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35章 搅动风雨

作者:二十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

    “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鲍飞燕忍气吞声,在心里把话补全。如果眼光能杀人,苏北现在恐怕已经千疮百孔了。

    “呵呵哈哈哈……”苏北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丫头好意思说是修炼乔装魅惑之术的,一番话谈下来,几乎把底子都交代了。

    苏北果然没有猜错,涂腾为人谨慎小心,面面俱到,不肯冒风险。或许是把自己往未来掌门人方向打造,连带为人处世都是和稀泥,任何人见他第一面,恐怕都会对他产生好感的。

    他肯定有跟鲍飞燕聊到过,关于苏北如何能杀死年叔甚至表面上死于萨氓监狱爆炸的外门长老齐宏,以及他背后有高人相助的可能。

    所以鲍飞燕听苏北说身边没有高人存在,会完完全全的不相信。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受我魅惑术的影响??还有,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伊娃的??”既然苏北没有拒绝她的提问,鲍飞燕索性打破沙锅问到底。

    “因为对你的魅力不感冒呗!不然我现在应该在做不可描述之事。”苏北漫不经心地扫了鲍飞燕一眼。后者立即条件反射似的裹好身体,不露一寸肌肤。

    “至于伊娃……”苏北面露柔和之色道,“她或许不及你有风情,可是她的美不是你看几眼就能复制过来的!我好像说过,你像娇艳的玫瑰,而她是蓝紫色的鸢尾,你明白差别了吗??”

    鲍飞燕眉头微皱,有种自取其辱的感觉。

    这一晚在苏北这里,她丢失了许多引以为豪的东西。心里愤恨又不得发作,只能暗暗磨牙,死命抠指甲。

    她也终于知道自己失败在哪里,她修炼乔装术已久,自然知道其中禁忌。只是没想到,一句“喜欢玫瑰”也能成为对方怀疑的点。

    试问,天下间的女孩子,有几个不喜欢玫瑰花呢??

    鲍飞燕这一刻连伊娃都恨上了。

    两人各怀心事,都陷入沉默之中。

    就在此时,苏北脑海里忽然隐隐约约传来他师父吴锐的声音,“徒弟,有人来了,快转移阵地!”

    苏北的眼睛瞬间爆射精光,二话不说拉过鲍飞燕,并掌为刀,斩过她的后颈,鲍飞燕什么都来不及做就失去了知觉。

    苏北一手夹着鲍飞燕,猫腰走过中厅,在一幅华美的壁画前停住,伸手顺时针转动书案上的紫檀木笔筒,壁画墙无声打开,出现一条暗道。他像只敏捷的猿猴般闪身进入其中。

    暗道宽度高度皆在两米左右,里面漆黑一片。苏北照着斯莱克所说,每跑出五米,就按下右侧墙壁的凸起。

    苏北惊奇地发现,后方自己走过的路全部被堵死了。斯莱克的这条暗道竟然只能使用一次,也许是他一时心血来潮所建,也许是最危急时刻用来救命的。一次,足显其价值。

    中途暗道拐了好几次弯,苏北彻底放下心来。

    古武门的人就算发现暗道的所在,既无法突破障碍追过来,也不能精准推测出暗道另一端出口的位置。

    徒叹奈何!

    两个小时后,苏北出现在城南的一所小型庄园内,里面并没有人居住,毫无疑问,也是斯莱克的私人产业。

    既来之则安之。

    花园里有一口小井,苏北打了水上来,洗漱一番。也不顾卧房里积满落灰,趴倒就睡。当然,睡前没有忘记给鲍飞燕再加一记猛料,确保她能安分到天亮。

    “腾哥!这暗道有古怪!竟然已经封死了!”壁画墙中门大开,只是显露在涂腾他们面前的不是暗道洞口,而是一堵厚厚的石墙。

    “你们退后,让我来!”一个精瘦的四五十岁男人走上前,冲众人摆手道。

    “明叔,你小心点!”涂腾叮嘱一句,依言,带领其他几个人往后撤了几米。

    明叔扎了马步,运转内功,双掌往前一推,浑厚的真气澎湃而出,“轰”的砸在石墙之上,顿时烟尘弥漫,强风过处,迷的人睁不开眼睛。

    等到尘埃落定,众人忙拿眼睛去瞧,等看清楚眼前的情形,顿时一个个傻眼,石墙塌了是不假,可石墙的后面还是石墙,此路不通!

    明叔面色一沉,提起真气,又试了一次,结果一样。再试,仍旧没有差别。

    “算了,明叔,这石墙不知道有多少重,还是省点力气吧。苏北那小子估计也跑的够远了。再追也无济于事。”涂腾心里急得要死,面上还不得不保持镇定,不想在宗门长辈面前丢份儿。

    “是啊!我们这次大意了。以为守住大门就能防止他逃脱,万万没想到,这座庄园的主人竟然秘密修建了这么奇葩的暗道,实在是始料未及啊!”何佳茹难得插嘴,表达了自己的感想。

    “哼!苏北那小子滑不留手,以我之见,当初就应该早早动手,他要有能力还会跑吗??不懂大家在犹豫什么!”王宝正表现的比谁都生气,对他来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抓住苏北,让他彻底在这个世界消失。眼看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他实在无法接受。

    涂腾虽然听出王宝正话里话外有针对自己的意思,现在也没心情反驳他了。

    苏北为什么要跑??不早不晚,偏偏是现在??

