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36章 放了她,我跟你们走

作者:二十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喂!停停!停下来好吗??”苏北走到一棵枫树下,好脾气地跟鲍飞燕商量。

    “呸!”鲍飞燕一见苏北靠近,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二话不说,张口就朝他脸上吐口水。好在苏北见势不对,脚不沾地,及时往后弹跳一步,这才躲过鲍飞燕的口水洗礼。

    “你过分了吧!”苏北还没见过这么泼辣的女孩子。

    “过分你妈个头!你个给姑奶奶提鞋都不配的卑劣贱种,我要把你碎尸万段……”鲍飞燕瞪视苏北,眼里的恨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她被苏北点了穴,浑身绵软无力,身上还被一截麻绳捆着,也不知道苏北从哪儿找的,这麻绳散发着骚臭味,像是在马尿里泡过一样,不断侵袭这位千金大小姐的嗅觉神经,她现在哪有好好说话的心情。

    “呵,鲍飞燕,我不是说过吗??我要是地上的泥巴,你就是茅坑里的大粪。我要是卑劣贱种,你就畜生不如!因为你斗不过我,现在是我的阶下囚啊!你的师门没有教导过你吗??做俘虏就该有俘虏的自觉!”苏北反唇相讥道。

    “你!你不要太得意!我只不过一时失手。等涂腾哥哥和明叔来救我,你会死的很惨!”大粪??畜生??鲍飞燕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跟这几个肮脏的词联系在一起,她恶狠狠地盯着苏北,如果现在能动的话,肯定不管不顾地扑上去,先咬下他的一口血肉再说。

    可惜,她不能。也只有一张嘴能发泄怨气了。咒骂没用,就靠威胁。

    “明叔??”苏北眉头一皱,随口问道,“他是涂腾请来的帮手??”因为在前一段时间跟古武门的接触中,并没有这个人出现。所以,苏北猜测,这个人跟鲍飞燕一样是后来者。

    鲍飞燕话已出口,否认也没啥意义。

    “不错!明叔在宗门副长老中排名第一,修为已突破到灵武境巅峰,不管你从哪里学的野鸡邪术,在他手里都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我要是你,现在肯定夹着尾巴亡命飞逃,哪里还敢折辱他最看好的弟子!”鲍飞燕一边说话一边仔细观察苏北的表情,可惜她失望了,苏北表情淡淡,好像在听一件跟自己没什么关联的事情。

    “我去,事情变得不好办啊!看来师父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我这次托大了。”苏北一早就猜到古武门不止来了这几个人对付他,可没想到的是,这个所谓明叔来头这么大。

    灵武境巅峰!

    苏北的师父吴锐没有过多透露境界划分方面的信息。怕说多会打击到苏北修行的积极性。

    不过前几个境界还是说的详细明白。

    当今世俗界有不少人练武,一般都是简单的套路招式,有自己经义要领的皆形成了完整的派系,如截拳道,跆拳道,空手道,泰拳等等。

    可这些人就算练到宗师级别,也仅仅只能称霸于世俗界。如果对上真正的内功修炼者难免一败涂地。

    吴锐说过,世俗界宗师的硬实力相当于初武境巅峰,而内功修炼者的入门乃是真武之境,第三个境界就是鲍飞燕口中的灵武之境。

    每个大境界又有前期,中期,后期,巅峰四个小境界的划分。

    苏北在世界各地游走十年,几乎将世间武学修习了个遍,也仅仅混了个初武境巅峰而已。幸亏后来有那颗神秘珠子的帮助,否则他根本没机会突破到真武之境。

    在新的修行领域,现在的苏北只相当于一个刚满周龄,正在蹒跚学步的婴孩,和灵武境巅峰相比,差的不是一点两点,是整整七个小境界!他不打退堂鼓才是怪事!

    “不行!伊娃还在他们手上!”苏北想到那个自由随性的姑娘因为自己而遭受无妄之灾,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服自己就这样走掉。

    古武门自诩为名门正派,轻易不会扰乱世间秩序。但如果是跟自身利益有关,它才不会受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

    古往今来,话语权都是由强者把持的。隐世门派作为最强力量的代表,有些事做起来有恃无恐。

    苏北自己就是很好的例子。

    “哦,灵武境巅峰,听起来的确很厉害的样子!不过,我师父前段时间已经突破到神武之境了,你是大派出身嘛,能不能给我分析分析,你们那位明叔在我师父手上可以撑几个回合呢??”苏北漫不经心道。

    “神武……之境??!不可能!”鲍飞燕骇然睁大双眼。

    “咋不可能了??”苏北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要知道,他的师父吴锐一百多年以前就已经达到神武之境了,虽然现在只剩一缕残魂,实力大跌,可以前的辉煌也是辉煌不是??他不过是顺手扯张虎皮欲盖弥彰,这丫头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

    “地球已经有百余年没有出过这样的高手了!你少唬人!”鲍飞燕惊疑不定道。

    “你说什么??百余年没有产生过神武境高手??不会吧??”苏北本能反应道。心里暗暗感叹,“我的乖乖,这么说,我师父原来就是修行界金字塔尖的存在??这么厉害,我真是与有荣焉啊!”

