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九章 信是有缘 (一)

作者:尼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希望还在吧。”欧阳灿把手机收起来,望着前方。

    “如果这不是巧合,这事儿就很可怕了。”夏至安说。

    欧阳灿撑着下巴,歪头看他,“我觉得你的思路是对的,如果照着你的方向查下去,也一定会找到这个线索,只不过没有这么快……我也没想到会跟田藻有关。”

    夏至安说:“你休息一会儿,还有至少半小时才能到。”

    “睡不着。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几个现场的场景。”欧阳灿说。

    夏至安沉默片刻,把广播打开了,“那听会儿这个。我睡不着的时候会随便开个广播,很奇怪的,他们的声音很催眠。”

    “午夜节目要是让人兴奋那就糟了……哎,你的习惯很像老人呢。”欧阳灿闭上眼睛,说。

    “你是不是对老人有什么误会?”

    “嗯?”

    “他们七点多八点就睡着了,怎么会听午夜节目助眠?”

    欧阳灿笑起来,“你可真烦人,这还让我休息?笑的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

    “那能怪我吗?谁让你先说我的。”夏至安看了下后视镜。

    欧阳灿也看了看外面,有车子超了过去。她忽的想起来,说:“你还记得咱们一起看芭蕾舞剧那天吗?”

    “记得。”夏至安点头。

    “那天散场之后,咱们遇到飙车的,也记得?”欧阳灿问。她已经知道他的记性不差,不过不清楚他是不是这些小事也记得。

    夏至安点头,说:“我还说他们会出大事儿的……让我猜中了吗?那几个人里好像有你认识的。”

    欧阳灿顿了顿,点头道:“是。今天凌晨在隧道里出了车祸,特别惨。有那天晚上的几个人。然后还有……照片里的丁在中,他是重伤。”

    夏至安皱皱眉,说:“这个结果不意外。如果他们早点受到约束就好了。”

    欧阳灿摇了摇头,说:“我现在怀疑车祸也不是偶然的。”

    夏至安说:“所以你觉得田藻也有危险……你有没有想过,田藻也可能是嫌疑犯?”

    “不会是她。她从身体条件来说就不符合。她个子不矮,可力气太小,没有人帮忙的话,她很难置他们于死地……”

    “杀人又不一定靠力气。这几个案子有纯靠肉搏的吗?”夏至安问。

    欧阳灿语塞。

    因为确实不是……她吮了下嘴唇,不说话了。

    夏至安看她有点气闷的样子,说:“我不是说她就是凶手。案子没破,没有确切证据排除嫌疑的人就都有可能啊。”

    “不跟你说了。”欧阳灿说。

    “你这人,一点不讲究科学精神。我只是说客观事实而已……对了,我问你啊。”夏至安说。

    欧阳灿看他神色严肃,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讲,点头。

    “我能收养哼哼和石头吗?”夏至安问。

    欧阳灿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说:“你这是什么问题……”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现在你不收养也得行啊。哼哼还小不懂事,给别人收养也是可以的。石头?石头简直把你看成亲生的主人了。”欧阳灿说。

    “那你是同意了?”夏至安问。

    “我……同意不同意的……你干嘛问这个?”欧阳灿看他。

    “我在想我也照顾了它们一段时间了,感情培养的不错,要是它们的主人真不会回来了,我就负责到底吧。以后我去哪儿,就带它们去哪儿。”夏至安说。

    “那你要出国呢?”欧阳灿问。

    “带着啊。”夏至安说。

    “很麻烦呢。”欧阳灿说。

    “有什么麻烦的,不过就是出境和入境的检疫,要办证明要托运,机票跟我买一个航班,选可以随身带进机舱的,不就行了?”夏至安说。

    欧阳灿叹了口气,“现在说得好,万一到时候你改变心意了呢?有些人,搬个家都扔掉养了很多年的狗和猫……不然会有那么多流浪动物?”

    “我不会拿生命开玩笑的。石头和哼哼都是很重要的生命,晓得么?”夏至安看了眼前面,林方晓的车已经减速,马上要到医院了。

    “晓得了。回头问问我爸妈的意见,要是他们也信任你的话——你别这么看着我,你以为他们喜欢你,就一定相信你能对石头哼哼不离不弃?开玩笑哩!”欧阳灿解开安全带。

    “其实是你对我不放心吧?”夏至安问。

    “是,我对你不放心。你知道牧羊犬成年之前都是魔鬼么?哼哼作天作地作一身泥,你一气之下再不要它了呢?”欧阳灿说。

    “这个么,就像孩子生出来难道还能塞回去?当然是哭着也要带大啊!”夏至安说。

    欧阳灿忍不住笑出声,想想现在不是那个气氛,摇头道:“你等下,把这话再说一遍,我要录音留证据。”

    “这有什么难的,到时候我跟你签协议。做不到,你来找我算账。”夏至安说。

    “我也得找得着你呀。”

    “放心,我不会消失不见的……”夏至安正说着,就见林方晓已经走到他们车边,他忙降了车窗下来。“林哥。”

    欧阳灿听他这么称呼林方晓,眼都直了,就见林方晓手臂搭在车窗边,示意他们俩下车,说:“你们俩磨蹭什么呢,下车啊。”

    他身后跟着戴冰和潘晓辉,三个人都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显然这突如其来的新情况让他们有些兴奋。

    “来了。”欧阳灿说着开车门下去。

    即便在盛夏,山里的夜晚还是有点凉。她缩了下肩膀,往前走着,跟戴冰和潘晓辉招呼一声。戴冰见夏至安也来了,似乎很高兴,冲欧阳灿挤挤眼,小声说:“夏老师很够意思了啊,这么晚人家还当司机送你来。”

    “是是是,我感恩戴德。”欧阳灿点头。

    戴冰刚要接上一句,忽然觉得这话说出来可能不妥,万一被欧阳灿揍了可就不好了,于是只笑着不出声,潘晓辉晓得他要说什么,点着他道:“别帮倒忙啊。”

    戴冰笑着点头,回头看看正在和林方晓说话的夏至安,“我们夏老师,怎么看怎么好看啊……白天好看,晚上更好看。”

    潘晓辉忍无可忍地让他滚远一点,他就先跑了两步,到医院门口去跟门卫接洽去了。欧阳灿赶忙跟上去。恰好门卫还记得她,查看了证件,还是联系了正好在值班的左津医生。他们在大门口等着左医生出来,没有人不耐烦,也没有人说话。欧阳灿胳膊被碰了一下,转头一看,夏至安将一件外衣递给她。她愣了下才接在手里,说:“谢谢啊。”

    夏至安摇了下头。

    这时候左医生出来了,夏至安说:“我在外面等你们吧。”

    “一起来吧。”林方晓说。

    “可以吗?”夏至安问。

    林方晓挥了挥手,示意他跟着进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