一心想要继承门主的衣钵。”中年人神情平淡,但眼神里却有着些许的向往与憧憬。大概每个少年的青春时代都是那么激情澎湃而又满怀热情。

    “再后来,长老派我出门历练,那时候正是战乱年代,我遇到了一个女子,并且爱上了她,可是长老们就是不同意我娶她,我碍于门规,也就没有给她一个未来,可是外界一直都在打仗所以我就求长老们,想要将她接到门派里去,不娶她,只是让她平安的躲过那几年。”

    “我用此生再不娶妻,专心修道换取了那女子在门内的安稳生活,然后我就应长老们所求去闭关了。谁也没有想到,一年后我出关的那天欣欣喜喜的去找她,却发现她被人关在一个狗笼子里,衣衫破烂,浑身上下都是伤痕,而且还正有一个同门的师兄拽着她的头发将她从笼子里拉出来想要侵犯她。她当时目光呆滞着,只是一味后缩,却不敢做任何的抵抗。”

    中年人讲到这里眼神微红,他向前走了两步,坐在那第一道天阶上,仰头只是单纯的闭上眼睛。

    苏北叹了一口气,开口问道:“所以您就在门派里大开杀戒了吗??”

    中年人摇了摇头,接着说道:“那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了,当时我确实很愤怒,当场击杀了那位同门师兄,我带着她去了长老哪里,质问他们为什么要如此折磨她,长老们只是推说不知道,最后也只是将已死的那位弟子的家人逐出门去。”

    苏北皱了皱眉开口道:“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是敷衍吗”

    中年人只是苦笑:“当然看的出来,只是我又能怎么样呢,当时她身体神志严重受损,只能靠着门中丹药维持生命,我哪里敢与长老们撕开脸皮。”

    苏北摇了摇头一味忍让只会让他们更得寸进尺而已。

    “再后来,我才知道当初最早侵犯她又将她关进笼子里的人就是当时那位大长老的儿子,我渐渐开始要为他们办事杀人,他们才会给我提供丹药,再后来她还是死了,死再那位长老儿子手里。我才发觉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我错误的预计了人心我错误的将她带到一个恶魔的深渊。”

    “您确实错了,古武门听起来浩大恢弘,说起来正直无私,其实内里早就已经腐烂不堪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将这群虚伪的好人们斩尽杀绝。”苏北眼神冰冷,他一直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原因也不过就是想要报仇而已。

    “是啊,我们要报仇,要让他们所有人付出应该有的代价。”中年人也是微微点头,他又接着朝苏北开口道:“年轻人,我现在只是一缕残魂,依附在这玉壶之内,可是你不同,你有这十二天阶,还有着你身体内那颗珠子相助,想要灭了古武门并不是难事。”

    苏北彭的一声,跪倒在地,他朝着中年人磕了三个响头,开口道:“吴前辈,我苏北今日锦娘拜您为师,日后你的仇就是我苏北的仇,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的。”

    中年人起身扶起苏北,两人相视而笑,“好徒弟,我相信你。”

    苏北望着周围的一切,开口问道:“师傅,这十二道天阶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枚玉壶是我逃出古武门之后在深林之中被一位高人所赠,起初我只当这是一个小的法器玉石,后来一次机缘巧合我运功进了这里,才发现这里就像一座浩瀚书库,你可以在里面找到所有的修习法门,而且一层比一层功法高深,当年我只是修炼到了第五层就已经可以力敌门中长老了。”吴锐向着苏北开口说道。

    “可据我推论,如果可以修至第十二层,大概就到了道法中常说的元婴期,所以我想这十二道天阶应当是一道修仙之途。”

    苏北听着吴锐的分析,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世间当真有人可以羽化成仙吗??他不知道,但他却也觉得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世间不可思议之事多了去了,比如这两日他的遭遇不皆都是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嘛!!

    “那师傅,我刚才想要往上走,您为什么拦着我呢??”苏北好奇的问道。

    “你有所不知,这天阶也不是那么好登的,每一层,共有十二道台阶,每一个台阶都是对你整体实力的一次考究,实力不到,你踩上台阶,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轻则大伤元气,重则损坏根基啊。”吴锐对着苏北解释道。

    “那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判断自己是不是拥有了登上天阶的实力呢??”苏北盯着那些陡峭的石阶,开口问道。

    吴锐微微一笑,双手一展,凭空就出现了一个手掌大小的物件,看起来像是玉质,这上面有着十二颗玉珠,晶莹剔透。

    “这是我这一百年来耗尽心血做的一个小物件,借我曾经的经验为根基,设置的十二道天阶等级玉盘,你将手放上去,通过玉珠的亮度就可以判断你是不是已经拥有了登阶的实力。”

    苏北将手掌放到玉盘之上,结果只有第一颗玉珠微弱闪亮,私有似无。苏北一脸沮丧,也同时觉得万幸,如果刚才不是吴锐阻拦自己,也许他此刻就已经重伤不止了。

    “徒弟啊,你可不要灰心啊,这个天阶的实力划分,与外界古武门的实力是大不相同的,当年能够踏上第一道台阶的时候你就已经有了可以媲美古武门外家弟子二十年功力的实力了。”吴锐耐心的对着苏北解释道。

    苏北点了点头,虽说有点失望但是也是在情理之中,自己本身就是天赋不佳,近几日有了珠子的濡养才开始慢慢强大起来。总之他的路还很远……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