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确认了眼神

作者:瓦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辛辛苦苦整整半个月运来的沙子,居然就这么的毁掉了!

    “轰!”

    陶缸在翻滚之后,直接砸在远处的地面,那陶缸瞬间碎成了齑粉。

    “陶缸!”

    买了包子回来的九儿看到那碎掉的陶缸,也被吓了一跳。

    那可是凌天龙所有努力的汗水啊!

    居然就这么毁掉了!

    九儿立刻看向凌天拓,却是见他整张脸都变得白纸一样的苍白。

    她抱着热热的包子,下意识道:“天拓,你没事吧……”

    她的话语刚落,便见凌天拓猛地转过身去,一双眼睛愤怒的盯看着那走来的罪魁祸首。

    “你为什么要踢碎我的陶缸!”

    那是他所有的希望。

    陶缸碎了,他就没有办法再得到那前辈的认可,得不到认可,他便不能拜那前辈为师!

    他所有的一切,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人,不,确切的说是少女,全部给毁了!

    而这个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宫馨。

    她自己也没想到这陶缸还是有主人的,她更没看到坐在陶缸后面垂头丧气的凌天拓,就这么随脚一踢,没想到就踢出事情来了。

    看着对方愤怒的样子,宫馨身侧的少年立刻上前道:“不就是一个陶缸嘛,再赔你一个好了。”

    凌天拓咬牙怒声道:“你们知道那是什么陶缸吗?你们可知道,这陶缸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

    少年无语道:“那陶缸不都是一样的吗?一个不够,我们多赔你几个便是!”

    “边牧,别说了。”宫馨开口,谁会在当街放那么大个陶缸,陶缸里还装了半缸沙子啊,她肯定是不小心闯祸了。

    边牧无语道:“这小子分明是想讹诈,馨儿,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谁要讹诈你们了!”九儿也忍不住的跑了过来,怒声道:“那陶缸里的沙子,是天拓捡了十五天的成果,你们知道到北山,每次只能捡一粒,拼尽全力才捡这么多要付出多少吗?”

    何况这陶缸放在这里,碍着他们什么了啊!

    边牧嘴角微抽:“捡了十五天沙子,兄弟你不是脑子抽掉了。”

    这种事,在他看来,简直是让人费解。

    凌天拓握紧了拳头,他直接冲上前,一把抓住了边牧的衣襟,拳头直接便挥了过去。

    边牧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一口破缸动手,也不由出手直接同他厮打起来。

    九儿急声道:“天拓,不要打了!”

    宫馨:“……”

    缸碎了,沙子也散了,就算是她宝物再多,那也无法挽回这种后果了,只能同人家道歉了。

    宫馨直接冲上去,一手一个,一把将厮打的两人分开,“边牧,这事是我错了。”接着,她又偏头看向凌天拓,“说吧,你想怎么赔偿?”

    凌天拓眼眶都红了:“你们根本赔偿不起!”

    “你小子,小瞧谁呢!”边牧上去又要揍他。

    宫馨连忙将他的身子拉住,目光看向凌天拓道:“你为什么要捡沙子啊?”

    凌天拓根本不想跟宫馨说话。

    九儿忍不住道:“天拓想要拜我的师父为师,师父便给他出了难题,让他在十五日之内,从北山捡沙子,将陶缸装满,每次只能带一粒回来。”

    宫馨:“……你师父够狠的啊。”

    九儿道:“不许你说我师父!”

    宫馨道:“可沙子已经洒了,现在肯定也捡不起来了,这样可好,我陪你们一起等你们的师父,到时候,我给你们师父解释?”

    她从小不怕事,更不怕担责。

    错了就是错了,坦坦然然承认就好,大不了下次不再重犯就是。

    何况,既然这个少年想要拜师,如果因此师父没拜上,那也是她的责任了。

    “馨儿,我们照价赔偿便是。”边牧忍不住的开口。

    宫馨摇头道:“很多事,是钱解决不了的,你不懂。”

    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缺过钱啊,可她依然能遇到很多解决不了的事。

    那些事,只有主动的承担,主动的迎面而上,才能解决。

    凌天拓依然不想搭理宫馨,他一甩手,转身便向远处走去。

    “天拓,你要干什么去?”九儿一见凌天拓走开,连忙的开口。

    凌天拓却一言不发,抬步向那碎掉的陶缸走了过去。

    沙子早已不知道都洒在了哪里,而陶缸的碎片,也四处飞溅,完全的找不齐全了。

    他蹲在那陶缸面前,因为愤怒和难过,身子都在微微的发抖。

    “无论什么事,都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历来无数修炼之人,都想要踏足那极致的巅峰,可到头来,却因半步之差,而功亏一篑。这点失败若是都无法接受的话,又如何走接下来的路?”

    那声音冷冷淡淡,凌天拓身子一颤,蓦地抬起头来。

    远处九儿看到突然出现的身影,亦不由惊喜道:“师父!”

    出现的人,自然正是云锦绣和宫离澈。

    事实,她原本也没想着这凌天拓能在短短时间将这陶缸给填满,能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很好了。

    这种资质的少年,一旦步入修炼之途,难免会有傲骨,只是想要走的更远,飞的更高,便要怀揣着一颗谦逊的心,才能脚踏实地的前行。

    谁能想到这半路上,会杀出一只小狐狸出来?

    云锦绣目光这才向宫馨看去。

    她与宫离澈都易了容,那丫头也只是抬头傻傻的看着他们,似乎不能确定。

    可她的声音并未做改变,这丫头居然还没反应过来?

    真是个惹祸精啊,就算是到了新大陆,居然也不让人省心。

    九儿见自己师父看向那罪魁祸首,不由高声道:“我师父来了,你还不快些与我师父解释解释?”

    宫馨睁圆了眼睛,看着那出现的两个人。

    不是吧?

    为什么这女子的声音与自己的娘亲那么像啊!

    她不会是出现了幻觉了吧?

    可这也太巧了吧?自己来新大陆闯荡,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巧的碰到自己爹娘啊!

    宫馨的目光又看向女子身旁的男子,那是一张极为普通的脸,简直跟自己爹爹逆天的颜值不能相比,可那眼眸,那宠溺无极的目光……

    宫馨那一刹那确认了眼神,而后直接兴奋的就扑了过去:“爹爹,娘亲!”

    其他几人皆是傻眼了。

    这少女不会是疯了吧?为了帮凌天拓开脱,居然爹娘都叫出口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