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34章 你是大粪

作者:二十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快放开我!”鲍飞燕心里感觉不妙,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没有承认也不否认。

    “你的母亲是叫秦淑红吧??”苏北又问,是问话,却语气笃定,声音冰寒。

    “你查户口的啊??你说的谁我都不认识!不能因为我姓鲍,你就给我安个叫鲍正霖的便宜爹吧??”鲍飞燕不了解当年的事,毕竟她是内门长老的千金,身份尊贵,外门弟子的事不在她的关注范围。

    关于苏北,鲍飞燕仅仅知道他是宗门逆徒,要么带回宗门交由执法堂处置,要么直接抹杀。

    涂腾叮嘱过她,苏北是个有脑子的,不好对付,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可鲍飞燕身为古武门天骄,一身乔装术炉火纯青,三年前更受宗门优待,赐下一枚五百年道行的白狐内珠,用以辅助魅惑之术的修炼。

    她的身体柔软之极,缩骨扩骨全不在话下,拥有得天独厚的天赋,又享有绝佳的修炼资源,修行进境极快,平时参加宗门历练,执行特殊任务,未尝失败。

    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次竟然“阴沟里翻船”,被一个弃徒给破了术法。

    “呵呵……古武门的弟子果然是见过风浪的,亲生爹妈都能不认,这样说来,残害同门更算不得什么了!好,很好!”苏北嘴角牵起一抹弧度,嘲讽道。

    “我根本不懂你说的什么!”鲍飞燕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数落过,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可她也能清晰地感觉到,苏北对她怀有很深的敌意,也许跟她父母有关,她现在人被苏北控制,真要认了,谁知道会承受怎样的后果。

    鲍飞燕心里那个后悔啊,本来跟涂腾约定好,明天行动,并且带上明叔,让他埋伏在附近的,如果有危险,他会第一时间冲出来救自己。

    现在倒好,她临行前只说出去随便逛逛,涂腾和明叔他们还都蒙在鼓里呢。她只不过想给涂腾一个惊喜呀,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完全不在她预料之中。

    “不懂我说什么??你刚才不是很懂吗??问我认不认识刘丰和年叔??问他们怎么死的??问我有没有做过古武门的弟子??还乔装成伊娃的样子,花了不少心思呀??现在就没什么想说的??”苏北直视鲍飞燕的双眼,嘴角似笑非笑。

    “那个,你刚才不也说了嘛,你在一个叫古武门的现代武馆打过工,我们其实也在一家武馆工作,同行是冤家嘛,以前结过梁子。我们一行人来到x国,好端端地死了两个,而这里又没有其他相熟的人,于是你就成了嫌疑人之一……”

    “看来我真是太好说话了!编这种瞎话不怕天打雷劈呀??我的伊娃??”苏北笑了笑,脑袋凑近鲍飞燕的脸,脸上表情变得暧昧而邪恶。

    “你干什么??滚远点!”鲍飞燕怒目圆睁,斥道。

    “马上给我变回本来面目!识相点!”对着伊娃的脸,苏北还真不好做什么过激举动,感觉是对那个美丽姑娘的一种亵渎。于是手上发力,勒令鲍飞燕照自己的意思做。

    鲍飞燕愣了一秒,随即应道,“好,我听你的。也请你手放松,别伤到我!”话音刚落,鲍飞燕的身体发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响,身形抖动不已,一转眼从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缩水到一六八左右,脸上似有真气流转,片刻间从一个高鼻深目的白种人变成了个亚裔女人的模样。

    鲍飞燕原本想趁机使用缩骨术逃脱苏北的钳制,可脖子上的那只手如影随形,不管她怎么变幻身形,都逃不掉躲不开。

    “苏北,我们其实没什么恩怨,你放了我,我回去和涂腾好好解释,刘丰和年叔的死都跟你没有半点关系,我们不再追查,也不会报警,这样成吗??”鲍飞燕只能认输求和,别无选择。

    “唔,听起来似乎不错!”苏北点头。

    “你答应啦??”鲍飞燕面露喜色。

    “可是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我本来就什么都没干啊,是你们一直找我麻烦。还有,你今晚化作我女神的模样来骗我,对我的心灵产生了极大的伤害。我苏北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优点,唯有账目算得清楚,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你说你人都送上门了,我不收点利息,会不会太吃亏了??”

    苏北的一番话直接让鲍飞燕暴走。

    “我警告你,不许碰我!不然你会不得好死!”鲍飞燕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厌恶,还有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蔑视,完全的真情流露,未加掩饰。

    “哦??这么严重啊??”苏北轻笑一声,目光开始在鲍飞燕的身上流连。

    “你个贱胚子,看什么看??再看我挖掉你的眼珠当玻璃球踢!”鲍飞燕眼睛都红了,纯属被气的。

    “看看又怎么了??你不知道我还要动手的么??”苏北说着话,手真的抚上鲍飞坦紧实的小腹。

    “啊!你个混蛋王八蛋!爬虫货色!你亵渎我,我发誓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要抓住你,慢慢折磨你,一片一片撕下你的血肉。我要去执法堂,把所有刑具拿出来,给你尝试个遍……”鲍飞燕情绪彻底失控,狠狠咒骂苏北。

    “执法堂??你们现代武馆还有这种东西??”苏北停下动作,一脸好奇地问。

    “哼,想知道吗??我告诉你又何妨??我是隐世巨派古武门杰字辈排行前三的弟子,我的父母皆是内门九大长老之一,修为在当今世上堪称无敌!苏北,你身为宗门弃徒,不好好想想如何乞求宗门宽恕罪行,还敢羞辱于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就是在自掘坟墓??”

