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九章 信是有缘 (五)

作者:尼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潘,马上联系指挥中心调资料,看丁在中被送去哪个医院了。小戴,打电话给老崔,让他带人去鲁海生家。我们现在准备出发。”林方晓说。

    欧阳灿想起来,说:“鲁海生不一定在家里。他的孩子病重,这段时间应该一直在医院陪床。我看你们先去市立医院儿科重症病房吧。”

    林方晓一拍手,说:“我们现在就走……如果丁在中也是在市立医院,那就省事了。”

    “那我们肯能有来活儿了。”欧阳灿说。

    林方晓摆摆手,看了坐在那里呆若木鸡的田藻,说:“田藻,你注意安全。我让小潘留下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不用。我在这里挺安全的。之前其实除了小灿,谁也不知道我在这。”田藻说。

    “林队,你们抓紧时间行动吧。我留在这,等你们的信儿。”欧阳灿说。

    “你一个人可以吗?”林方晓问。

    “林哥,她不是一个人。不是还有我呢嘛?”夏至安说话了。

    林方晓看了他,哟了一声,说:“还忘了你在这儿了。行,那你照顾好她们俩。”

    “放心。”夏至安说。

    “林队,查到了。丁在中是在市立医院ICU。”潘晓辉进来报告。

    林方晓说:“我们这就出发。”

    他说着招呼戴冰和潘晓辉赶紧跟上。戴冰都走出去了,又折回来,扶着门框,跟田藻说:“那个……要是再有男人大老婆报警不管的事儿,我帮忙报告纠察。”

    他说完就跑了,屋子里三个人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欧阳灿说:“刚才你把他吼的呀,吓了他一大跳。”

    “本来么……”田藻坐下来。“谁耐烦管这些?不打死不算大事儿……打死了也就是判几年就出来。”

    欧阳灿拍拍她肩膀,把零散放在病床上的纸笔收起来,看了眼小桌上的笔记本,问:“这事儿你就存心里好几年啊?”

    “不存着能怎样啊?又不是没报警,又不是没调查,结果呢?”田藻叹口气。“沈晴雯是受害人,可是有几个人同情她?她就是风骚一点……如果她裹得严严实实呢?是不是又该说她这么干专门想挑起人的欲望来了呢?”

    “所谓的完美受害人理论而已。要求受害人完美无缺,不然呢,就得先受几轮的荡妇羞辱。”欧阳灿说。

    夏至安倒了两杯水给她们一人一杯,指指座位,让欧阳灿坐,然后他看了看时间,说:“这么晚了,你们两个是不是休息一下?”

    欧阳灿看他,问:“你困不困?”

    “我还好。”他回答。

    “我困,可是有点害怕。”田藻说。

    “别怕。林队他们一定会把凶手抓住。即便没有你也不用怕。”夏至安说。

    “为什么?”田藻问。

    “因为照片里面那些人,除了提前走的两位,你是唯一一个肯对警方说实话的。”夏至安说。

    “可是也没能帮上忙。”田藻小声说。

    “那是另一回事。”夏至安说。

    欧阳灿看了田藻,说:“你今天算挺勇敢的了,提出口头表扬。”

    田藻“嗤”的一声笑出来,“是被你逼的好嘛?开始也不想说。我以为说了也没用的。”

    欧阳把被子给她展开,说:“睡吧。”

    “你们俩呢?”田藻问。

    “我们俩促膝夜谈。”欧阳灿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