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莫怨天地

作者:风御九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南风先走,诸葛婵娟随后,胖子犹豫片刻,也拎着红衣男子跟了过去。

    做一件事情是困难还是容易,只看自身是否拥有强大的能力,胖子落地时,方圆两里内的腐水沼泽已经在南风的挥手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隐藏在腐水之下的事物尽数显露。

    在沼泽底部有一处干燥区域,约有五丈见方,里面有些石块和朽木,边缘区域蜷坐着一个人,衣衫褴褛,长发披散,不辨生死,不知年纪,只知道是个女人。

    在胖子和诸葛婵娟举目远眺之际,南风迈步向那干燥区域走去,沼泽泥泞,本无处踏脚,但随着南风迈步向前,一条由灵气凝聚的石路悄然显现,石路宽五尺,可供三人并行踩踏。

    不多时,三人到得干燥区域近前,南风抬手前伸,“是灵气禁锢。”

    诸葛婵娟和胖子也探手其上,果然,正如南风所说,虽然不为肉眼所见,却触之有物。

    “这人是死是活?”胖子抻着脖子打量。

    “还活着。”南风说道,到得此处,他已经能清楚的看到那人肩膀在微微起伏,这是微弱的呼吸所致。

    “说,”胖子将那红衣男子掼到地上“这人是谁?”

    那红衣男子挨了打,鼻青脸肿,听的胖子言语,侧卧在地,并不答话。

    胖子上去就是一脚,“说。”

    红衣男子仍不答话。

    它不说,胖子就打,打也不说,那就继续打,还不说,一直打,一个问候过自己双亲女眷的恶人,胖子自然不会手下留情,下手颇重,但那红衣男子只是硬挨,并不开口。

    在胖子刑讯逼供的同时,南风自禁锢周围凝变出了可供踏足的石台,围着禁锢观察里面的情况,禁锢里的这个女子身上的衣衫已经破败腐朽,不过仍然能够看出穿的是件上清道袍。

    不同年代的上清道袍样式也略有不同,此人身上所穿的道袍是晋朝之后的样式,这便说明此人是近百年的人物。而此人所穿道袍是件单袍,这便说明此人被困时是春夏时节。

    除了衣着,还能看出此人异常消瘦,形同枯槁,显露在外的双手瘦的皮包骨头。

    禁锢内还散落着一些石块儿和腐朽的木头,禁锢中间区域的石块儿和杂物被捡拾移走,细碎的沙土上写有不少字迹。

    南风和诸葛婵娟同时发现了那些字迹,上面写的是,‘玄儿,为娘心愿已了,不愿苟且偷生,不会再食异果,你不要再以身涉险,是为娘破戒在前,上天对你我已是法外开恩,莫要怨恨天地,莫要怪责神明,珍重自惜,绝笔依依。’

    “原来她是那个黑衣女子的娘。”诸葛婵娟看向南风。

    南风点了点头,玄是黑的意思,儿不一定指的就是儿子,也可以指女儿。

    “那个黑衣女子是人与异类婚配所生。”诸葛婵娟说道。

    南风再度点头,被困在禁锢里的这个女子所写的‘法外开恩’很可能是天庭得知她已经有孕在身之前暂缓责罚,容她生下了女儿。

    “她看不到咱们?”诸葛婵娟问道。

    南风点了点头,“自里面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那她如何知道送来五行天瓜的是她女儿?”诸葛婵娟很是疑惑。

    “书信是一定送不进去的,不过想要传递信息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南风说道,“黑衣女子如果足够聪明,可以想到自那五行天瓜上刻字。”

    诸葛婵娟点头过后转头回望,南风的猜测不无道理,但猜测永远只是猜测,想要确定真相是不是这样,除非黑衣女子在场,或者那红衣男子开口。

    但那红衣男子此时仍在坚持抗拒,不管胖子怎么打它,就是拒不开口

    “霪贼好生嘴硬,”诸葛婵娟冲胖子说道,“你且让开,看我如何治它。”

    “你就是治死它,它也不会开口的。”南风随口说道。

    诸葛婵娟疑惑回头。

    南风笑道,“它若是能够开口说话,胖子这么打它,它便是不说,也早就骂了。”

    诸葛婵娟反应过来,看向胖子,“你封了它的哑穴?”

    “这事儿他不是头一回干了。”南风说道。

    “应该,可能,兴许,是啊,我封了好几处。”胖子也不确定是不是封了人家的穴道,说着就试图解穴,但他不擅此道,连戳带点,不但没有解开哑穴反倒点中了笑穴,那红衣男子气息差乱,却又不得出气发泄,内冲外堵,憋的面色青紫,眼睛外凸。

    诸葛婵娟见状急忙上前纠正,抢在那红衣男子憋死之前救下了他。

    红衣男子能够说话,第一句就是‘封了哑穴逼供,好个愚蠢的秃驴。’

    胖子挨了骂,又去打那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骂胖子不表示它硬气,实则它早就想交代了,但是在交代之前,无论如何也得把这话骂出来,不然能憋死它。

    一脚下去,红衣男子开始求饶,胖子开始逼供。

    诸葛婵娟又走了回来,手指禁锢里的消瘦女子,“如此可怜,救她一救吧。”

    南风没有接话,只是摇了摇头。

    “你是不想,还是不能?”诸葛婵娟挑眉。

    “不容易。”南风说道,这处灵气屏障异常坚固,无疑出自上清祖师之手,想要破除也不是不能,但绝非易事。

    诸葛婵娟没有再问,也没有再逼南风出手,因为她不确定南风所说的不容易究竟不容易到什么程度,恻隐之心谁都有,但绝不能让南风以身涉险。

    此时那个毒蟒幻化的红衣男子已经开始交代了,但胖子并不适合担当主审,总是问些‘你为啥欺负那可怜人?’‘你怎地如此厚颜无耻?’似这种问题,让那红衣男子如何回答。

    诸葛婵娟也发现了这一点,走过去取而代之,那红衣男子已经被打怕了,有问必答,情况很快明了。

    这条毒蟒原本并没有这么高的道行,也不住在此处,二十多年前偶然来到此处,它本是毒物,并不畏惧瘴气,似这种少有外人敢来的凶险之处是难得的修行场所,于是就选了这里栖身。那时禁锢尚未浸泡在水里,它观察良久,确定禁锢里的人对它构不成威胁,也不以为意。

    但随后不久,它就发现有人来为禁锢里的女子送食,那时来的是个道人,送的食物也不是五行天瓜,而是一种乳白色的汁液。

    由于有瘴气遮蔽,那前来送食的道人便不曾发现毒蟒,而那前来送食的道人也不是经常来,每年只来一次。

    后来那道人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没有再来,那黑衣女子就代为送食,黑衣女子送的食物就是五行天瓜。

    再之后的事情与南风猜测的大致相同,毒蟒怕那道人,却不怕那黑衣女子,不但勒索好处,还偷学那屏障里的人传授给黑衣女子的练气法门。

    问明情况,胖子追问那黑衣女子的下落,红衣男子只说不知,又道之前都是最迟百日必会前来,但此番已经逾期三日,仍不见她来到。

    胖子和诸葛婵娟闻言双双皱眉,同时看向南风。

    南风知道二人为什么看他,五行天瓜只能供给百日所需,也就是说这屏障里的女子已经饿了三日了。

    见南风皱眉不语,胖子小心探问,“救不救?”

    “容我想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