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九章 以牙还牙

作者:瓦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就像是个幻觉,无论云锦绣怎么出手,都不能碰到他真正的身体,可无论是肉眼还是术眼看去,那明明就是新本人!

    云锦绣蓦地将手收回,火焰在她的手臂,肩膀和发丝上跳跃着,团聚的火焰,并不让她显得温暖,反而会越发的冷冰似雪。

    她微微挑眉冷嘲:“身为荒古时代的神明,连直面交手的勇气都没有?”

    新道:“身为身后,却连我的身体都碰触不到?”

    云锦绣目光微闪了一下,而后一步踏前冷声道:“小心了!”

    她速度快如疾电,几个呼吸之间,手中长剑便已斩了新数百下。

    剑芒连成一片,远远看去,众人却也只看到云锦绣只出了一招,而这一招下去,新依然没有任何的损害,很快的又出现在了云锦绣身后,可这一次,他突然的伸手,瞬间抓住了云锦绣的肩膀。

    向后一板的刹那,云锦绣手中长剑,直接向自己的身子刺了过去。

    只听“噗”的一声,鲜血飞溅而起。

    所有人都在那一瞬,睁大了眼睛!

    云锦绣为了伤到新疯了不成,居然采用这种自杀式的手法!

    鲜血渐到了云锦绣的下颚,而她手中的剑,也在穿身而过的刹那,刺到了新的身体。

    新微微的皱了下眉,身形往后一退,垂下目光看去。

    衣衫上染了一丝的血迹。

    血迹极艳,污了他的袍子。

    那一瞬,云锦绣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变了变。

    她蓦地抬手,直接将那长剑自身体一侧拔了出来,而后神念一动,医诀便快速的修复着她的伤口,可她的目光却在那一瞬,变得雪亮。

    之前她连碰到新的身子都不能,可方才的那一瞬,她却抓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线索——新有洁癖!

    这个线索虽然听起来很荒谬,毕竟这个人的人品还是生活作风,都肮脏到了极点。

    可偏偏是这个人,有着极为可怕的洁癖,以至于她的剑穿身而过带出来的血污脏了他的袍子时,他的身子发生了些微的凝滞,而那些微的凝滞,直接让云锦绣的剑划到了他的衣袍。

    云锦绣轻弹了一下剑刃,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我还以为,你当真是没有任何缺点的。”

    新看着衣袖上沾染的血迹,身子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接着他抬起目光看着云锦绣道:“你觉得,这样就能抓到我的软肋?”

    云锦绣道:“至少让你迟疑了。”

    她练成灵体后,医诀对她肉体原本的限制也消失了。

    伤口也在快速的愈合着,不过是眨眼之间,便已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新到:“没有可能。”

    云锦绣微皱了下眉:“什么没有可能?”

    新道:“你没有可能击败我。”

    他一抬手,直接扫掉了沾着血迹的衣袖,而后一抬手,周围的虚空便开始迅速的挤压扭曲起来。

    他淡声道:“只要我想,这个世界可以任我蹂躏成我想要的模样,你也想被我蹂躏?”

    不断扭曲的虚空,挤压着云锦绣,那力量好像连骨头都变得柔软起来,整个人也在那扭曲的虚空中变幻着各样的形状。

    云锦绣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有一种心理上的扭曲和古怪。

    明明身体已经被挤压扭曲成那个样子了,可为什么就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呢?

    难道这是幻境?

    云锦绣眼底白光滑过。

    事实告诉自己,这不是幻境,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她好像与这片虚空变成了一个整体,新想怎么扭折便怎么扭折!

    如果她不能从这种并不痛苦的扭折中脱身出来,那她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父神能够创造世界,新也一样的可以。

    他们能够创造世界的本质是因为他们掌握到了强大的本源之力和星之力,怎么与这两种力量对抗,是个难解的难题!

    云锦绣没有挣扎,她的身体已经扭折的能够看到自己的后背了。

    她的身子在这种扭折中,不断的变形。

    等到云锦绣的目光再一次的能够看到新时,她就像是个被团起的废纸团一般,变成了一团,被新轻易的握在了掌心。

    新抬手,让云锦绣的目光与他的刚好平视。

    他道:“痛苦吗?”

    云锦绣没有回答。

    “你如此的狼狈,那只妖狐都没有出现呢。”

    云锦绣已然没有回答。

    新道:“我以为你至少会让我活动下筋骨,毕竟你很让人意外。”

    云锦绣的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她能保持平静,可脑海却在飞快的思索着良策。

    这种可以扭曲虚空而不让人痛苦的术法,之前从未经历过,便是想要找到破解之法,都无从下手……

    云锦绣尝试着动了下身体,反抗了一下,然接着恐怖的疼痛便从四肢百骸传来。

    云锦绣立刻便停下了反抗。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不反抗感觉不到痛苦,可一反抗便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被掰折断了一般!

    如果自己执意这么反抗的话,与那般强大的力量对抗,是不是就会筋骨断裂而死?

    可不反抗,难道一直这么的扭曲着任人揉捏?

    看到云锦绣皱眉,新道:“看来,你试着反抗了。”

    他再次抬手,继续揉捏着一片的虚空,云锦绣的身子被更紧的揉捏在一起。

    那种感觉实在让人觉得恶心,而那个人的手,几乎是肆无忌惮的蹂躏着卷成一团的云锦绣的身体。

    若非云锦绣周身有防御阵,整个人恐怕已经被他摸个遍了。

    云锦绣目光缓缓的阴沉:“你怎么知道,反抗无效?”

    新的手微微一顿,接着便见那扭曲成一团的云锦绣,像是褪了色的纸片一样,缓缓的变得没有生气了。

    新微微的皱了下眉,下一瞬,便是听到“咔嚓咔嚓”那纸片直接的断裂了,而云锦绣的身形也在那一瞬,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新蓦地抬起目光,向周围看去。

    能够从他这个术法中逃出来,显然对方掌握了一门更加神奇的术法了……

    “不要看了,在你身后!”

    就在这时,一道轻哼传来,新倏地转身,接着便看到周围的虚空也迅速的扭曲起来。云锦绣嘴角微微一勾:“倒是个好术法,学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