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诡异的偏航

作者:钢枪里的温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巨大的空客A350客机在华夏上空的巡航高度平稳飞行着,两个多小时后,开始离开了华夏大陆,进入了海面上空。

    此时空姐们开始给乘客发放午餐。

    澳航的头等舱餐食十分的精致,餐食还没上来,桌子上就摆满了刀叉等餐具,还有蘸面包的海盐及橄榄油。

    头等舱午餐一共有六道菜,每个步骤都很讲究。先上来了一道苹果浓汤配酥面包块,然后是餐前小食——是鲜虾鸡尾酒,紧接着是一道牧羊人派以及芝士土豆泥盖羊肉碎,四道菜之后上来了一个清淡的蔬菜沙拉。

    主菜是比较有东方风情的绿咖喱焖鮟鱇鱼配烤茄子,茉莉香米和雪豆。鮟鱇鱼火候正好,软嫩入味,香米饭粒粒分明,口感相当不错。

    最后送上的甜点是温热糖蜜塔配凝脂奶油,同样是很英式的甜点。

    夏若飞非常喜欢这道甜点,吃完之后又要了两份——头等舱餐食供应是比较足的,一般情况下不够的话都可以再要。

    当然,晚餐也少不了澳航最引以为傲的香槟——TaittingerCtesdeChampagne2000。这在CelrsintheSkyAwards评选中连续四年荣获全球头等舱最佳香槟的称号,入口清爽,果香浓郁。

    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冯婧笑称自己前段时间白节食了——这顿饭的热量实在是太高了,尤其是最后的甜点,所以虽然味道超级好,冯婧也强忍着再要一份的冲动,吃完一份就拿起热毛巾擦嘴。

    看着夏若飞肆无忌惮地享受了三份甜点,冯婧又羡慕又嫉妒,因为夏若飞从来不控制饮食,但是身材却保持得相当好,皮肤更是令许多女孩子都十分羡慕,冯婧甚至怀疑夏若飞是不是自己长期使用手工制作的玉肌膏了……

    吃完午餐,两人就坐在位子上闲聊着。

    此时的驾驶舱也一派轻松氛围,自动驾驶仪已经接管了整个飞行,飞行员只需要监控飞机状态,同时不断地和沿途的空管保持联系,按照空管指令对航线进行微调就可以了。

    飞机下方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不过此时却看不到,因为飞机已经在云层以上飞行了。

    机长约翰松一边把玩着他的复古雷朋飞行眼镜,一边笑着说道:“威尔金斯!再飞三个月我就要退休了,我准备到猎人谷地区买个农场,种一些洋蓟和莙荙菜!”

    威尔金斯微笑着说道:“不错的主意!约翰松机长,您现在一定非常期待退休生活吧?”

    “当然!当然!”约翰松大笑道,“飞了大半辈子了,也该好好享受悠闲时光了,我已经提前在猎人谷买了一块地,到时候欢迎你们去做客啊!我请你喝最好的semillon酒!”

    “一言为定!”威尔金斯笑着说道,“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的!”

    这时,驾驶舱的门铃响了一下,约翰松看了一眼监控屏幕,笑着说道:“是古丽小姐!”

    然后他就按下了门锁控制开关,驾驶舱门打开之后,本次航班的乘务长古丽满脸微笑地走了进来。

    “两位帅哥,午餐想要吃点什么?”古丽问道。

    “都有什么?”约翰松反问道。

    古丽略一思索,微笑着说道:“今天的餐食比较充足,这是头等舱菜单,您可以自由挑选……对了,蜜糖塔比较受欢迎,已经剩余不多了,但我知道这是威尔金斯的最爱,所以让她们给你留了一块!”

    威尔金斯笑着说道:“非常感谢!”

    约翰松看着菜单,随意地点了几道餐食,然后把菜单递给了威尔金斯。

    威尔金斯也挑选了几样自己喜欢的食物,当然,也少不了他喜欢的蜜糖塔。

    古丽在小本子上飞快地记录下来,然后微笑着说道:“看来今天威尔金斯的胃口不错啊!请稍等,午餐很快就准备好!”

    说完,古丽把菜单拿回来,返身离开了驾驶舱。

    驾驶舱里又恢复了平静,两个飞行员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过了几分钟,威尔金斯说道:“约翰松机长,我去一下洗手间!”

