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22章:河套争夺战

作者:流香千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防盗章节,半小时后改回。这个点应该也没几个人看,所以大家也别骂了吧。》

    第621章:洞房花烛夜(求订阅)

    少女银铃一般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撩的秦昊心头火热,所以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量起这位‘新生’的刘幕。

    刘幕身穿一件大红色嫁衣,宫裙袖口上绣着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百鸟朝凤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融合‘后土之魂’的刘幕,相比与以前少了几分纯真,多了几分成熟,整体气质变化极大,但人还是那个人。

    “检测刘幕当前的五维。”秦昊暗中下令道。

    “刘幕(后土),当前五维:统帅55,武力超一流初期(大宗师潜力),智力75,政治70,魅力105。”

    刘幕和张胜、秦武一样,融合后的整体五维涨幅极大,只是离巅峰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

    张胜的剑道天赋前无古人,再加上名师教导和无数资源的倾斜,他自身成就本就极高,所以融合‘女娲之魂’后不久,就会有着那么高的成就。

    而刘幕自身的天赋,则比张胜要差上许多,融合‘后土之魂’后才弥补了天资方面的差距,剩下的自然也就只有经验积累了。

    刘幕被秦昊看的面色粉红,娇羞道:“干嘛这样盯着人家看?”

    秦昊心中火热,目露迷离之色,痴痴道:“慕儿,你好美啊!”

    言罢,秦昊在刘幕的惊呼声中,将其整个人拦腰抱起,随即向婚床缓缓走去。

    第一次和男人如此亲密,刘幕心中也是羞涩万分,将头埋在秦昊怀中不敢抬起。

    直到被秦昊摆放在床上后,面对霸道吻来的夫君,刘幕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

    在秦昊的上下抚摸之下,刘幕也开始觉得浑身燥热起来,欲拒还迎道:“不,不要……还没……喝交杯酒呢?”

    秦昊顿时一滞,他知道交杯酒对于女人来说有着特俗的意义,随即强忍着心头的欲火,快步走到桌前倒了两杯酒回到床边。

    将一杯就递给刘幕,秦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柔声道:“夫人,我们来喝交杯酒吧。”

    春心刚刚萌发的刘幕,见此丈夫如此体贴,心中也是感动不已,随即接过酒杯,和秦昊双手交叉在一起。

    “夫君,你之前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秦昊有心逗她,所以故作不知,笑道:“什么啊?”

    “就是迎亲时你所说的……”

    那些羞人的词句,刘幕可说不出口。

    秦昊脸皮厚,当然不会却在乎,反而认真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

    在秦昊的深情注视下,刘幕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两人一起喝下交杯就酒后,自然而然的就热吻到了一起。

    接下来自然就是……

    冰肌藏玉骨,衬领露酥胸。

    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

    月样容仪俏,天然性格清。

    体似燕藏柳,声如莺啭林。

    半放海棠笼晓日,才开芍药弄春情。

    细雨蒙蒙空悲眸,纤纤小玉碧佳音。

    蛾眉淡扫紧深锁,已是饱噙泪珠。

    樱唇难启羞涩涩,颜似红霞衬,低头无语凝噎。

    碧袖盈盈拂清波,天上人间,美不胜收!

    ——————

    大明,陈留。

    就在秦昊和刘幕大婚的这一天,远在陈留的项羽和虞石兰,也选择了在同一天举办婚礼。

    如今大明国势艰难一切从简,所以他们两人的婚礼,自然不可能向秦昊那样奢华,但也就比之前的封后大典稍次而已,由此也足可见明帝对项羽的重视。

    不过在婚宴上,为项羽和虞石兰证婚人的张胜,则明显有些表现的有些闷闷不乐。

    明后李清照见此,轻声道:“陛下,您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张胜这时也发现了,自己的情绪已经影响了婚礼,随即强笑道:“是啊,朕觉感身体有些不适,所以就先回宫了,众卿家们继续吧。”

    “恭送吾皇。”

    大明众臣齐声拜送,而张胜也和李清照也一起离去。

    回到皇宫后,见张胜脸上依然不见好转,李清照关切的问道:“陛下,你有什么心事吗?”

    张胜强挤出一抹笑容,答非所问道:“四下无人之时,你我以姐妹相称就行了。”

    “这怎么行。”

    李清照绣眉一瞪,认真道:“陛下的身份乃是大明至高机密,一点风险都冒不得。”

    “好吧,随你。”

    “陛下,您还没告诉臣妾,为何事心烦意乱呢?”

    “没事,过段时间就好了。”

    自己所爱之人就在今天成亲,而且娶得却是自己的仇人之女,张胜又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

    当然张胜并不怪秦昊,毕竟秦昊也没有选择的权利,‘迫于无奈’之下才娶的万年公主。

    真正令张胜生气的是,项羽明知道秦昊今天成亲,却也定在同一天成亲。

    这算什么?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吗?

    好你的项羽,我一心成全你和石兰,可你却故意在今天成亲来恶心我,你真的好的很啊!张胜心中无比恼怒的想到。

    张胜将石兰嫁给项羽的动机原本就不纯,而她也猜到将两个心有芥蒂的人强行凑在一起成亲,极可能会引起项羽的不满,但却没想到项羽会用这种方式来恶心自己。

    白送给你这么一位绝世美女,却还用这种小动作来恶心我。项羽,你的心胸未免也太狭隘了吧?张胜心中无力的骂道。

    ——————

    项羽府邸。

    不同于秦昊需要用装醉来蒙混过关,项羽是真的凭借自身的酒量,应付完了所有人之后,才醉醺醺的走进了自己的婚房。

    而同样的是,快被喝醉的项羽还没进门,却也被自家的高门槛给绊倒了

    “谁tmd将门槛建的这么高?”

    即将醉倒的项羽,直接趴在地上,低声骂道:“想摔死我吗?”

    嗅到一股极重酒气后,石兰连忙过来将其扶上床,并皱眉道:“你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

    昏昏沉沉的项羽咧嘴一笑,嘟囔道:“开心嘛。”

    石兰心中猛地一颤,和自己成亲,他竟然会开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