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393章 小黎把他叫来,神神秘秘

作者:谁家mm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红家村占地面积小,村内村民也少。

    但围绕着村庄的月季花田,却又大又美。

    柳蔚也因这瞩目的艳红,确认了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红家村白天遭了难,晚上又来了两个生人,村人们都非常警惕。

    柳蔚立即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再说出与小黎的关系,淳朴的村民们这才放松下来,将他们请进村坐。

    柳蔚看了容棱几眼,始终开不了口。

    容棱便替她问:“敢问村中,是否有位姓白的老者?”

    姓白的老者现在不在红家村,这是来之前柳蔚和容棱就知道的,小黎说过,姓白的老者多年前便离村远行,但两个月前,回来过一趟,且还是为了丑丑。

    现今老者不在,柳蔚依旧执意跑这一趟,不过是想确定一番,确认那是否真是外祖父本人。

    询问过程中,一些知道的问题,村民们都回答了,他们大概以为这两位公子是为缉捕行凶者而来,因此要对白叔的身份多加了解。

    当容棱小心翼翼的问到白叔的亲人时,有村民说道:“白叔有个儿子。”

    容棱一顿,立马看向柳蔚。

    柳蔚:“……”

    容棱握住她的指尖,牢牢的攥在手心。

    柳蔚深吸口气,道:“很正常,毕竟几十年过去了。”

    外祖母一直住在岭州,多年来,并未改嫁,晚年得了痴傻之症,心中想的,却依旧是分隔多年的相公。

    柳蔚承认,当容棱跟她说,那位白老以前姓纪,是因怀念发妻,才替自己改姓为白时,她心中有多激动。

    她笃信一夫一妻,她与容棱也好,她的母亲与早亡的父亲也好,皆是两情相悦,一心一意,哪怕其中一人离去,另一人心中,也始终留有一片空白,供以安栖。

    柳蔚以为外祖父与外祖母也是,哪怕天各一方,哪怕时光荏苒,他们依旧彼此挂念,彼此相爱。

    但是,原来有些人的情,并不一定就经得起时间的蹉跎。

    几十年,半辈子,坚持不下来也很正常。

    外祖父孤留异乡数十载,遇到了别的女子,成了亲也好,留了后也好,都情有可原。

    只是可怜了外祖母,苗女一生爱一人,她到死,心里怕也只装得下外祖父,但外祖父,已有了新的家室。

    村人们还在继续说,但后面的话,柳蔚已经听不进去了,此时天已黑透,这个时候下山回城是不可能的,村人们热情,但也畏生,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没有人有胆量留他们借宿在自己家中。

    最后,一番商量,他们开了白叔遗留的那间空屋,清扫一番,让两位暂住。

    房子里很空,除了一张床,两个柜子,便什么都没有了。

    村人送来了干净被褥,容棱铺好后,转头看到柳蔚正盯着木柜发呆,他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

    静静的拥抱,没有言语,但柳蔚受到了安慰,她回身把脸埋在容棱坚硬又温热的怀里。

    安静的房子里,两人的拥抱也变得冗长,这一夜,柳蔚没有睡实过。

    第二天,刚过晌午,洪村长与县衙的人一起回村来了。

    洪村长昨日上县城报官加寄信,本是下午就可以回来的,但他又担心村子偏僻,县衙的人若是找不到路,会不会就不来了?

    于是一咬牙,在城里住了一夜,今日一早亲自去衙门自荐,要给衙役们领路。

    衙役们很尽职,进了村就开始调查伤人案件,还给每个受伤的村民录了口供,恰逢在这儿还遇到了柳蔚夫妇,衙役们更是惊喜,笑呵呵的与他们打招呼。

    村民们这时也介绍一番,将柳蔚二人的身份,与小黎的关系,同洪村长说了。

    洪村长听了后连称怠慢了,又说小黎没与他提过会请家里人帮忙,倒是他们招呼不周了。

    柳蔚昨晚便想见村长,因为她听说,村长是知道白老如今的住址的,不管那是不是外祖父,又是不是有了新的家室,柳蔚都决定尽快见其一面。

    洪村长本来不想公开白叔的下落,但这两位是特地来帮忙的,他便不好隐瞒。

    犹豫了半晌,最终,他还是将白叔现今应当在阜昌州桐平县的消息与其说了,但具体住址在哪儿,他也不知道,只知道应当在八大里附近。

    柳蔚听了,同容棱对视一眼,眼中意味明显。

    容棱握着她的手指,道:“我陪着你。”

    ……

    与此同时,县城那边。

    成齐又跑到容府去串门,这次串门,他还带了一封信。

    信是给纪淳冬的,但见到纪淳冬前,他先看到了院子里神不守舍的一老一少。

    成齐是认识小黎的,但却不认识小黎身边的老人,他悄悄问厅堂里的云想:“那老头是谁?”

    云想白了他一眼:“你称呼尊重些,那是容大哥的师父,之前不住这儿,昨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小黎把他叫来,两祖孙神神秘秘的在那儿呆了一早上了。”

    成齐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怎么在意,得到答案后便东张西望,再问:“纪大人呢?”

    云想指指后院:“给玉儿扎蹴鞠呢。”

    成齐溜溜达达的去了后院,果然看到纪淳冬挺大个人,坐在个小马扎上,手里忙活着扎蹴鞠布,背上还背着个小婴孩。

    那婴孩成齐也见过两次,是柳蔚的小女儿,府里的金疙瘩,平日谁都会抱着她带,但成齐还是第一次看纪淳冬带这孩子。

    他觉得好笑,还真哈哈大笑起来了:“纪大人这是唱大戏呢,怎么还扮起小娘子了?敢问这孩儿的爹是谁啊?”

    纪淳冬杀人般的眼神,冷扫过去。

    成齐笑意凝固,吓得不敢再往老虎嘴里伸爪子,咳了一声,老实的递出手里的信,恭敬道:“原州来的,说是给您的。”

    纪淳冬接过信,拆开看了两行,不觉蹙眉。

    成齐撩闲儿,探头去问:“谁写的?”眼尖瞥到了信纸落款上,有“父言”二字,猜测应当是纪淳冬提过的那位义父写来的。

    纪淳冬没回答,几下把信阖上,起身,往屋里去。

    但起来时因动作太大,把背上的婴孩给惊动了,小女婴娇气得很,当即不乐意的哼唧。纪淳冬连忙放轻手脚,仔仔细细的把小女婴抱到怀里,笨拙的哄了两声,忍不住抱怨:“到底何时才把这孩子拿回去!真是要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