    约翰松做了个OK的手势,说道:“去吧!我来接管通讯!”

    “谢谢!”威尔金斯笑着说道,然后摘下耳机,站起身来离开了驾驶座。

    威尔金斯打开驾驶舱门,在门口对着前舱的一名男乘务员招了招手,乘务员走过来之后,威尔金斯微笑着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麻烦你在驾驶舱呆一会儿!”

    “好的!”男乘务员微笑说道,然后走进了驾驶舱,同约翰松机长打了个招呼之后,在后排座椅上坐了下来。

    威尔金斯走出驾驶舱之后,跟厨房里工作的乘务员微笑点头致意,然后走进了前舱的洗手间。

    过了一会儿,威尔金斯走了出来,来到厨房里看了一眼,笑着问道:“这是约翰松机长的午餐吗?”

    “是的!”头等舱乘务员点头说道。

    “都准备好了的话,我给他带进去吧!”威尔金斯微笑着说道,“我的餐食半个小时之后再送进来!”

    一般情况下,两名飞行员不会同时进食,一方面是要有人监控飞行状态以及和地面空管保持沟通,需要专心工作;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预防极端情况,万一食物有问题,至少不会两人同时食物中毒。

    乘务员笑着说道:“那就谢谢你了,威尔金斯先生!”

    “举手之劳!”威尔金斯微笑着拿起了餐盘说道,“等你们给我送餐食的时候,再来收拾机长的这份好了!”

    “明白!”乘务员说道。

    威尔金斯端着餐盘往驾驶舱走去,谁也没有注意到,威尔金斯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飞快地将里面的粉末倒进了约翰松的玉米浓汤里面,并且搅动了几下。

    威尔金斯在驾驶舱门口按响了门铃,约翰松很快打开了门禁开关,威尔金斯走进驾驶舱,拍了拍那个男乘务员的肩膀,说道:“伙计,辛苦你了!”

    男乘务员离开驾驶舱之后,威尔金斯随手把舱门反锁,然后微笑着说道:“机长先生,您的午餐到了!”

    “噢!太感谢了!”约翰松并没有生出疑心——副驾驶回驾驶舱的时候,顺手把餐食带进来,这再正常不过了。

    约翰松把面前的小桌板拉出来,然后转身从威尔金斯那里接过了餐盘。

    威尔金斯坐回到副驾驶的位子上,一边戴耳机一边问道:“约翰松先生,飞机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约翰松说道。

    “好的,下面我来接管吧!”威尔金斯微笑着说道,“您可以享受美味的午餐了!”

    “OK!”约翰松笑呵呵地说道,拿起刀叉开始享用美食,当然,他也会不时放下刀叉,喝几口他最爱的玉米浓汤。

    时间在平静之中慢慢流过。

    前舱的厨房里,一名漂亮的金发女乘务员看了看时间,笑着对同伴说道:“半个小时了,我要给威尔金斯帅哥送餐了!”

    “祝你好运!”她的同伴咯咯笑着说道。

    金发女乘务员朝着同伴眨了眨眼睛,说道:“谢谢!”

    然后她就端着餐盘,一步三扭地走向了驾驶舱。

    在驾驶舱门口,金发女乘务员还腾出一只手来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露出了训练过的最迷人的笑容,按下了驾驶舱的门铃,紧接着就微微抬头,迷人的蓝色眼眸望向了门上方的监控摄像头。

    驾驶舱里毫无声息,金发女乘务员的笑容都快有些僵硬了,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又按了几下门铃,驾驶舱里却始终没有反应。

    “What happened?”金发女乘务员自言自语道。

    她顺手拿起了门口的通话器,想要同驾驶舱里通话,但是驾驶舱里面却并没有人接听。

    金发女乘务员脸上的忧色更浓了。

    一般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驾驶舱非常忙碌,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事情的时候。

    可是现在飞机正在巡航高度,而且飞行始终相当平稳,甚至连很小的颠簸都没有,驾驶舱里的两位飞行员又会忙什么呢?

    金发女乘务员也不敢怠慢,连忙返回厨房放下餐盘,然后把乘务长古丽找了过来,将这个诡异的情况跟古丽汇报了一遍。

    古丽也一头雾水,她尝试着用通话器跟驾驶舱联系,但是同样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另外一名乘务员低呼了一声:“乘务长,你看!”