    鲍飞燕再也顾不了许多了,她的骄傲与自尊是她最看重的东西,被一个宗门弃徒欺辱,她简直不敢想象。

    既然隐忍求和没用,她只能拿宗门力量来威吓对方。

    “终于承认了!古武门的小公主!”苏北一手扣着鲍飞燕的喉咙,一手在自己大腿上拍了几下,以示庆贺。

    “鲍正霖,秦淑红,当世无敌,哇,好厉害啊!”苏北笑了,眼睛浮动水光,如暗夜寒星一般动人心魄。

    “你……你想怎么样??放……了我,我或许可以让宗门放过你。”鲍飞燕看着苏北的反常表现,心里七上八下。

    “想怎样??你不是说对了么??我在自掘坟墓啊!”过往历历在目,苏北永远不会忘记,当日就是以鲍正霖夫妇为代表的五大长老竭力主张处死他和爷爷的。

    古武门确有门规,没天赋的弟子只能修习俗世武功,不得传内功心法,违令者死。但是近代以来,隐世门派也受当世人文影响,有些规定其实是可以变通的。

    然而当他们被检举,掌门召集所有长老参议这件事的时候,鲍正霖义正词严地阐述“门规不可违”,“违者当予诛灭”的观点。

    这个人实力强大,加之他的夫人也是九大长老之一,在门内影响极大。他们夫妇开了这个腔后,立即有其他三人附议,剩下的长老三人弃权,一人反对。

    苏北爷儿俩就这样被判定了命运。

    “小北,这是宗门极看重的宝贝,你带在身上,权当古武门用来赎罪的吧!他日如果修行有成再来报仇!实力不济的话,记得不要来送死!”这是爷爷顾全留给苏北的最后一句话。

    门内唯一反对处死苏北爷孙的那位长老,利用自己高深的修为,替苏北改易面部穴窍,让他丢弃原名顾小北,放他一个人浪迹天涯。

    十年如一梦,处处刀光剑影,苏北数次险死还生。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鲍正霖夫妇的功劳。

    苏北焉能不恨??

    “哧啦”,苏北伸手,近乎粗暴地撕裂了鲍飞燕身上穿的长裙。刹那间,一具青春妖娆的美丽**呈现在眼前。

    “啊——”鲍飞燕惨叫,可惜持续不到两秒的时间,就被苏北及时捂住嘴巴,顿时陷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

    仇人的女儿就在眼前,苏北双眼通红,欺身而上,他脑中没有任何其他念头,唯有报仇雪恨!

    可目光触及到鲍飞燕眼中的羞辱和绝望,他突然又顿住了。

    仇是必须要报的!可这样的方式是自己愿意的吗??

    当日作孽的是她的父母,他应该向他们索命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拿一个硬实力差劲的黄毛丫头出气。

    侮辱了她,也脏了自己。苏北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思绪渐渐清明起来。

    “说!伊娃怎么样了??”苏北可不会相信,涂腾他们只是在伊娃工作的酒吧里友好观摩一阵,随后就让鲍飞燕走这一趟了。

    “唔唔唔……”鲍飞燕以目光示意苏北拿开捂住她嘴巴的手。苏北照做。

    “她现在好得很。只要你不伤害我,她也不会有事!”鲍飞燕第一时间拢好衣服,心中暗恼不已,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听苏北语气,似乎跟这女孩关系很不一般,他们一开始押宝就没押错,如果她早点抛出这个护身符,或许不用受这么多罪。

    事到如今,鲍飞燕心中对于苏北已是恨意深重,见事情有转机,她第一时间就开始盘算怎样对付苏北,怎样让他为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你们还有帮手??”苏北斜眼看她。

    “没了!”鲍飞燕答的飞快。

    苏北目光闪烁,反而心中有数了。帮手肯定有,不然她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你呢??有帮手没有??”鲍飞燕居然也抛出个问题。

    “我也没有!”苏北嘴巴微翘,破天荒地给自己的俘虏解疑答惑。

    “哼!骗鬼呢!我承认你有几分实力,不过,比起年叔简直云泥之别!凭你也能杀死他??”鲍飞燕不买账。

    “也许你是对的!不过,我要是泥的话,你又是什么呢??”苏北凑到鲍飞燕耳边,问道,“你是大粪吗??”

    鲍飞燕一愣,足足过了七八秒才反应过来,白皙的两颊憋地通红如血。她紧紧地咬着牙关,见苏北可恶的笑脸近在眼前,不甘心地运转真气,再次冲他施展了狐媚之术。

    “别白费力气了。再蛊惑我,当心我改变主意,把刚才没做完的事继续做下去。”苏北直视鲍飞燕眼中的绿色光束,丝毫不受影响。

    “怎么会这样??”鲍飞燕再次失败,心里满满的挫败感。

    “因为你是自以为是的大粪啊!”苏北调笑。暂时杀不得,也不稀罕动她,气气她还是不错的。

    “你!你懂个屁??我这叫术业有专攻!”鲍飞燕急得爆粗口。

    “专攻个屁!你就是大粪!”苏北笑得像个恶魔。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