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398章 侄女见过小舅

作者:谁家mm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的确是姐姐不是妹妹。

    事情要追溯起来,可有些年头了。

    那时候纪淳冬刚被他义父收养,两父子相依为命,过得虽不至于凄苦,但因家中没有女主人,还是较为邋遢。

    还好那会儿纪淳冬已经懂事,十一岁的孩子,会自己洗衣做饭,还能给义父缝补破掉的长袍。

    但小孩子的手艺肯定不能多指望,偏纪南峥自己也不在意,所以很多次,他上朝的时候,文武百官就看见,好好一个当朝太傅,过得跟要饭的似的,还穿着打补丁的朝服。

    后来纪淳冬听说了,心里就不舒服,他天生神力,擅勇斗狠,却不是做绣娘的料,拿针,他是真不行,但小孩子不知道啊,他就觉得自己帮不上义父的忙,很是颓废,成日没精打采。

    义父为了安抚他,便与他说起了家里的其他人。“你母亲也不会绣线,她是苗女,自小与蛇虫鼠蚁为伍,针倒是会拿,但却是拿来给毒蜘蛛放血用的,还有夏秋那孩子,虽说才四岁,但终究是女孩子,你见过哪个姑娘家学男孩子站着尿尿的?还跟男孩子

    比谁尿尿尿得远的?真是……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纪淳冬听得颇为着迷,也是这次,他知道了自己还有个义母,还有个义妹。

    但现在,柳蔚的话回荡在耳,姐姐和妹妹,这可是完全不一样,说好的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小妹妹呢?

    姐姐的话……

    姐姐是什么概念,他也不清楚。

    但总觉得,姐姐肯定是端庄的,沉稳的,大方得体的,与站着尿尿,应该是,沾不到边的。柳蔚听纪淳冬颇为委屈的把自己有个妹妹的事详述了一便,听完后她就明白了:“你父亲离家之时,你义姐尚处幼龄,应当也就四五岁左右,多年未见,他老人家的记忆里,可不就只有你义姐四岁的样貌,

    你现在要是问他,他必也只记得你义姐四岁的模样,难道现在她也只有四岁吗?”

    纪淳冬有些受到打击,他还是不愿相信,倔强的看着柳蔚:“你又如何知晓?祝叔还未说话。”

    白发苍苍的老人摆摆手:“若说是与苗女所生,叫夏秋的孩子,柳蔚的确会比我清楚,因为那是她娘。”

    纪淳冬:“……”

    柳蔚轻笑一声,朝瞠目结舌的纪淳冬微微拱手,道了一句:“若咱们都未认错,那么,侄女见过小舅。”

    纪淳冬:“………………”

    ……

    傍晚。

    西进县外郊有间破败的钟馗庙,这庙曾经也是香火鼎盛,但因多年前一场雷雨,将庙堂冲毁大半,庙祝拿不出钱修缮,这庙便荒废了下来。

    纪南峥看着满是沧桑的钟馗像,隐约还能记得多年前这间庙宇的盛况,他叹息一声,拍了拍身畔大狼的脑袋,道:“还剩半日路程,今夜便在此歇一夜吧。”

    白狼晃晃悠悠的蹲到钟馗像底下,寻了一块较为干燥的地方,拱了拱地上的干草,又看向主人。

    纪南峥走过去,席地而坐,轻靠在白狼背上。

    山野之外没有食物,老人拿出几张已经放凉的薄饼,自己吃了半张,其他的都给了白狼。

    天色将晚,夜色凉人,纪南峥看看天边,隐隐皱眉:“怕是要下雨。”

    话音刚落,淅淅沥沥的小雨还真落了下来。

    西进县周遭都是穷苦人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在还未入夜时突兀降临,不多时,小小的钟馗庙,便进来好几波人。

    先进来的是一位背着竹篓的农夫,农夫看到庙里已经有人了,礼貌的冲老人家点点头,憨厚的道:“俺还想趁着这两日山上静,多拣点柴好去集市卖,未成想碰到这场雨,险些把柴火都浇湿了。”

    老人让出自己身边的位置,招呼农夫过来坐。

    农夫看着他身边蓝眼睛的大狼,惊恐摇头。

    老人也不勉强,看着农夫在离他不远的角落坐下后,便开始闭目养神。

    之后进来的是一位猎户,猎户手上还提着两只野鸡尸体,乍进庙内,没先看人,反是注意到那头皮毛油量的大狼。

    老人适时的睁眼,拍拍身下蠢蠢欲动的老伙计,对猎户道:“外头雨大,老师傅要不要坐过来?”

    猎户盯着那狼两眼发光,又知这狼是认主的,犹豫一下,摇头道:“雨停我便走,不劳老先生了。”

    最后进来的是个乞丐,这乞丐浑身脏臭,头发都结成块了,他进来得最是随意,也不与任何打招呼,就闲闲散散的找了个犄角处,躺下就睡,没一会儿还打起了呼。

    那打呼声实在是大,脾气好的农夫没说什么,手里还提着砍刀的猎户却有意见了:“能不能小声点,雨下得已经够烦人了,还要听你这磨牙打呼声!”

    乞丐分明是听到他的话了,却不止不收敛,还打得更大声。

    猎户腾地一下站起来,抓起砍刀就要过去算账。

    农夫忙起来当和事老:“都是为了躲雨,这位大哥消消气,消消气。”

    猎户还是不舒服,但也没朝农夫发脾气,他又坐下来,冷不丁的开始说话:“有的人啊,就是骨头贱,好手好脚的做什么不行,非要乞讨为生,也不知他爹娘生他出来是干什么的,就是为了丢人现眼的?”

    农夫一脸尴尬,那边的乞丐也不装睡了,直接坐起来问:“你骂谁呢?”

    猎户瞪过去:“骂你了,怎么的?”

    乞丐抄起身边的砖石,站起来就朝猎户过去。

    猎户握着砍刀朝他也走去。

    两人一触即发,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农夫阻止不及,慌忙的朝钟馗像下,那个从头到尾未置一词的老者喊:“老先生您快劝劝他们吧,都是萍水相逢,可别闹出人命啊。”

    靠着白狼的老人家缓缓抬眼,微白的瞳孔内显得浑浊,他没说话,却是看着他们三人,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

    他站的时候动作很迟钝,而那边互不相让的三人也停止了对峙,齐齐转头,看着他。老人叹了口气,撑着钟馗像,有些疲软的问:“何时下的软筋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