    古丽转头看去,只见液晶屏幕上显示飞机正在慢慢偏离预定航线,而且高度也在缓缓下降。

    空客A350飞机上有许多液晶显示屏,乘客都能实时地看到飞机此时所处的位置、高度,还有虚拟航线的示意图,甚至机尾摄像头拍摄的飞机外部实时画面,大家也都能看到。

    所以飞机一开始偏航,屏幕上立刻就会显示出来。

    不过古丽并没有太过大惊小怪——实际飞行过程中,飞机可能因为前方天气原因、气流原因等等因素,会在空管指挥下,或者主动申请得到批准之后,微调飞行路线以及高度层,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

    当然,再跟驾驶舱始终联系不上这种情况结合起来,古丽心中难免有些感到不安。

    作为本次航班的乘务长,古丽并没有在下属和头等舱乘客面前表现得惊慌失措,她决定再观察一阵。

    然而,继续等待的结果,更是让古丽心中的不安变得更浓了——飞机已经不仅仅是小角度偏航了,现在飞机的航向和预定航线已经南辕北辙,而且高度一直在下降,虽然下降率不是很大,可这种现象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古丽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她果断地决定把第二机长布鲁克叫醒。

    她拿起舱内通话器,连接了飞行员休息室。

    刚刚入睡的布鲁克机长迷迷糊糊地接听了起来:“喂?”

    “布鲁克机长,我是乘务长古丽。”古丽脸色凝重地说道,“飞机似乎有些状况,我想请您下来看一看!”

    布鲁克机长不敢怠慢,连忙说道:“我马上下来!”

    很快,就在驾驶舱后面的机组休息室门被打开了,布鲁克机长一边扣着机长制服的纽扣,一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飞行好像很平稳啊!”

    因为头等舱乘客距离并不远,为了防止引起乘客恐慌,古丽稍微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布鲁克机长,驾驶舱似乎失联了……”

    “失联?”布鲁克机长意外地扬了扬眉毛,“这怎么可能?”

    “我们尝试着按门铃,以及使用舱内通话设施,均联系不上驾驶舱!”古丽严肃地说道,“还有更糟糕的是,飞机已经偏离了预定航向,而且一直在下高度!”

    布鲁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也微微一变,他快步来到液晶屏幕前看了一眼,心里也是忍不住咯噔了一下——现在飞机已经偏航好几十海里了,高度也已经降到了三万英尺左右,并且在持续下降。

    布鲁克非常清楚,他们的正常巡航高度是在三万六千英尺,就算是因为天气或者气流原因进行调整,一般来说也不会下降这么多。

    布鲁克机长亲自到驾驶舱门口按门铃,同样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已经意识到驾驶舱可能出问题了,不过心里依然残留着一丝希望,那就是通讯问题导致驾驶舱并没有听到门铃声或者通话铃声。

    可是偏航和下高度的问题却根本解释呢……

    布鲁克机长不敢往最坏的可能性去猜测,他一边粗重地呼吸着,一边开始用手拍驾驶舱的门——如果是通讯问题的话,驾驶舱里的飞行员听到敲门声,应该会做出反应的,这是布鲁克机长抱着最后的希望所做出的尝试。

    然而,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仿佛驾驶舱里的两个人全部睡着了一样。

    布鲁克机长的脸色大变,迅速分析着目前的情况:现在看飞机是可控的,所以第一个可以排除的就是两名飞行员同时失能的情况。

    因为就算是飞行员都失去知觉了,正常情况下飞机的自动驾驶仪还会按照他们预先输入的航线和高度继续飞行,最多是对空管的调整指令不会做出回应,但绝不会出现这么大幅度的偏航和下高度。

    很显然,这是人为的!只有人为改变自动驾驶仪参数,飞机才会出现这么大幅度的偏航。

    如果是机械故障导致的,那整个过程也不可能会这么平稳。

    到底是什么情况呢?布鲁克机长的脑海里飞快地闪现出了马航以及德国之翼的两起空难,马航的370航班至今还没有最终结论,而德国之翼那起空难已经确认,是副驾驶自杀,蓄意操作飞机可控撞地……

    布鲁克机长的脑门上顿时冒出了大量的汗珠,脸色也变得非常的苍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