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六章 救治

作者:瓦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立时将目光收了回去,背着自己的娘亲继续向前行去。

    回到九儿家时,九儿娘亲早站在外面等着了。

    看到他们安然回来,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回来了。”

    九儿道:“娘亲,先去准备些热水。”

    说着,引着凌天拓将他娘放在了床上。

    宫馨直接跑到宫离澈身边,趁机给自己爹爹撒娇,云锦绣则抬步,走了过来。

    九儿连忙站起身子:“师父,伯母似乎病的很重呢。”

    一旁的凌天拓道:“我娘缠绵病榻十年了,最近越来越严重,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云锦绣目光在那妇人面上扫了一眼。

    脸色蜡黄,眉眼之间尽是死气。

    这个妇人原本也是活不了多久了。

    她走上前,指尖落在她的手腕之上,神念在她体内走了一圈。

    大约是病的太久了,五脏六腑都黏连到了一起,且已失去了原本的血色,开始发黑了。

    她微皱了下眉头:“以前中过毒?”

    凌天拓道:“回前辈,我娘年轻的时候因为家里穷,吃了很多的野草,那时不慎中毒,又没钱解救,便就此耽搁了,这么些年,毒素不但没解,还拖垮了我娘的身体。”

    云锦绣淡声道:“不是什么厉害毒,否则你娘早便不在人世了。”

    但即便不是什么厉害毒素,可毕竟也过了那么多年了,也难怪这妇人会病的如此严重。

    云锦绣一抬手,将一丸丹药送入妇人口中,又思量了片刻,拿出纸笔,写了几味草药递给凌天拓:“身子太弱,慢慢调理吧。”

    那些毒与这妇人的血液完全的融合到了一起了,这丹药也只是最普通的滋养阴血的药物,至于这毒,还是得需药草去解。

    自她踏足武帝之后,医诀她便不怎么用了。

    倒不是医诀无效,而是她现在每次使用医诀,都感觉是在透支自己的身体,常常会觉得有些疲惫。

    凌天拓双目放光道:“前辈的意思是,我娘可救了?”

    他其实已经完全的做好了准备,因不止一个大夫与他说过,娘亲的病药石难医了。

    可云锦绣的话,直接让他重燃了希望。

    一旁凑过来的宫馨道:“那当然了,我娘亲是神医嘛。”

    凌天拓欣喜道:“谢前辈!”

    宫馨直接敲了边牧一记道:“你过来,我问你事儿。”

    云锦绣目光扫了宫馨一样。

    这丫头,怎么神秘兮兮的,却也不知道她偷偷的来新大陆是为了什么目的,她原本想问的,可左右一想,又放弃了。

    馨儿长大了,她总不能事事过问。

    让她独立的成长,或许才是对她最好的引导。

    边牧跟着宫馨一出屋门,便凑了过来:“馨儿,你爹娘都来了,那你还能不能走了?”

    他答应了带着宫馨一起去寻找浆土来着,可显然这事儿,她爹娘压根就不知道。

    宫馨道:“走是肯定要走的,可是怎么同我爹娘说呢?”

    边牧道:“胡诌个理由骗骗他们就是。”

    宫馨道:“我爹娘根本就不是那种好糊弄的人。”这才是她最头疼的。

    就她那点小心思,她摇摇尾巴,爹娘就知道她打什么主意呢。

    可是,浆土是一定要找的,不然避尘的处境就很糟糕了。

    “要不,你告诉你爹娘自己去寻找浆土?”边牧跟着出主意。

    宫馨眨了下眼睛道:“万一他们不答应,我根本没有机会跑掉!”

    何况,爹爹似乎对避尘一直颇有拒绝的意思,娘亲倒是还好一些,可她从小就爱闯祸,娘亲肯定也不会答应她去找浆土的。

    再说了,边牧说的地方那么的危险……

    宫馨双手环起,而后捏着小下巴仔细的考虑了一会,方道:“偷着跑!”

    边牧嘴角微抽:“偷着跑?”

    他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呢。

    宫馨道:“对付我爹娘这种聪明人,笨法子反而有用,当初我就这么骗过我哥哥的。”

    可怜的哥哥,估计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来了新大陆了吧?

    边牧:“……你们家人太奇怪了。”

    宫馨的眼睛转了转,而后一眼看到九儿娘亲正挎着篮子向外走去。

    她立刻跑了过去,甜甜道:“阿姨,您要去做什么呀?”

    九儿娘亲笑道:“我去采些草药去,你娘亲的方子上,很多的药草都很好找的。”

    宫馨立刻自告奋勇道:“那我陪您一起去。”

    九二娘亲连忙摆手道:“不用了,馨儿姑娘,你还是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宫馨直接将她的小篮子抢了过来,笑嘻嘻道:“没事啦,您就不用去了,交给我就好了。”

    说着,她看了边牧一眼便向外走去,跑了没几步,又站住道:“阿姨,给我爹娘也说一声哦。”

    看着转眼间便跑没了踪影的美丽少女,九儿娘亲实在忍不住的感叹:“真是个热心肠的好姑娘啊……”

    云锦绣洗了手走回来,在宫离澈身侧坐下道:“你闺女跑了。”

    宫离澈的椅子微微后仰,往门外看了一眼,好笑道:“这次得去跟着她。”

    云锦绣道:“跟着她?不怕被她发现了?”

    再怎么说他们夫妻两个大条,也不可能对女儿完全不担心的,何况这里还是新大陆,各种危机并存,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宫离澈道:“我们若想隐藏,她还发现不了。”

    云锦绣拿出一株药材,轻轻的摘着上面的毛刺,过了一会方道:“这丫头对避尘可真上心啊。”

    想到避尘,云锦绣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上次大战,伤了避尘的元气,当然避尘草是不会消失的,可避尘的情况却很是危险,怕的便是他消失了,避尘草又结出新的灵体来。

    若是如此,避尘便会与她之前的那株避尘草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吧?即便再长出一株避尘草,但也绝对不是之前的避尘草了。

    宫离澈没啃声。

    对于胆敢接近自己女儿的一切男子,大狐狸都保持着冷淡的敌意,连提都是懒得提的。

    过了一会,云锦绣又道:“想要修复避尘的元气,是需要母神造物的浆土,那种东西,谁也未见过,更何况馨儿了。”

    宫离澈道:“那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让他女儿这般付出!简直岂有此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