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八章 林深见鹿 (三十六)

作者:尼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先走。我还得换件衣服。”欧阳灿没领会他的意思,回身看看桌上有没有落了的东西。

    夏至安看她一眼,说:“换和不换也没什么大区别。这个时间去敲人家医院大门需要警服嘛?那不是惊动太多人了么。”

    欧阳灿瞪他,“我不换警服也得穿得整齐点儿。”

    “那我楼下等你。”夏至安说。

    欧阳灿愣了下,“没事儿,我不害怕。”

    “谁说你怕来!你喝了多少酒?还有你的脚,怎么开车?”夏至安一脸的“你是不是真傻”的表情,就差没给她个白眼了。说完他也不等她再说什么,先下楼去了。

    欧阳灿挠挠头,回房间换了条长裤,又去田藻房间把她的笔记本拿上,出来看到石头和胖胖蹲在楼梯口,犹犹豫豫地左右瞅着她,似乎不知道该留下还是该跟着下去。她过去拍了拍它们俩的大脑袋,说:“乖乖在家呆着。”

    她放慢脚步下楼出门,就看见夏至安果然正在门外等她。见她出来,他默不作声先转身下台阶,她跟在他身后,一路走着,到了大门边。开门的时候门边卧着团成一圈的三只狗里只有小二抬眼瞅了瞅他们,又继续睡觉了……四周寂静到竟能听见蛐蛐叫。

    夏至安按了下遥控车匙启动车子,欧阳灿问:“那你论文怎么办?”

    “我自己会看着办。”夏至安说。

    “今晚完不成会怎么样?”欧阳灿坐上车,问。

    夏至安发动车子,过了一会儿才看她一眼,说:“我又不是小学生,完不成作业会被老师罚站。完不成就完不成呗……现在去哪儿?”

    “哦,我给林队电话,约个位置会合。”欧阳灿说。

    夏至安指指导航仪,让她输入目的地。

    欧阳灿照办了,才给林方晓电话,三言两语沟通完毕,坐在位子上长出一口气,说:“本来想好好睡一觉的,这下泡汤了。”

    夏至安没出声。

    已近午夜时分,可因为正是盛夏,路上的车和街边的人都不少,倒也有种别样的繁华……欧阳灿看到前方红灯,一辆旧越野车停在路口,说:“前面是林队的车。”

    “知道。”夏至安说。车停在林方晓车后,等绿灯。

    “你又知道?”欧阳灿转头看他。

    “记住个见了两次的车牌有什么奇怪的?”夏至安道。

    欧阳灿张了张嘴,忽然拍了下腿,说:“可糟糕了!”

    “怎么了?”夏至安看她。

    “你这应该就是以前说的照相机的脑子吧?那不是记仇都记得特别清楚?”欧阳灿很认真地问。

    “对哦,所以你把我摔得后背都裂成八瓣儿那事儿,我是怎么也不会忘的。”夏至安说。

    “真想敲敲你脑壳看看是什么构造……跟爱因斯坦似的大脑值得研究,以造福人类。”欧阳灿说。

    夏至安见她绷着脸说得一本正经的,知道她又在拿他开涮,见前方指示灯绿了,抬手敲了下她的头,发动车子跟上林方晓的车。

    “你的脑壳才该敲开看看构造,整天想着这个那个的,也该上心一下自己。”他说。

    欧阳灿轻轻哼了一声,过会儿才说:“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还对我不帮朋友的忙有看法……”

    夏至安听了,忍不住笑起来,“你也挺记仇的。”

    “以前的事儿能一笔勾销吗?”欧阳灿问。

    “你欺负我那么多回,一笔勾销你倒是划算……坚决不!”夏至安说。

    “小气。”欧阳灿撇嘴。

    她靠在座位上,把手机拿出来,屏上那张照片里的人虽然神态各异,可看上去都是体面人,尤其三个女子更是美貌……“田藻已经是大美人,这位比她一点儿不逊色。”欧阳灿说。

    夏至安问:“她也不在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