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三十九章 第一衍纪的罗睺

作者:熊猫不会唱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万岭关战场上,混乱的争斗仍在继续。

    此刻,绝灭和狂焰全都伤痕累累,身上的灵气以及规则之力,开始慢慢变得浮躁了起来。

    而不远处的山君也好不到哪去,孔元、孟轲、屠灵、金舟五四名半步天道境大能,以及鸿钧这个天道境强者,联手围攻山君,令他处处捉襟见肘。

    “道友,放手吧!”鸿钧虚浮在一侧,浮尘甩动,三千雪白的天蚕丝,如同犁天的利爪,甩向山君的脖颈。

    山君冷笑,肌体闪烁着无量的黑光,将那些天蚕丝挡向一边,怒声道:“闭嘴,该死的土著!”

    “山君,你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嚣张,待会我就送你下地狱!”孟轲冷哼了一声,手中的狼毫笔挥洒长空,无尽的星辉成为银亮的墨汁,在星空中点化出一头头的狰狞无比的凶兽,凶兽们带着足以撕裂星空的锐金规则之力,凶猛无比地扑击了过去。

    “噗!”

    数头凶兽一同围攻之下,山君左右躲闪,猝不及防下,被一头麒麟形凶兽一口咬在了肩头。瞬间,一大蓬殷虹色的鲜血喷薄而出,染红了星空。

    “啊!”

    山君仰天嘶吼,眸中带着一丝癫狂,大叫道:“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比我的!血咒之力,爆!爆!爆!”

    “轰隆隆!”

    正在攻伐的屠灵、绝灭以及狂焰,突然感觉脑际深处传来一阵阵的悸动。随后无量的毁灭规则之力升腾,他们的身体竟然在顷刻间被这股力量给撑的越来越大,甚至就连山君自己,以及已经被砍成两半的血誓尸身,也都跟着变得越来越大。

    “屠灵,到底是怎么回事?”孟轲眉头一皱,大声的喝问。

    屠灵的表情很痛苦,眸子中绽放着哀求以及留恋的神光,他努力的抬起手指了指脑袋,又摸摸了心脏。似乎想要表达些什么。但大张的嘴巴却没有丝毫的音节传出。

    突然,鸿钧眉头一皱,一股不好的预感跃上心头,他眸中精光一闪。大声呵道:“速退。他们要自爆!”

    “哈哈哈。自爆?你们不配!祭灵,启!”山君仰天狂啸,一股莫名的紫色咒文力量。从他身上喷薄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嘭!”

    除了山君,其余几名逐道者的身体在膨胀到了极限之后,骤然爆裂。

    整个古战场彻底暴乱了!

    所有两方修士的血肉尸体,在这滔天的爆炸中冲上了云霄,磅礴的天地灵气将它们碾成了粉尘,飘散于虚空。

    古战场骤然一空,先前的血红与腥臭消失无踪,原地只有五道灿烂的金光,在漆黑的星域下勾勒出一个散发着无穷魔威的太古法阵。

    从自爆的边缘硬生生拉回一条性命的天王山君,修为已经狂掉到了圣人之境,他那黑袍下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一抹刺目的乌光似匹练般遁出,缭绕着山君的躯体聊会旋转。

    突然,星域中响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低吟:“伟大的尊主,法则与秩序的统治者,您卑微的仆人召唤您,请求您降临此地,灭尽诸天!祭灵,出!”

    那一缕匹练一般的乌光骤然飞腾而起,直射向那一座金光灿灿的太古法阵。

    “咚!”的一声轻响,乌光落在了法阵的正中。

    原来,那乌光竟然是是一朵通体漆黑的二十四品莲花,莲花邪异而古朴,散发着沧桑的古意,快速的放大。

    这是什么东西,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呆。

    “灭世黑莲?不对,黑莲只有十二品,这东西竟然花开二十四品,到底是什么东西?”鸿钧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变得难看无比。

    而被鸿钧点醒了第一衍纪记忆的扬眉和玄狐,心中也出现了莫名的危机感。

    他们是第一衍纪留存的混沌魔神,可以说参加了三次的龙汉大劫,对于罗睺印象深刻,所以此刻都极度的紧张。

    “尊主,现身吧!您卑微的仆人在召唤您!”山君激动的浑身颤抖,仅剩的毁灭规则之力急剧波动了起来。

    他口中开始吟诵咒语,一个又一个古老的大道符文飞出,烙印在那法阵之上,而后迅捷无比地注入了那座古朴的魔莲上。

    那座魔莲开始不断地放大,到了方圆五丈左右的时候方才停住,悬停在法阵之上,绽放着乌亮的光泽,散发着磅礴的道韵。

    “轰!”

