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奇偶变化

作者:风御九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罗金仙来干啥?”胖子疑惑挠头,一挠头,恍然大悟,“他娘的,不会是过来跟咱抢人的吧?”

    “这不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诸葛婵娟接话。

    “肯定是,”胖子连连点头,转而看向南风,“你说是不是?”

    南风点了点头,似李开复这种情况是可以作为阴物出战的,大罗金仙行事绝不会冒失唐突,突然将其带走,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想要遣派此人出战,除此之外的其他缘故不足以令他们如此急切仓促。

    “这也行啊,”胖子瞪眼叫嚷,“还讲不讲规矩了,这人分明是咱先找到的,他们横插一棒子,这算咋回事儿?”

    “话不能这么说,”诸葛婵娟说道,“李开复能死而不死,应该和阴间有关系,也可能这人原本就是他们选定的也说不好。”

    “啥叫死而不死?”胖子说道,“这人在这儿待了几十年了,难不成大罗金仙在几十年前就知道会有这场斗法,故意把他安排在这儿?”

    “大罗金仙能够往复古今,你说的这种情况也有可能啊。”诸葛婵娟点头。

    “啥呀,那个谁,穿盔甲的那个叫啥来着……”胖子挠头回忆。

    “张洛云。”南风接口。

    “对,张洛云不是说了吗,大罗金仙的往复古今会引起变化,他们肯定不知道这回的斗法,”胖子言罢,又指着南风说道,“被他杀的那几个大罗金仙也能往复古今,他们要是知道自己会死,肯定不会去招惹他了。”

    诸葛婵娟不得辩驳,便看向南风,等他说话。

    南风说道,“李开复覆盖双眼的黑晶眼罩不是人间事物,很可能来自阴间,这便说明他的这种情况是阴间所为,但这并不表明他是阴间选定的出战之人。”

    南风言罢,二人都没有接话,因为他的话明显没有说完。

    南风又道,“先前我曾去过洛城的城隍庙,据判官所说,李开复降生之前曾经有两位天神押着一名罪囚模样的人往李家去。而这个李王氏一生悲苦,不但克父克母克夫克子,最后连自己都克了,这等命运岂是常人所能有的,故此我怀疑这二人前世都不是凡人。”

    “你的意思是大罗金仙抢了他,只是因为他俩出身特殊,不是为了年初的对阵?”胖子疑惑。

    南风摇了摇头,“他们身份特殊是真,大罗金仙抢了他们回去,是为了斗法对赌也是真,李王氏曾经说过,李开复的武功是自梦里学到的,咱们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他施展武艺,不过可以推想一下,李开复不过洞玄修为,并不算高,这么多年保镖走脚能立于不败之地,说明他的武功非常厉害,足以弥补灵气修为的不足。”

    南风言罢,胖子急道,“这么厉害的人物,更不能让他们抢走了,凡事儿都有个先来后到儿,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你得去找他们……”

    “找什么呀,”南风打断了胖子的话头儿,“其实人家也不能算抢,毕竟咱们在此之前也没有定下来要用此人。”

    诸葛婵娟接口道,“先前出现的大罗金仙会不会是阴间的太阴元君?”

    “有可能。”南风点头,“李开复的黑晶眼罩说明他与阴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诸葛婵娟又道,“她应该知道抢人会令你反感,也应该知道你能猜到她是谁,但她还是抢了,这便说明在她看来李开复这一阵是必胜的,哪怕冒着令你翻脸的风险,她也必须将李开复抢走。”

    南风再度点头,诸葛婵娟说的确是实情。

    “唉,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胖子好生沮丧。

    “咱们原本也没把此人当成鸭子呀。”南风抬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他自然知道胖子为什么沮丧,胖子和阿月在洞渊会有相遇,在此之前的七场,他们一方胜出的场次越多,第八场他弃战之后,胖子越能少些内疚。

    “咱们前面找的那些,有能用的吗?”胖子问道。

    “有,还不止一个。”南风宽慰道,他们之前所寻找的那些人或异类,大部分都与随后的斗法有关,并非徒劳无功的横生枝节。

    “那就好,”胖子略微宽心,“走吧,人都不在了,咱也该走了。”

    “歇会儿吧,下去烤烤火。”南风转身下楼。

    回到一层,重燃篝火,三人围坐火堆,小憩歇息。

    唯恐胖子和诸葛婵娟忧心,南风在思考时便不曾面色凝重,而是摸着下巴故作轻松。

    “想什么呢?”诸葛婵娟递了把枣干过来。

    南风拿了一枚扔进嘴里,边嚼边说,“我在想大罗金仙之间可能仍有分歧。”

    “不好吗,不怕他们窝里斗。”胖子插话。

    南风摇了摇头,“就算他们窝里斗,也会先把咱们干掉,安内必先攘外的道理他们不会不懂。”

    “我倒不担心他们攘咱们,我们已经上了你这条贼船了,只能跟着你一条道儿走到黑了,”胖子摇头,“现在的问题是人家在暗咱在明,他们能跑来抢人,说明咱们干了啥人家一清二楚,说不定一直在暗地里跟着咱们,咱们找了些什么人,他们肯定也知道,到时候对阵,他们给咱来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挡咋办?”

