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395章 低头一看,是急急忙忙的小黎

作者:谁家mm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日前,距离西进县百里外的郊野茶寮内。

    年迈的老店主亲自端了茶,两笼屉包子,进了茶寮唯一的简陋小间。

    小间门一打开,蹲在门旁的白色大狼猛地立起身子,冰蓝色的眸子里,寒光凛凛。

    老店主轻轻一笑,并不慌张,将托盘搁下,顺手拿了个包子,递给白狼。

    白狼嗅了嗅,闷头咬走。

    老店主坐下,仰头看向对窗而站的白发老人,叹了口气,询问:“您这是明早便要走吗?不能再等等?”

    白发老人转过头来,瞧向认识了半辈子的老伙计,摇摇头:“晚了,怕会来不及。”

    老店主皱眉:“不是已经书信给少爷了?不如就让少爷将那伙人逮了,您何必亲自过问?”

    “他哪里知道这些。”

    老店主一愣:“少爷不知道?”

    白发老人不说了,拿起桌上的包子,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过了一会儿,老店主又开口:“若不然找皇上?皇上向来对您孝顺,若知那伙人竟敢私揽死囚,妄图对您不利,必不会袖手旁观。”

    白发老人放下包子,长长的叹息:“你啊,年纪比我不小多少,如今有子有孙,安享晚年便罢了,何苦还操心我的事?”老店主一下站起来:“一日为主,终身为主 ,老奴伺候您半辈子,哪里是说放下,便能放下的?况且,老奴真的不认为这有必要,那些人到底想要什么,您就不能给他们吗?您藏了这么多年,连皇上、少爷

    都瞒着,难道那东西还比您的性命更重要?”

    “就是比我的命重要。”老人冷静的道。

    老店主滞住,颓然的坐回凳子上。

    吃了一个包子的白狼显然没饱,低甩着尾巴,蹭到自家主人跟前。白发老人又拿了一个给它,同时与老店主道:“那伙人查到我前些日子回过西进县,怕是以为我将东西留在了红家村,他们心狠手辣,连大牢里的死刑犯都敢偷运出去,以己私用,我是担心,他们会对无辜

    村民不利,托冬儿查探那姓肖的下落,乃因此人正是那批死囚首脑,原以为很快便有消息,未想到回信迟迟不到,不得已下,这趟西进县,我便非回不可……”

    “可您回去,岂不正如了那些人之意,他们就是想要找您……”

    老人苦笑:“那也没法子。”

    主仆一番对话,到最后,却是无解。

    第二天,天还未亮,老店主一觉醒来,发现对面的床铺已经空了。

    他的老主子与主子那头晚年重遇的白狼,已消失无踪。

    ……

    百里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快马加鞭,亦可快到。

    县城容府内,云席一边收拾医箱,一边起身,对床榻上精神奕奕的中年男子道:“不要碰水,每日换两次药。”

    纪淳冬看了看自己胸前的伤口,没什么感觉的“恩”了声,起身就要下床。

    云席瞥了他一眼,严肃的将他推回去,道:“再躺会儿。”

    纪淳冬挺不乐意的:“这点小伤,不足挂齿,那几个孙子伤的比老子重,妈的,当街砍人,还有没有王法了,别让老子抓到,逮到了,把他们一个个皮都扒了!”

    粗鄙的恶言脱口而出,云席听在耳里,摇了摇头,也懒得管了,拿着医箱,转头走人。

    房门外,宋县令胆战心惊的守着,见大夫出来,忙小心询问:“纪,纪大人,还好吧?”

    云席还未回答,房内气势洪亮的男音便传出:“宋县令?你还在吗?”

    “在在在,下官在。”宋县令点头哈腰的走进去,后背都汗湿了,他的管辖区县内竟然发生匪徒当街伤人这样的恶劣现象,伤的还是个朝廷命官。宋县令刚听说时,吓得人都快昏了,现在再看到纪淳冬,他是心虚得不得了:“衙役里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大人您放心,下官必会给您一个交代,那几名匪徒,下官就是掘地三尺,也定给您找出来!

    ”“必须找出来!”纪淳冬恶狠狠的道:“那些人身怀凶器,于闹市行走,本官这点小伤倒好说,若他们疯起来,朝路人百姓下手又该如何?况且,他们还不是普通人,另几个本官没看清,但其中一个,正是年

    初东漠逃逸的死刑犯肖习正,宋县令,逃犯啊!”

    宋县令吓得面无人色,急忙应承:“是是是,本官这便亲自带人去抓,只要他们还留在西进县,下官必将他们全挖出来!”

    再三保证后,纪淳冬终于放宋县令离开。

    等房中安静下来,他也免不了深思,义父两个月前书信于他,要他查那肖习正其人,两个月后,肖习正正好就在西进县出现,且胆大包天的朝他下手。

    这里面,是巧合还是蓄意?

    义父为何要查一个逃犯的信息,肖习正又怎会出现在西进县,正好,他也在西进县,这里面,可有什么联系?

    他出现在西进县,是因万立之案,那么,若他不在此地,肖习正会否追到原州对他下手?那肖习正,莫非是与义父有什么恩怨?

    难道义父要他查探此人,就是因为此人有可能会对他不利?

    那么义父为何不在信中言明,提醒他万事小心?

    不,应该不是这么简单,那究竟背后原因又是什么?

    一番思索无果后,纪淳冬也坐不住了,他下床,拿出笔墨,奋笔疾书又补了一封信,正是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记录,想再问问义父。

    但信写完后,已过子时,这会儿夜太深了,驿馆也关门了,信今晚必然是寄不出去了,他心里烦闷,睡不着,索性出了院子,在外吹风。

    刚出院子,迎面便撞到一人,低头一看,是急急忙忙的小黎。

    小黎也是刚听说纪伯伯出了事,他匆匆忙忙的赶来,抓着纪伯伯的手就问:“伯伯,您没事吧?”

    纪淳冬心里欣慰,那点心烦也消散了些,他摇头:“一点小伤,无需紧张。”

    小黎踮着脚尖,在纪淳冬身上看来看去:“云席哥哥说您受伤了,伤口是由寒银匕首所致,是什么样的匕首,几尺几寸,刀身可有什么标记?”

    纪淳冬一愣,反问:“你问这些做什么?”小黎都急坏了:“昨,昨天红家村里,也有村民被那样的匕首刺伤,当时我在现场,那匪徒用的是五寸尖刃,匕身也是寒银铁所制,纪伯伯,我能看看您的伤口吗,我想确定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