    “怎么不会??我们掌门乃是道武境后期修者,在亚欧大陆不说首屈一指,也是排的上号的人物。我听我父亲说过,亚欧大陆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出现过神武境高手,其他大陆也没有这样的高手显露神迹。你就不要在这儿信口雌黄,贻笑大方了。”鲍飞燕丢过去一个白眼,让苏北自行体会。

    “这样啊!也许是我记错了!道武境,嗯,师父貌似说的是道武境啊!”苏北毫无节操地把刚才所说当成口误来更正。

    “你!”鲍飞燕简直无语。同时心里一阵紧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苏北所说是真,明叔对上他的师父可是毫无胜算啊。也难怪这个家伙一直有恃无恐,原来她腾哥哥顾虑成真,这个弃徒竟然真的找了高人做靠山!

    “口口声声师父长师父短的??人呢??怎么都没出现过??我看你大概是得了失心疯吧,堂堂道武境高手会收你做徒弟??这跟开店的砸自己招牌有什么区别??嗯??”鲍飞燕质问苏北,也是在宽慰自己。

    “信不信由你喽!把眼睛擦亮点,好好看看你的涂腾哥哥怎么死在你面前,哈哈哈……”苏北丢下一句话,人往枫林边缘走去。

    “师父——能听到我说话吗??古武门来了道武境高手,我是逃是战啊??师父——”苏北手握胸前玉壶,尝试用意念跟自己的师父沟通。

    可惜反复几次都没有收到吴锐的回应。

    苏北咬咬牙,席地而坐,打算进入天阶空间,找师父征求意见。

    就在此时,林外远远掠过来几个人。

    两女在前,一个面目冷艳,一个偏柔弱,皆是身姿轻盈,凌空一跃数米之远,小脚于地面轻点,再次腾起滑行,翩然如花间蝴蝶。

    两男在后,如同武侠小说般低空掠飞,偶尔脚踏石块或枯枝以借力。两个人一左一右扯着一个女孩子的胳膊,带着她一路直奔苏北所在枫林。

    何佳茹!万芊!

    涂腾!王宝正!

    中间的女孩子脸色苍白,紧闭双眼,正是被他们事先劫持的伊娃!

    “终于来了!”苏北的眼睛在伊娃身上驻留一瞬,立马返身飞奔回鲍飞燕的身边。

    “啊!我在这里!涂腾哥哥!”鲍飞燕老远就开始冲来人高喊,声音欢喜而激动。

    “别高兴太早,你还在我手里呢!”苏北一把掐住鲍飞燕的脖子,将她整个人带离地面,做了个劫持人质的标准架势。

    “苏北,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吗??”涂腾原本紧绷的脸在看到鲍飞燕安然无事后和缓了几分,不过对上苏北,还是一脸严酷。

    “苏北,哦不对,我应该称呼你顾小北,宗门的弃徒!都什么时候了,你的好戏应该谢幕了!”王宝正眼睛牢牢锁定苏北的脸,似乎在找寻曾经相熟的印记,十年了,他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只要杀了眼前人,曾经屈辱的一切就能尽数抹去,不会再有人记得他做过什么!

    “都死到临头了,还不快放开鲍师姐!”万芊跟着呵斥了一句。

    “苏北,你放开鲍师姐吧。或许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何佳茹眼神闪烁,话说的留有几分余地。

    苏北拿眼睛从他们脸上一一看过,将他们或怒或忧的神情尽收眼底。最后将目光聚焦在伊娃身上,冷声开口道,“我要确保她没事。否则的话……”

    “唔咳咳咳……”鲍飞燕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喘,苏北的手如同没有感情的铁钳般,在她细嫩的脖子上收缩再收缩,直勒地她白眼外翻,昏死过去。

    “住手!我只给这个女人服了安眠药物,并没有拿她怎样!”涂腾见苏北下手毫不顾忌,也是额上见汗。连忙解释一句,随手掐了伊娃的人中,他怀里的姑娘这才睁开了美丽的双眼。

    “北……”伊娃第一个看到的不是身边的人,而是对面她所熟悉的苏北,发自本心地,给了他一个虚弱却暖心的笑容。

    “伊娃,你被恶魔盯上了。不过,你不要害怕,我在你身边,我会救你的!”苏北的话简捷而有力。

    伊娃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当前处境不妙。

    “是你??”当看到涂腾的脸,当日被劫持前的一幕幕于脑海中清晰闪过,伊娃不是很明白,歪着头问他,“请问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样做使你开心吗??我是真心把你当成我的新朋友的!”

    涂腾在伊娃纯净目光的注视下竟然有点羞愧的意思,不过那点未泯的良心很快就被无情丢弃。

    “每个人立场不同。我只能说你运气不好,跟这个人做了朋友!”涂腾不去看她的脸,转而把目光投向苏北,话里意思明显,这一切都是苏北害的。

    “伊娃,对不起!他们是冲我来的!”苏北眼里充满歉意。

    “不要这么说,北!我任何时候都相信你!”伊娃没做任何思考,直接将真心话脱口而出。

    “好!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受伤!”苏北嘴唇喂抿,眼神坚毅。

    “涂腾,这么多年来,古武门派来追杀我的人当中,老实说,就你还算马马虎虎,所以我想跟你打个商量,不知你意下如何??”

    涂腾剑眉一挑,有些意外,“你说说看!”

    “哈哈哈,你真是谨慎的夸张了。听着,放了伊娃,我跟你们走,怎么样??”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