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九章 信是有缘 (四)

作者:尼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杀了。”潘晓辉说。

    “自杀了?”田藻不觉站了起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什么时候?”

    “好久了……那么现在看来,这张照片里的死亡人数又要增加一个。剩下的几个人,不知道还有没有……”欧阳灿说。

    田藻跌坐在床边,“天哪,她自杀了……”

    欧阳灿转头看着她。

    田藻抓过杯子来喝了几大口水,说:“……我没想到她自杀了……”

    “所以?”欧阳灿看她把水喝光了,拿了水瓶又给她倒了一点。“你说重点吧。现在可以说了吧?”

    田藻出了会儿神,说:“其实那天晚上吃饭她本来是不想来的,另外几位家长死活拉她去。他们劝她说孩子们比赛取得了金奖,这个成绩大家都挺高兴的,尤其人家丁总那么费心安排,还专门让他们公司两个同事负责这个事情——那天晚上丁在中的那两个员工也在,好像一个是负责财务的,一个是丁在中的特别助理。财务经理是个女的,叫方圆还是袁方我记不清了,特别助理叫董一卓,我还记得。那人跟个大烟鬼似的,脸色老惨白惨白的……就是这两个人。”

    田藻指了指照片中对应的两个人。林方晓拿笔记了,问:“沈晴雯为什么不想去?”

    “沈晴雯和那几个家长关系怎么说,不是很好吧。她们,就是连莲生和石萍萍尤其不喜欢她,说她骚……沈晴雯是很美嘛,又性感,打扮上也有点儿……就是那个,不分场合总是齐B短裙热裤的,所以她们就挺看不上她。其他男家长不管怎么想,表面上是没露出来,就丁在中眼老离不开她。好几次我看他故意跟她单独说话。沈晴雯我倒是挺喜欢的,人很实在,没那么多臭讲究,矫情……那段时间孩子们参赛嘛,好多事儿我们要一起商量,她跟那几位男家长不管人家老婆在没在跟前儿,说话就是有点儿不那么注意。。她本来就是天然有种只要开口讲话就特别嗲,带着撒娇的味儿,我听着骨头都发软。男家长吧就有求必应的,这也难怪那几个女家长就觉得她发骚……沈晴雯老公好像挺忙的,老出差,没见他出现过。所以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连莲生和石萍萍也不是不美,丁在中就没那么明目张胆吧。“

    “丁在中做什么了?”欧阳灿问。

    田藻看她一眼,抿了抿唇,说:“这事儿我真打算烂肚子里的……我为什么不想说呢?因为上回说出来就没好果子吃。”

    “你不是相信我吗?相信我就说。”欧阳灿道。

    田藻说:“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也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儿。”

    “都什么时候了,你到底说不?”欧阳灿拿了水瓶要打她。

    “说!唉……是这么回事儿,我不是说了吗,丁在中老盯着沈晴雯。沈晴雯反正就我看到过的情况是没有对他明显有什么……私下里怎样我就不清楚了,我看到的就是沈晴雯对哪个男的都差不多,反而对丁在中就有点刻意保持距离。我推测她很清楚丁在中要什么,而她要不就是根本不想,要不就是故意吊他胃口……反正那天吃饭她不想去,连莲生和石萍萍就硬拖她去的。我其实也不想去,可是园长和副院长非要我参加,我也是没有办法。那天晚上就在丽宫……1819号房吧?”

    “1818。”欧阳灿纠正她。

    “哦,那是我记错了。丁在中请我们吃过两次饭都是在那里,所以大家去的都熟了。那天晚上的气氛有点儿怪,怎么说呢,从一开始,丁在中就有点儿针对沈晴雯。他非逼着沈晴雯喝酒,然后他那样吧,其他人也跟着起哄。我觉得不对劲儿,劝他们别灌沈晴雯喝酒了,他们就说要不你替她喝?我承认我怂。他们冲我来了,我是没那个本事挡的……我替她喝了两杯,打岔儿也打不过,白着急也没办法。那时候我们副园长和那个财务经理说家里孩子等着照顾,她们俩要走,我也想跟着走。沈晴雯已经醉的站不起来了,还有点儿清醒,就拉我说要一起,结果他们都拦着不让,说还没喝痛快了不准走。我当时是真发慌,只是怕把沈晴雯灌出个好歹来。我想给司马默打电话,让他来接我。我想着他来我好有借口带沈晴雯走,丁在中总不好硬拦着吧?我找了个借口出去给他打电话,打不通,又给我妈打电话,让她十五分钟之后务必给我电话,就说家里有急事要我回去,我好借口离开……然后我就回到包间。我离开也就十来分钟吧,回去一看饭桌上又空了好几个位子,丁在中和沈晴雯都不在那里了。我就问他们都走了么?我知道他们要是走我不可能看不见,我就在走廊上打电话,他们走我会看见的。然后饭桌上的人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跟没听见一样。我就觉得奇怪,忽然这个时候就听见卫生间里有动静,好像有人要喊喊不出来似的。”