    无尽星空之上,突然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无穷的紫色光华从天穹之上飞驰而下,直达魔莲之上。

    隐约间,众圣看到了一道虚幻的影子出现在魔莲之上,一袭紫色长袍,看不清面容。

    随着时间的推移,紫色的光华越来越淡,而那道紫色的身形却是越来愈清晰,待到紫光完全消散,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从紫袍身影上冲霄而起,威压四野。

    “桀桀桀,真是睡了一个好觉啊!”紫袍身影转过了身子,这是一个长的邪异俊美的少年郎,一袭紫色长袍加身,整个人透着一股让人为之动容的魔性。

    看到这紫袍人,山君当即飞临其身侧,拜倒于地,恭敬行礼:“您最卑微的仆人山君,见过尊主!”

    “嗯!”紫袍人微微颔首,探出手指,射出一道漆黑的魔气钻进了山君的脑际。

    半晌之后,紫袍人眸子中露出一丝怒火,道:“该死的废物,损失了老祖我亿万大军,竟然还有脸活着,去死吧!”

    说着,他手上满布着恐怖的黑色毁灭魔气,一巴掌拍在了山君的天灵盖上,登时将他的脑袋连同元神一起拍了个粉碎。

    可怜的山君,甚至都没来得及求饶。就命丧当场。

    轻轻拍了拍手掌,紫袍人扭头看向了鸿钧等人,道:“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魔祖罗睺!”鸿钧,扬眉以及玄狐全都面色难看,这四个字更是吐字如钟。

    “什么?”众圣被惊的毛骨悚然,全身的汗毛更是瞬间乍起,“他,他不是早就陨落了吗?”

    “哎呀呀,没想到还有人记得老祖我。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啊!”罗睺面上带着邪异的笑容。看着众圣道:“小家伙们,听你们的意思,这一衍纪的罗睺似乎已经死了,而且还死得很惨啊!虽说我不想为那个废物报仇。但是我并不介意彻底毁了盘古一手开辟的大千世界!”

    众圣仍是那副震撼莫名的样子。没有反驳。

    “罗睺。你是怎么逃过第一衍纪的大破灭的!”鸿钧面色凝重的看着罗睺,道:“按照大道之基的记忆,你应该已经陨落了才是。怎么可能还活到第三衍纪?”

    “桀桀桀,这就要感谢你们了!”罗睺怪笑了起来,道:“如果不是你们逼的我以身化域外天魔,我怎可能会在域外找到一枚混沌黑莲的莲子。相比起原本的灭世黑莲,这混沌黑莲可是重塑道体的最佳炼材!”

    “如此,老祖我重新化形而出,并且一路顺风顺水的修到了圣人颠峰之境。也因此,我躲过了第一衍纪的大破灭之劫!自第一衍纪之后,我修为一路飙升,直到现在卡在了天道境巅峰!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啊?”

    “哼,是很意外!没想到你罗老魔也有这么好的运道!”扬眉挑了挑长眉,冷哼道。

    “桀桀桀,以我现在的力量,你们根本就不是对手!”罗睺不在意杨眉的挑衅,而是轻蔑地看着众人,道:“鸿钧,老祖我现在给你们个机会!如果你愿意亲手毁了大千界,并且把大道之基献给老祖我,我就放你们,以及这些小家伙们一条生路!”

    鸿钧没有说话,而是手中光华一闪,现出了一枚缺失了一角的莹润玉碟,甩出一道璀璨的空间规则之刃,劈向了罗睺,以行动回答了罗睺。

    空间之刃锋锐无匹,比之平时的空间规则不知道威能大了多少倍。

    “哦,造化玉碟吗?不过,根本就不够看的!”

