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218章 颠倒

作者:琴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方妈妈在一旁看着徐若瑾开怀的笑容,心里感到甚是安慰,一颗悬着的心也彻底放下。

    果然对徐若瑾来说,最好的安抚就是来自梁霄和悠悠。

    与郡主府的欢声笑语不同,此时的皇家馆驿则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氛围下。

    就连馆驿的下人都察觉到不对劲,比平时更加小心翼翼地做事,唯恐错一点就连命都赔上。

    而且下人们都不敢轻易靠近夜微澜的书房。

    不只是因为那里气氛不对劲,还有今日郭公公一早就出门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人们的猜测八九不离十,此时夜微澜的书房的确危险。

    他一个人在屋内坐着,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手里的茶杯已经冰凉,却还是满满的。

    夜微澜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一段时间,从郭公公走后就是如此。

    他在等消息,等宫里传回的消息。

    按照夜微澜的推断,此时应该有消息了才对,但却迟迟没有动静。

    从现在开始往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夜微澜也不知道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郭公公走之前,夜微澜已经将计划毫无遗漏地说给他听,只要郭公公按吩咐去办事,定然不会有问题。

    夜微澜对此颇有自信。

    但偏偏郭公公到现在都没有传回消息来,难不成是司徒男那边又出了麻烦?

    夜微言想到这种可能,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若是这次行动有任何闪失,夜微澜都不会再留司徒男的命。

    即便是事成之后,夜微澜也会将整个司徒家族都一网打尽。

    只是现在,司徒男的命留着还有点用处,夜微澜暂时不会对他下手。

    只要朝霞公主的死讯传回,夜微澜就会立刻起事,毕竟宫中惊变,他作为王爷有义务杀进宫去肃清。

    而此时的宫中。

    郭公公跟随司徒男进了宫,司徒男本以为自己只需要引路就可以功成身退。

    但这一次却远没有这么简单。

    郭公公上一次被司徒男放了鸽子,这一次定然不会轻饶了司徒男。

    他表面上答应司徒男引路,其实是要让司徒男进宫之后骑虎难下,只能听命于自己。

    “好了,从这里往里走,百步之内就能看到一座祭堂,祭堂后便是禁地,朝霞公主就在内。”

    司徒男说完转身就走,但他的胳膊马上就被拉住。

    司徒男面露诧异回头去看。

    郭公公似笑非笑地看着司徒男道:“司徒族长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

    司徒男冷着面孔,“你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郭公公处变不惊,“只不过要劳烦司徒男替奴才走一趟。”

    “你疯了?”司徒男拒绝。

    郭公公仍是笑道:“这是王爷的要求,司徒族长还是莫要为难我一个小小的奴才。”

    司徒男狠狠瞪着郭公公,“你!”

    “司徒族长,这很公平。上一次因为你害得奴才没能完成王爷的任务。这一次也是时候做出补偿了。”郭公公蛊惑道:“再说,王爷大业将成,族长不会是要在这个时候违抗王爷的命令吧?”

    司徒男哑口无言,但看郭公公的视线却是带着怨恨。

    郭公公始终面带笑意,完全不把司徒男放在眼里,“请吧,司徒族长。”

    这几个字听在司徒男的耳朵里都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司徒男忿恨地一甩衣袖,正要走却再次被叫住。

    “司徒族长真是贵人多忘事。”郭公公阴测测地笑道。接着从宽大的袖口中掏出一小瓶。

    司徒男看到那小瓶,眼神微微一黯,随即反应过来,“毒药?”

    郭公公笑而不语,仍是伸着手递到司徒男面前。

    司徒男看着这小瓶面露难色,似是十分挣扎。

    郭公公满意地看着司徒男的神情,总算是报了那一日的仇。郭公公就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司徒男还想最后挣扎一番,“这是王爷的意思?”

    郭公公笑道:“司徒族长若是不信,大可事成之后与奴才一同回去见王爷。”

    司徒男脸一僵,没有说话。

    郭公公面露嘲讽,阴阳怪气道:“那奴才就在此恭候族长的好消息。”

    司徒男脸色十分难看,但现如今他已无路可退。

    郭公公看着司徒男略有些迟疑的背影,只觉得解气。

    直到司徒男进入佛堂,郭公公才闪身躲在一处假山后,隐藏身形。

    司徒男脚步略有些沉重地走进禁地,那一小瓶毒药始终被他攥在手中。

    到了外堂,熟悉的老尼姑出现,见是司徒男什么也没说就让人进去。

    司徒男这时已经将瓶子放入袖口内,而且这会儿司徒男面上看不出任何端倪,与方才面对郭公公时简直判若两人。

    内堂。

    朝霞公主原本正在对佛诵经,听到司徒男的脚步声,诵经声戛然而止。

    司徒男站在朝霞公主身后,这一次二人之间的气氛很不对劲。

    对司徒男来说尤其如此。

    在这之前,司徒男没有一次踏入这禁地不需要下定决心。

    而且这里有一种阴森的感觉挥之不去,让司徒男不自觉紧张。

    但这次却不一样,司徒男是带着任务来的,就连看朝霞公主的的视线都发生了些许改变。

    朝霞公主则是出奇的淡定,不紧不慢地转身,手里掐着佛珠,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浅笑。

    这下换成是司徒男不解,他一点也不了解朝霞公主,更是不知道这妇人猜到了多少。

    在司徒男看来,朝霞公主就算人在宫里坐着,也可以对宫内外所有事都了若指掌。

    如今外面发生了那么大的麻烦,难道朝霞公主就一点也不了解么?

    司徒男不信。

    但朝霞公主为何会是这般淡定的表现?明明前两次来,朝霞公主都是大发雷霆,嫌弃他办事不力……

    朝霞公主与司徒男对视,“不知司徒族长今日突然前来,是有何事?”

    司徒男没有立刻进入正题,而是如之前一般主动提起,“是为了居士之前交给在下的任务,徐少卿已死。”

    朝霞公主并无多少惊讶之色,闻言只是道:“哦?那真是辛苦司徒族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