    田藻拿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把杯子放回去。

    她有点儿说不下去了,站起来走了两步,攥着拳头说:“我突然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我就看着桌上那几个人,他们……都不看我。就连莲生说了句‘你别管啊’。我站起来去敲卫生间的门,他们就商量着打包哪个菜要走了。我说了句一起来的一起走,你们先走算怎么回事儿?然后我们园长就过来了,跟我一起敲门说‘你们快点儿出来啊,我们要走了……让我们也用一下卫生间好吧,我憋得不行了’……我他妈的……当时觉得隔夜饭都要吐了。我就踹门,使劲儿踹,我说你们要是不开门我就叫服务员过来开锁。然后我大声喊服务员。其实服务员也听不见,石萍萍过来拉我一把,说你别激动,要用卫生间等会儿。那时候那个门就开了,董一卓先走出来的。他脸特别红,说丁总醉了,他先送丁总回家。我就看丁在中从他身后闪出来,屁事儿没有,跟园长他们打个招呼,说都吃好了吧,走吧?他们就要走。我看到他那个恶心样子了——他衬衫都有一半没塞进裤子里,领口开着,就下巴上还有口红印子,也不知道还是什么的……我觉得事儿肯定不好了。我就进卫生间去看。那卫生间是里外两间。沈晴雯在里间,就坐在马桶上。”

    “怎么样?”

    “瘫在那儿吧也就是……身上衣服穿着的,但是……她那件裙子反着了。我就看她身上好多那个……就那个……”田藻缓了缓,转下身。咬了下嘴唇,把笔记本拿过来,搜了个网址。欧阳灿看她是要打开个邮箱。果然不一会儿她开了个邮箱,从里面下载了个压缩文件,输入密码之后,打开来。“这是我当时拍的几张照片。沈晴雯就是这个样子。”

    欧阳灿看了,把笔记本转过去,林方晓他们挨张照片看。照片里的沈晴雯坐在马桶上,两腿岔开,身上的衣服看起来有些凌乱,头发也是,面色潮红,颈部、手部、腿部都有明显红痕……

    “这他妈的明明是被强奸了呀。”潘晓辉说。

    “我当时就慌了,下意识就要打电话报警。可是那个时候沈晴雯就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要走走不动,趴在那里往马桶里吐了半天。我妈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接,先照顾她……然后司马默电话就来了,我跟他说了情况,他让我在那里别动。我当时怕死了,大概也就是十几分钟吧,他来了,前后脚进来的还有董一卓。董一卓说他送沈晴雯,我不让。司马默就拦着我,让董一卓把沈晴雯带走。我那天在酒店跟司马默吵了起来……”

    田藻沉默下来。

    几个人都在听,她讲到这儿不说了,戴冰问:“然后呢?你没报警,沈晴雯后来怎样你也不知道?”

    “我还报警!我三天没能出门……我要报警,警察管男人打老婆吗?全中国的警察哪个管男人打老婆你告诉我?”田藻大声问。

    戴冰看着她,“这……对不起啊……”

    “后来当然是报警了。不过不是我,是沈晴雯和她老公。警察来找我调查,我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儿,我看到的我都说了。那会儿我还没说我手上有照片……可是后来你们知道怎么样?园长找我说让我别多说话。他说那天晚上明明就是沈晴雯和丁在中勾搭在一起,这事儿他们你情我愿,只不过后来条件没谈拢就告人家强奸……我简直……其他人的口供也是一样,丁在中当然矢口否认强奸,他就说是沈晴雯要跟他玩儿刺激的。越有人在旁边越兴奋。他还说之后他们还睡过,沈晴雯老跟他要钱……你们知道么,那次音乐比赛是有奖金的。别人家的孩子奖金都是正常数额,鲁家的孩子就多了二十万……这说得清吗?说不清!事儿后来就那么被压下来了,丁在中马上就出国了。我越想越觉得恶心……后来那几个孩子就幼儿园毕业了。我再没见过那几个家长。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可是那天,只要不是瞎的,应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那他妈的就是一群垃圾。”田藻说。

    “不好!”林方晓忽然说。

    “我也觉得……丁在中现在哪个医院?”欧阳灿紧接着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