    罗睺冷哼了一声,脚下轻轻一踩魔莲,一片莲瓣飞腾而起,于虚空中放大,化成了一柄乌黑的长剑,对着空间之刃刺了过去。

    “噗!”

    一道轻微的声音传来,乌黑的长剑很是轻松的刺穿了空间之刃,去势不减地飞向了造化玉碟,飞向了道祖鸿钧。

    鸿钧根本无惧,手中印决一闪,点出了一枚大道符文烙印进了造化玉碟当中。

    “轰!”

    一道莹白的雷电从玉碟中飞射而出,迎向了漆黑长剑。

    没有声响传来,也没有任何的璀璨光华,雷电将漆黑长剑直接崩飞了出去,重新化成了莲瓣,接在了二十四品魔莲之上。

    “有点意思了!”罗睺冷笑,一双白皙的大手缭绕着魔气,连连在虚空中舞动,随后猛地一抬。

    “哧!哧!哧!”

    一连数道破空声响起,十二枚漆黑的莲瓣飞腾而起,化成一口口长刀劈了过去。

    这一次更为恐怖,那些长刀之外缭绕着乌亮的刀芒,刀芒撕裂开了星空宇宙,将整个古战场都笼罩了起来,无匹的毁灭规则之力毁灭了远空的大星,要将鸿钧等人尽数斩灭。

    “该死的!”

    众圣面色大变,面对这无匹的刀芒,就连他们都不敢说能够硬抗,只能借助灵宝之威来抵御,就更别提那些圣境之下的修士们了。

    就在各方势力的大能们,想要释放出一件件防御至宝来守护门人弟子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袖里乾坤!”

    只见远空一位头顶着一卷对襟开的卷轴,身着浅黄色道袍,生的面如冠玉,颔下三尺美髯飘飘的道人,大袖连连甩动,把所有参战的修士们全都装进了袖中。

    “多谢镇元道友!”

    众圣心下松了口气,齐齐对甩出袖里乾坤的镇元大仙道谢。

    镇元子轻捋颔下美髯。道:“诸位道友毋须如此!”

    ……

    不远处,鸿钧面色凝重无比,再次一指头顶的造化玉碟,一只古拙的青铜鼓从造化玉碟中掉了下来。

    鸿钧接住青铜鼓,没有丝毫犹豫地敲击了起来。

    “咚咚咚~~~”

    一声声有节奏的轰鸣传来,将整个星空震得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纹,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从空间裂缝中溢了出来。

    而后,无穷无尽的声波夹杂在混沌之气中,如同一道道光圈一般。扩散向四面八方。

    满空的雪亮刀芒接触到光圈。无声息的湮灭,而那些锋利的长刀却仍旧破开了层层阻碍,向着造化玉碟以及鸿钧等人劈斩而去。

    鸿钧手中的敲击变得越来越快,节奏也从低沉转变成了杀伐暴怒。

    声波开始渐渐化形。竟然形成了十二柄巨大无比的刀剑斧凿。对着那些漆黑的长刀迎击了过去。

    “轰隆隆!”

    两方刀戈同时相触。发出毁天灭地的嗡鸣,整个宇宙星空终于支撑不住了,当场崩裂。出现了一道道恐怖到无边的虚空裂缝,裂缝之后的混沌晶壁上,缝隙如同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

    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从晶壁上的裂缝疯狂地宣泄了进来,冲击的一部分星辰,化成了粉尘,在虚空中飘飘荡荡地远去。

    远空站立在魔莲上的罗睺,嘴角刮起了一丝邪异的笑容,轻吟道:“鸿钧老贼,你与我斗了三个衍纪,今朝我就送你上路!”

    话音刚落,罗睺猛地一拍胸口,一枚像是锥子一样的灵宝飘荡而出,观其威压,明显又是一件天道尊宝。

    “戮神锥啊戮神锥,你就去为本尊宣泄这三个衍纪的仇恨吧!神锥戮圣,去!”

