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401章 一颗极大的白毛屁股

作者:谁家mm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仙燕国的所有州府都设有地域管制,这是一种土地资营说,简而言之,就是我们州的东西,只有我们州的合法公民有权享有。打个比方,怀山是西进县的土地,怀山上的所有资源,树木也好,牲兽也好,都归西进县所有,县令有权割分土地予不同村落,也有公家土地的约束权,但这些东西到底怎么分,还是人家西进县自己关起

    门来的事。

    纪南峥已经踏入西进县范围,昨晚的钟馗庙便已在西进县界碑之内。

    因此拉了一车兽禽进城,他是真的担心会被误以为成盗户,更怕禽鸟乱飞,届时会引起骚动。

    但他的愁绪还未蔓延到进城,就发生了转折。

    临近东城门时,车厢里发生异动,他将车停到路边,回头刚把车帘打开,里头呼啦啦的就飞出来一只大鹰,大鹰上了车顶,耀武扬威的冲天鹰鸣一声,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老人一愣,下意识的问:“它去何处?”

    白狼蹭过去,用湿漉漉的鼻子怼了怼主人。

    老人理解了一下,才看出白狼这是让他启程,不用等了。

    真的不等?

    城门就在前方,那鹰若是自个儿飞进城,惊扰了百姓可如何是好?

    他心中不定,就看那本来缩在白狼脖子下面的黑鸟,突然钻出来,蹦跳到他怀里,仰头对他叫:“桀。”

    老人:“……”

    黑鸟看他没反应,就跳到老人肩上,又叫:“桀桀。”

    同时白狼继续怼主人的手。

    老人这算是明白了,是真的不用等了。

    他唉声叹气的放下车帘,驾着车,继续进城。

    进城的时候果然遇到盘查,他肩上立着的黑鸟并不打眼,这种小型鹊禽,有些人家还会豢养,因此守城士兵毫无波动,但车厢掀开,里面却是一颗极大的白毛屁股。

    士兵吓了一跳,问:“这是什么?”

    老人笑着拍了拍白狼的大屁股,道:“家里养的猎犬,来,叫一声。”

    白狼不怎么会叫,含糊的咕哝:“嗷汪呜……”

    叫的不伦不类,像狼又像狗。

    士兵也没怎么多想,山民们都喜欢养大犬,个头壮,能看家,遇上熊瞎子都有一战之力,也不稀奇。

    爽快放行后,老人原想先去县衙,黑鸟却在他肩上又跳又叫:“桀桀,桀桀……”

    老人没办法,只能停下,问:“你说什么?”

    黑鸟从他身上飞起来,往右边绕了一圈儿,又回来。

    老人这回明白了,这是让他向右行。

    一路上,顺着黑鸟的引路,他们朝着与县衙完全相同的方向,一路前行。

    最后,马车听在了一户叫“容府”的门前。

    老人猜测:“这是你家?”

    黑鸟开心的飞起来,围着府门转来转去。

    “原来是家养的鸟,怪说那么娇气。”老人也不在意,挥挥手道:“既到家了,你便走吧。”

    黑鸟扑扇着翅膀,原就可以从围墙飞进去,但它不走,回身又飞到老人肩上。

    老人不懂:“怎么了?”

    黑鸟就在他肩上蹦蹦跳跳。

    老人让这小毛团折腾得头疼不已,最后只能跟着下车,道:“我送你进去便是,莫要叫了。”

    敲了两下府门,里面很快有人来开,开门的是个半大小子,长得虎头虎脑,看到他,便问:“您找谁?”

    话落,又看到老人肩上的黑鸟,立马一脸惊喜:“珍珠!你跑哪儿去了,小黎弟弟到处找你!”

    老人看这鸟儿的确是这家所养,便道:“路上恰逢,这鸟一直跟着老朽,引着老朽来此处,原是要回家,如此,鸟儿奉还。”

    半大小子,也就是云觅自然立即道谢,他与珍珠是认识的,嗯,也就是认识而已,珍珠平日不常在家,就是在家,也不怎么搭理他,倒是他好奇小黎弟弟竟能与鸟儿交流,非常稀罕的老围着珍珠转。

    黑鸟这回没有较劲,乖乖的飞进了大门,却还看着老人,叫唤着:“桀桀,桀桀桀。”

    老人听不懂,云觅也听不懂,这时,突听院中传来一声大叫,正是云楚的声音:“啊啊啊啊,是咕咕,咕咕回来了,三哥,四姐,咕咕回来了!”

    云觅更加惊喜了:“咕咕也回来了吗?你们俩到底跑哪儿去了?小黎弟弟都快急死了,说你们再不回来,就不要你们了!”

    珍珠还在边上飞来飞去的晃,它也不听云觅说了什么,就看着老人不眨眼,见老人想离开,还过去叼老人的衣角,弄得云觅惊奇不已。云觅倒是很有想法,当即就道:“这是在谢谢老先生送它回家吧,既相识一场,便是缘分,老先生若不赶路,不若进门歇歇,您不知道,珍珠野得很,这都快半个多月没回家了,成日在外头称王称霸,家里

    人翻了天都找不着它们,您能送它们回来,真是太好了!”

    老人说自己还有事,不好多呆,但这时,原本好好蹲在马车里的白狼突然跳了出来,大摇大摆的进了容府,坐在门内不走了。

    老人:“……”

    云觅好生惊奇,这是狼吗?唔,还是狗?狗的话,也太大了吧?

    老人则是颇为无语,最后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坐坐。

    云觅刚才正在院中练舞,这会儿身上汗津津的不好看,便朝里院喊了一声:“云楚,有客道,你出来招呼招呼。”

    云楚哪里有空,李玉儿见了咕咕就扑过去抓人家翅膀,云楚在旁边拦都拦不住。

    见没动静,云觅又喊:“四姐,四姐你快来啊。”

    云想倒是容易出来,她本来就在厅中给丑丑缝新帽子。听云觅喊,她就出来,手里还拿着针线,见到前厅真来了客,她先是一愣,而后问清原委,便亲自奉茶。仙燕国重伦常礼仪,晚辈给长辈上茶,实属正常,可老人却很尴尬,他都不认识这些人,完全是被白狼与黑鸟逼着进来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云想坐在下首也不知说什么,两人面面相觑,最后云想没话

    找话:“老先生长得好生慈祥,竟像极了晚辈幼时的师长。”老人笑呵呵的喝茶,随口寒暄:“是吗,那可真是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