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219章 动手

作者:琴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徒男越发摸不着头脑,猜不透朝霞公主的心思,接下来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朝霞公主则是面带笑意,一如既往地淡定。

    司徒男没办法,沉默片刻后仍是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居士可知在下今日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朝霞公主面不改色,“何事?”

    “事关重大,还希望居士能理解在下的难处。”司徒男说着鞠了一躬。

    朝霞公主似是不知司徒男是何意,“司徒族长客气了,之前承蒙司徒家族关照。”

    司徒男越发看不懂朝霞公主的心思,这种话根本不像是从朝霞公主的口中说出。

    难不成是朝霞公主察觉到了什么?司徒男狐疑地打量着朝霞公主。

    朝霞公主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司徒男也不废话,直接从袖口内掏出一小瓶,“居士可知这是何物?”

    朝霞公主瞥了一眼那毫无起眼的瓶子,反而笑了,“司徒族长未免太小看我。我在宫中这么多年,自然知道那是何物。”

    司徒男略有几分尴尬,忙解释道:“居士别误会,这不是在下的主意,是涪陵王让在下来的。”

    他急着撇清自己的干系。

    “司徒族长的意思是,是夜微澜要我死?”朝霞公主确认似的重复一遍。

    司徒男点头如捣蒜,“在下也是没有办法。涪陵王的野心没人能阻拦,在下为了司徒家族不得不照做。”

    朝霞公主听司徒男说完理由,面上仍旧带着笑意。

    司徒男看着朝霞公主的反应,只觉得不寒而栗。他手里的毒瓶仿佛也变成烫手山芋,匆忙递给朝霞公主。

    朝霞公主淡定地伸手接过瓶子,定定地看了一眼之后又抬眼与司徒男对视。

    司徒男神情中的慌张一闪而过,朝霞公主看到后也只是微微一笑,“你不必惊慌,你这一局做得很好。”

    朝霞公主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么多年以来,都是司徒男惟命是从,无论说什么,司徒男都照做。

    这一次司徒男终于做了点不一样的,只不过代价却是要她的命。

    一时间,司徒男也不知道朝霞公主说的话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

    司徒男怔忡地看着朝霞公主,不知该说什么。

    朝霞公主却比司徒男镇定,“这些年来第一次有人肯反驳我的意思。”

    司徒男也搞不清朝霞公主在临死前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想让他心软不动手么?

    朝霞公主看出司徒男纠结,语气一凛,接着道:“只是如果我死了,司徒家族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

    这样的朝霞公主才与司徒男记忆里的有几分相似。

    听到朝霞公主的话,司徒男却没有多少反应,好像司徒家族如何都与他无关。

    朝霞公主神情一滞,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但她随即恢复正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你以为你们司徒家族守护的是皇族,其实根本不是。”朝霞公主又道。

    司徒男也不知朝霞公主为何突然和自己说这些。可是朝霞公主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急切。

    “无论是不是,只要居士你死了,一切问题都不存在。”司徒男直截了当地反驳了朝霞公主。

    这对以往的司徒男来说根本不可能,他连和朝霞公主对视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像现在这样用这种口气说话。

    朝霞公主也是微微一愣,但嘴角的笑容也很快恢复。

    “你当真以为如此?”朝霞公主反问司徒男道。

    司徒男计算了一下时辰,略有些不耐烦,催促道:“居士就不要为难在下了,早一点喝下去,对你我都好。”

    也许是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有被司徒男威胁的这一天,朝霞公主觉得很是可笑。

    司徒男却不想继续耽搁下去,他已经在这儿浪费了太多时间。再这么下去,恐怕侯在外面的郭公公也要沉不住气进来一探究竟。

    朝霞公主虽然之前一直都很淡定,就连笑容都未曾消失过。但现如今,当她真的要举起手中的毒瓶时,她还是犹豫了。

    喝下这瓶毒药就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她二十年来的努力都将化作泡影。

    面上平淡的朝霞公主,心中却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她不甘心,更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当年对不起她的人还在逍遥,她却……

    “涪陵王未免太着急了些。”朝霞公主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散发着冷意。

    司徒男并不理会,而是不耐烦地盯着朝霞公主手中的毒瓶。

    朝霞公主自嘲地一笑,仰头将毒药一饮而尽。

    毒药入喉,朝霞公主这一刻仿佛解脱了,嘴角不自觉上扬,这时的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只求这毒药能厉害一些,不要折磨她太久才好。

    渐渐的,朝霞公主的意识变得涣散,就连眼前的司徒男也变得模糊不清。

    紧接着朝霞公主的双脚就像是踩在云巅,毫无实感。

    司徒男则是瞪大眼睛看着朝霞公主的反应,看到人“扑通”倒地,他的心也跟着落了地。

    “殿下!”

    恰在此时,一道尖利的女声从门口方向传来。

    司徒男大惊,扭头去看,正好对上容贵妃惊慌失措的双眸。

    容贵妃来时正好看到朝霞公主喝下毒药,接着就是毒发倒地的场景。

    这一切联系起来,容贵妃可以确定,司徒男就是杀人凶手!

    容贵妃尖叫出声之后才意识到不好,她急忙用手捂住嘴,在司徒男还没反应过来时转身就跑。

    司徒男见容贵妃跑,拔腿就追。

    因容贵妃在后宫,来的路与司徒男等人并不相同,所以郭公公在外面看不到容贵妃的出现!

    疏漏了!

    这的确是疏漏了!

    司徒男内心在狂吼,容贵妃拼了命地跑,但她受惊过度,跑出去几步就突然摔倒。

    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脖子就被人死死地掐住。

    司徒男已经追了上来,容贵妃的命绝对不能留!

    容贵妃死命用指甲去抠司徒男的手,但他的手力量太大根本纹丝不动。

    她拼了命地挣扎,想喊救命,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球突出,脸涨得通红发紫,额头更是青筋暴出。

    司徒男手上的力道不松,用尽全身力气压制着容贵妃的挣扎。

    他此时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下了死手,指节都快要僵住的时候,容贵妃的身体终于不动了。

    容贵妃的头一歪,断气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