    南风摆了摆手,“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早已经想到了,每一阵,我至少会选两人备用,最好是三个,届时临阵下场,让他们先派人下去,不是天地人嘛,天地为大,让他们先派人下去,咱们最后选人出战,他们都不知道咱们派下去的是谁,谈何兵来将挡?”

    “如果人家选的比咱选的厉害……”

    南风打断了胖子的话头儿,“那就只能认倒霉了,实力第一,计谋在后,技不如人只能认栽。再说了,既然是同阶比斗,实力相差也不会很悬殊。”

    南风言罢,胖子和诸葛婵娟尽皆点头。

    南风吐出枣核,以灵气催动,促使其生根发芽,再抽枝条,开花结果。

    二人大感有趣,歪头上望。

    枣树自主干上分出三根枝条,每一根枝条上结的枣子大致相仿,分出三枝是南风左右所致,但枝条上结出的枣子他却不曾刻意干预。

    二人只当他在玩耍,待枣子红了,便摘了来吃,与真正的枣子毫无二致。

    南风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刚才他凝符作法,符咒三重起效,这便说明他授箓所获得的能力仍在,由此可见三清祖庭不曾将他摒弃在外。

    以他此时的灵气修为,画符作法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很大的助力,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左右阴阳,但符咒仍能起效,却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三清对他是心存友善的,他此时思虑的是这份友善只是博纳宽容的友善,还是帮助支持鼓励的友善,说白了就是他不清楚自己此时所做的这些事情,三清祖师是持放任的态度,还是持默许的态度。

    目前可供斟酌的线索不多,很难得出具体结果,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不管是放任和默许,至少不是反对,这就够了。

    而今他已经参悟了八片龟甲,不管是修为能力和见识智慧,都已经超过了大罗金仙,介乎于大罗金仙和混元大罗金仙之间,分歧这东西大多发生在底层,越往高处去,就越接近真相,分歧也就越少,看法也越一致。

    想及此处,南风心头喜忧参半,喜的是他目前所做的事情三清祖师并不反对,三清祖师是尽参九部天书的无上存在,他们不反对,就说明眼下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忧的是倘若自此时到斗法结束,这期间发生了某种变故,逼迫他参悟了最后一片天书,那他就成了与三位祖师并立的第四个强大永恒的存在,要知道三为奇为阳,四为偶为阴,阳多均衡变化,阴多死寂消亡,似这种永恒强大的存在,必然只能是均衡多变的奇数,天道绝不允许出现第四个。

    既然如此,最终的出路在哪里?斗法结束之后何去何从?

    胖子和诸葛婵娟一人摘了一把枣子在吃,哪里知道南风在想什么。

    想到极致,不得再想,南风只能收回思绪,与二人一同摘了枣子来吃,这些枣子虽然是他灵气催生,在入口之前他却并不知道这些枣子是什么味道,未知才有乐趣,若是在入口之前就知道枣子的味道,也就不愿再吃了。

    歇了半个时辰,三人动身上路,往东南方向去。

    胖子还是老一套,“下一个是啥,是人还是禽兽?”

    “禽兽。”南风笑道,世人都以为世上人多禽兽少,实则这世上是人少禽兽多。

    “啥玩意儿?”胖子好奇。

    “狐狸精。”南风随口说道。

    “男的女的?”胖子追问。

    “公的。”南风说道。

    “哦。”

    胖子的意兴阑珊换来了诸葛婵娟鄙夷的眼神,南风倒是不曾鄙视胖子,知道是只公狐狸胖子意兴阑珊也在情理之中,若是兴高采烈那才叫不正常。

    两个时辰之后,三人赶到了目的地,寻找过后发现狐狸精死在山洞里了,死了有些年头了,尸身已经化成了白骨,洞内角落还残留着几张不曾烧完的符咒,不消说,这是被某个道人给杀了。

    “脑袋都被砍掉了,这么狠辣,肯定是个男道士。”胖子检视尸骨。

    “女道士也不会对它手下留情啊。”南风笑道,道士倒是有可能喜欢母狐狸,但道姑绝不会喜欢公狐狸,究其根源无非是男强女弱的天性使然,强者更喜欢给予更弱者,而弱者却不愿接受不强者。

    既然狐狸已经死了,也就没必要多待了,至于狐狸是怎么死的,以及它该不该死,这些也不值得探究,立刻动身,继续东行。

    “下一个是……”

    “母的,母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