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400章 无奈拉了一车飞禽走兽进城

作者:谁家mm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清晨,山间沁凉,浑身酸痛的老人,是被活生生冷醒的,他睁开眼,入目的,便是一片灰褐色的木质板顶。

    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中。

    他想坐起身来,却使不上力,左右看看,车厢内只有他一人,白狼不在,那三人也不在。

    老人有些恍惚,愣了一下,待身体稍微复苏,方撑起身子,正要撩开车帘瞧瞧外头什么光景,便听“啾”的一声细响。

    他愣了一下,低头一看,这才瞧见,自己怀里竟缩卷着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小东西。

    有猫崽大小,却像耗子一样灰黑。

    伸手碰碰,那东西抖了一下,不舒服的左右挪动了一番,而后从翅膀下面,露出半截尖尖的小嘴。

    是只鸟?

    老人还有些不明所以,自己这是被鸟儿当巢用了?

    他拿手去捉,将睡得安安分分的小黑鸟抓了起来,展开翅膀上下的看。

    黑鸟被他闹醒,喉咙里发出不舒服的“咕隆”声,待小眯缝儿眼睁开,看到眼前的老人,它方苏醒一般,扑腾着翅膀,挣扎着要摆脱桎梏。

    老人没与这小东西较劲,也是怕牲畜叨人,撤手撒开它。

    黑鸟趁势飞出车厢,站到对面的树上,引颈长鸣:“桀桀,桀桀桀……”

    老人跟着出去,发现已经天亮了,待要下地时,又见马车旁边竟躺着两个血肉模糊的人,他脚步一顿,猛又缩了回去。

    “是他们?”认出两人的衣服,老人又是不解:“怎么成了这样?”

    四周荒无人烟,只有对面树枝上黑色鸟儿似回答他般,朝他吆喝:“桀桀,桀桀……”

    老人听不明白,他下了车,回到旁边的钟馗庙,看了一圈儿,却没见白狼,不禁心焦,正要沿着山边寻找,就见远处一道白影疾驰而来,定睛一看,还就是白狼。

    老人松了口气,弯下腰,冲白狼招手。

    白狼嘴里叼着只被咬死的野山鸡,见状将野鸡吐了,匍匐着身子,趴到老人脚下。

    老人拍着他的头,心中欣慰:“你没事吧?”

    白狼仰着脖子,对他低吼:“嗷呜——”

    老人微笑,又接连揉了许久狼头。

    白狼舒服的眯起眼睛,似很享受主人的抚弄。

    这时,对面树枝上的黑鸟飞了下来,笔直的身子落在野鸡头上,小爪子抓了抓野鸡的脖子部位,低头,叨了下去。白狼较为护食,平日跟着主人赶路,吃不到荤腥,虽是连烧饼馒头也会啃,但是一旦有肉,却是绝不相让的,可现在,一贯把自己的食物当金疙瘩似的藏起来的白狼,竟看着黑鸟吃它的野鸡,动都没动一

    下。

    老人拍拍白狼的头,有些担心:“你怎么了?”

    狼生性狠戾,头脑聪明,擅勇斗狠,却也深含自知之明,通常在打不过的敌手面前,狼会委曲求全,不敢造次,可一旦对方是可与自己有一战之力的,它又会无所顾忌,上去就干!

    在老人看来,白狼不保护自己的食物,唯一的解释就是,它觉得自己打不过那只黑鸟,会落于下风,因此知情识趣的不与其发生冲突。

    可一头狼,怎么会打不过一只鸟?白狼平日也会猎食鹊类,它杀鸟可是一咬一颗头的。

    除非,它受伤了,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狼也不会贸然战斗。

    老人忙对自己的老伙计一番查探,可看了一圈儿,也没看见它哪里有毛病,正狐疑着,天边闪过一道黑影。

    老人抬头,正好看见一头山鹰俯冲而来,直直的落到他前面的马车车顶。

    山鹰爪子上抓着一捧东西,东西用荷叶包着,看不清是什么。

    老人下意识后退了些,鹰这种鸟类,属凶兽,易伤人,他不想触怒这只山中霸王。

    同时他又担心白狼会与其发生争执,白狼太为护主,平日就是有只鸭子冲着他叫,白狼都挡在他前面,把人家鸭子吓个半死,这一只凶鸟,白狼怕是已经将对方视作威胁了。

    “白狼,冷静。”惯性的,老人先安抚白狼一声,让它不要冲动。

    低头一看,却见白狼正乖乖的趴在地上,低甩着尾巴,仰头看着他。

    完全不在备战状态。

    眼神毫无防备。

    姿势坦坦荡荡。

    就像看不见那只凶鹰正用尖锐刻薄的眼神在瞪他们,且随时都会扑过来咬他们一般。

    老人:“……”

    白狼:“???”

    地上的野鸡被叨走了最嫩的脖子肉与翅膀肉,接着,那黑鸟就不吃了,黑鸟从地上飞起来,先用树叶蹭蹭嘴,把嘴擦干净了,就飞到马车车顶,站在雄赳赳气昂昂的山鹰脚边。

    山鹰乖顺的松开爪子,被它抓了一路的荷叶散开,里头滚出几颗红果子,黑鸟跳过去找了一颗最大的,小嘴一叨,扎出里面的果肉,慢吞吞的嚼。

    吃了肉,又吃了水果,再跑到树枝上去喝了露水,黑鸟舒服了,美滋滋的飞到老人面前,歪头看了他一眼,蹦到他怀里,踩了踩窝,趴下睡。

    老人:“………………”

    等黑鸟睡下后,白狼终于站了起来,叼起那只被黑鸟吃剩的野鸡,把他放到山鹰面前。

    山鹰没动,就看着他。

    白狼示好的弯了弯腰,用鼻子又把野鸡往前推了推。

    山鹰这回动了,它咬走野鸡,几下就吃完。

    等它吃完,白狼就冲它叫:“嗷呜……”

    山鹰咂咂嘴,三催四请的腾飞起来,眨眼间不见踪影。

    等它再回来时,手上抓了两只野兔,都给了白狼。

    白狼叼走两只兔子,放到主人面前,笑呵呵的对主人甩尾巴。

    老人:“………………”

    所以,这两只鸟是白狼交的新朋友吗?

    一头狼为什么会和两只鸟做朋友?

    还有这两只鸟很有问题啊,尤其是他怀里这只,吃了就睡,吃东西还挑嘴,是小公主吗?

    早上吃烤兔虽然不利于肠胃,但荒郊野外,薄饼又吃完了,老人无奈之下,也只好把兔子拔毛烤了。

    这两只兔子,全入了老人与白狼的肚子,看那样子,黑鸟和山鹰应该是不喜欢吃熟食,等吃饱喝足,老人就寻摸着该下山了。

    这里马车倒是有现成,可车边还晕着两人。一番思忖后,老人把他们拖进钟馗庙,用麻绳绑住,打算一会儿下山后直接报官,至于肖习正,那人不见踪影,应当是跑了,虽不知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老人心明,这是有人救了他,只是对方救人后

    为何不肯露面,他却不得而知。

    下山时,老人驾车,白狼坐进了车厢,山鹰寻摸了一下,也把自己塞进了车厢,同时那只睡醒的小黑鸟,也跳了进去。老人无奈,心想自己拉了一车飞禽走兽进城,也不知守城门的官爷,会不会将当他非法狩猎的盗户给逮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