    “主意是你出的,你倒说说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飞燕怎么也联络不上,会不会在他手上??”明叔的脸黑的跟锅底有一拼,他是内门的一位副长老,鲍正霖的手下,这次跟着鲍飞燕来到x国,就是为了保护她。

    现在倒好,不出两天的工夫,就把人给看丢了。要是鲍飞燕有个三长两短,他准得吃不了兜着走。

    谁不知道这个弟子在门内所占的分量!不说她地位显赫的父母,就是她本人的独特天赋,也是深受掌门器重的。

    明叔现在做不了什么,只能把压力转嫁到涂腾头上。

    涂腾沉默数秒,叹了口气道,“不瞒明叔,我觉得飞燕八成已经落在苏北的手上。他之所以会跑,估计是不想被我们撞破,失去制胜先机。”

    “嘶——”即便有心理准备,几个人听到涂腾的话还是倒吸了口凉气。

    鲍飞燕的乔装术媚术已经出神入化,在门内,不管她想假扮成谁,都鲜少有人能看出破绽,从形貌到谈吐,可以模仿九成以上。自三年前得到宗门赐予的狐珠后,媚术更是了得。轻易摄魂勾魄,杀人于无形。

    这样的她,怎会败在苏北这个弃徒手中??

    “我一直怀疑苏北身边有高人潜伏,到现在我还是这么怀疑着。我到x国之前翻阅了这名弃徒的资料,面对宗门的追杀,他向来只有望风而逃的份儿,这次却一反常态,不仅和我们照面,还虚与委蛇,暗中对我们的人下手!年叔那样的高手都死得不明不白。”

    涂腾眼神掠过在场每个人的脸,“或许是这个暗中的高人破了飞燕的媚术。苏北只要头脑不笨,就会猜到,那个酒吧驻唱女在我们手中。他掳走飞燕,不是为了交换人质,就是用来自保,所以我想,飞燕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们现在着急也没用。”

    众人跟着涂腾的思路思考,都觉得他分析的在理。

    “一个异族女人,这该死的弃徒会在意??他那么恨宗门,谁知道会怎么对飞燕??不行!就算把这座小城整个翻过来,我也要找到那小子!至于他身边那个什么高人,只要敢插手跟我们正面相抗,就等于是整个古武门的敌人。谅他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险。涂师侄,我承认你很有想法,不过到底对宗门的威慑力了解不够,竟然为了这么个莫须有的人物隐忍这么久,如此终究难成大事啊!”

    明叔显然不太满意涂腾的作为,说话也是不留情面了。

    “……明叔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放心,飞燕师妹是我找过来帮忙的,哪怕是我死,也要护她周全。这本就是我的责任!”

    涂腾低眉顺眼,话听起来透着十分的真诚。

    倒不是他有多正派,多有担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唯有拼尽全力救回鲍飞燕。否则,不论是明叔还是他自己,都要承担秦鲍两位长老的滔天怒火。

    与其现在被明叔厌恶,疏离,不能上下同心,不如他主动将错误揽在身上,只要明叔愿意跟他合作,找到鲍飞燕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涂腾心如明镜。

    “王宝正,立刻去安保公司召集人手,哪怕闹的全城鸡飞狗跳,也要把苏北给我揪出来!”涂腾顺着明叔的意思,做了决策。

    一夜无眠,这个氛围温馨的小城果然被搅了宁静。

    “呵呵……干劲挺足啊!为了找我竟然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这波不得不服呢!”苏北半夜惊醒,听着周围动静不对,又转移了一次阵地。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苏北回了斯莱克庄园,在桌上留下一张字条,又再次带着鲍飞燕离开。

    等涂腾他们看到这张字条,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该死,这个臭小子,我真想抓住他往死里折磨!”王宝正气地将字条撕了个粉碎。这几天他都快累散架了,并且每时每刻活在恐惧之中。鲍飞燕的失踪就如同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他们每个人的胸口,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

    特别是王宝正,他费尽周折才爬到现在的位置,真心不想被打回原形了。他是个野心家,一心想博一个更光明的未来呢。

    可那个搅动风雨的害人精竟然像个没事人似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晃悠,得意地看着他们被耍。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城外三里,红枫林!古武门弃徒恭候大驾!”苏北甚至在文字后面画了个笑脸。仿佛这只是一张约人吃饭的便条。

    “混蛋,王八蛋,有本事你放了我,奶奶要与你一决雌雄!绑了我算什么英雄好汉??”火红的枫叶林深处,一个女声骂了整整两天时间,虽然声音沙哑,还是没有消停的迹象。

    “苏北,你大爷!你祖宗!你奶奶个熊!你就是个缩头乌龟你知道吗??你这个宗门逆徒,我爹妈要知道你这么对我,一定亲自来追杀你!到时候你会死的无比凄惨!我要给你上老虎凳,要给你上铡刀,嗯,先铡掉你的双手,然后是双脚,做成人棍后,让你流血而死……”

    各种咒骂都不带重样的。

    苏北听地直摇头,心里暗骂,“有其父母必有其女!一家子都是冷血动物!”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