    罗睺在戮神锥上喷出了一口无上魔气,毁灭规则之力猛的灌注进椎体,大手一挥,戮神锥隐去了形体,向着鸿钧飞驰而去。

    正在以青铜鼓音对抗无量长刀的鸿钧,眉心突然剧烈跳动了起来,一股没来由的心悸感从心头升起。

    他下意识的往右偏移了一步,突然感觉左臂一痛,随后一股恐怖的毁灭规则之力,沿着左臂向着天灵中枢疯狂攀爬。

    “不好,是戮神锥!”

    鸿钧面色狂变,凝聚起全身的真元,奋力敲击了铜鼓最后一下,将那些天刀尽数崩退,而后右手对着左肩膀一阵敲击,无穷的规则之力狂涌,将那股毁灭规则之力给驱逐了出去。

    脸色苍白如纸的鸿钧,看着远方笑吟吟的罗睺,感觉麻烦大了,弄不好众人今天全部都要陨落在这里。

    “啧啧,戮神锥的滋味怎么样啊,老朋友?”罗睺手中轻轻抚摸着初建功勋的戮神锥,满脸的轻松随意。

    “咳咳……”嘴角咳出一丝丝血迹的鸿钧,铁青着面孔瞪着罗睺,眸中却是显得焦躁无比。

    “怎么,还在想着有人来救你们吗?”罗睺看到鸿钧眸中的焦躁,癫狂地大笑了起来:“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们那个去走通天之路的小队,已经陨落在域外时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罗睺话音方落,众圣的脸色就变了,他们脸色苍白的相互对望了一眼,眸中出现了死寂般的灰色。

    “唰!”

    就在这时,一道狂风席卷天地,紧接着一名身着白色道袍,面容模糊不清的道人,出现在古战场之上。

    鸿钧面色一喜,缓缓飞临其身侧,稽首道:“鸿钧见过道尊!”

    逍遥道尊点点头,扭头看了罗睺一眼,突然出手如电地一掌拍在了鸿钧的胸口。

    这一掌囊括了十大铁则之力,就如同一名巅峰圣人的全力一击,直接将鸿钧的胸口打的凹陷了下去,口中喷吐着鲜血倒飞了出去。

    鸿钧眸中透着惊愕、震撼、痛苦……种种神色不一而足。

    而站在远空的众圣,显然也被这一幕给弄得震惊无比,先是第一衍纪的罗睺强势降临,后是守护盘古大千界足足三个衍纪的逍遥道尊突然反戈,这一幕幕发生的太过突然,让众圣根本没有时间来反映。

    杨眉和玄狐也是震惊莫名,不过他们本来就对逍遥道尊不怎么感冒,见到他突然出手重伤鸿钧,连忙赶了过去,将鸿钧扶了起来,助其将体内的十大铁则之力驱逐了出去。

    遭逢两次重创,实力锐减的鸿钧,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道白色身形,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盘古大千界?”

    “桀桀桀!你看看我是谁?”

    逍遥道尊怪笑了起来,声音竟然从苍老变得清亮如少年一般,他大手一挥,一抹脸上的白雾,一张与魔祖罗睺一模一样的面容出现在众人面前。

    “罗睺!”众圣齐齐惊呼。

    鸿钧、扬眉以及玄狐也是一副震惊不已的样子。

    “不,不可能的!”鸿钧心神差点失守,稳固的道心第一次出现了波动。

    “桀桀桀,是不是很奇怪?”白袍罗睺笑道:“第二衍纪结束之后,我偶然从域外回到了寰宇混沌宇宙中,在寻找大道之基的时候,竟然发现了逍遥那个老东西。而且那老货受第二衍纪大破灭波及,修为只剩下了圣人后期。”

    “我将其抓了起来,本想追问大道之基所在,谁想这老家伙竟然自灭元神。我努力搜寻其记忆,发现所有有关大道之基的记忆都变成了一片空白。于是我就用分魂之术,把这老东西练成了分身,打算利用他在第三衍纪破灭之际找到大道之基!可惜啊,还是功亏一篑了!”

    “好深沉的算计!”众圣闻言,齐齐心寒。(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