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297章 抢走北北五更

作者:温暖如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恒生有些发狂,红了眼。

    宁涛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居然对自己昏迷的父亲说这种话,你tm还是个人么?

    禽兽,一头没人性的东西!

    哪怕他和张家有仇,是外人,那下手也是有分寸,更做好了随时救治的准备。

    一个病弱老人,他也下不去狠手。

    但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却是在这种时候叫他老东西,为了什么利益不让他死,真搞不懂这些疯狂的想法,令人发指。

    宋医生却是没顾这些,此刻他一脸恐惧的看着老爷子,以他多年行医的经验来看,这个老头怕是多半要踏入阎王的大门了。

    好像……是因为他,

    但…但这根本不可能啊。

    他只是注射了一些镇定剂,就算是大剂量的镇定剂,那也是掌握好了分寸的,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竟会害死人……

    张恒生发了疯,情绪失控,不断的摇晃着张老爷子,好像摇的不是人,而是木头。

    口中不停的怒骂,嘶吼。

    宋医生回过神,双眼瞪直,不管情况究竟怎么样,他觉得他应该是说不清了。

    得罪了宁家,又莫名得罪了张家,难道这是老天注定要亡他么,我不甘心。

    只见他脚步后腿,见没人看他,当即就朝门口窜去,还撞到了进来的林北北。

    后者一脸气恼,一个神医你这么莽撞干什么,慌慌张张,就像做贼似的。

    走进去,一眼就见到了张恒生像是在摇摆木头一样摇晃着老爷子,拼命呼唤。

    她美眸一缩,像是体悟了什么,连忙向身后去看,却发现张明远像提小鸡一样将宋神医还有石主任全都提了进来。

    “噗通……啊……嘶……!”

    二人摔得很痛,尤其是碰到伤口。

    但张明远却看到自己的爷爷,父亲,那种丧心病狂的疯狂,没有人性的冷漠。

    脸色泛白,眼神阴冷,根本没有太大的波澜,只见他一脚将宋神医踢过去,狠厉道:“说,你对我家老头子做了什么?”

    宋神医吃痛,哭诉道:“我…我什么也没做啊,只是注射了一些镇定剂而已。”

    忽然,张恒生掐住他的脖子,红着眼睛嘶吼道:“你个狗东西,是不是别人派你来故意害老东西的,这是不是阴谋?”

    “咳咳……不…不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意外,”宋医生哭丧着道。

    张恒生扭曲吼道:“赶紧给我救人,要是敢让老东西死,我也让你生不如死。”

    石主任都快吓尿了,哆嗦道:“宋…宋医生,你快救啊,我还不想死啊。”

    “哈哈……哈哈……,”宋医生忽然仰天疯笑,似哭笑道:“救不回来了,救不回来了,神仙也救不了了,哈哈……完了。”

    张恒生气的肌肉颤抖,口中凄厉道:“我掐死你个狗东西,掐死你……”

    张明远见状,略微沉神,但也没有去阻止,就这么漠着一张脸淡淡的看着。

    宋医生被掐得双眼翻白,居然在最后的关头看到了宁涛,那一脸的无情冷漠,让他仿佛明白了,艰难道:“是…是……你。”

    “扑通!”

    一具脸色黑青的尸体,摔倒在地。

    石主任瞪大双眼,手脚冰凉,忽然感觉头顶多了一只手,一用力,看到了背后。

    “扑通!”

    又一具尸体,死在了这儿。

    林北北瞪大美眸,张着红唇紧颤抖,即便被蛊惑心狠,一颗心也始终有着本性。

    不忍,复杂,莫名的涌上心头。

    她刚想要开口怒斥什么,却被张明远一胳膊推到墙角,让她的头部都受到撞击。

    “婊子就别碍事,老实呆着,再把你那高傲的公主自尊给我收好了,别让我一怒之下宰了你,”张明远背着她冰冷道。

    林北北头晕目眩,视线竟然模糊,而那眼神中的异彩,居然被震散许多。

    露出了一丝丝清明的本色……

    我…我……怎么了……

    张明远迈步挡在了宁涛面前,嘴角还带着浅浅的阴冷笑容,森然道:“我很想知道,炎大师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

    说着,一只手放在了宁涛的肩膀上,一股阴冷飘渺的可怕气息散开,让人恐惧。

    “呼!”

    宁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此刻的他已经动了八成的怒火,还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把你的爪子,给我……撒开!”

    一声怒吼如太古霸王龙的咆哮,随之爆发了浩瀚恐怖的气势爆发,就像一片平静的汪洋掀起滔天海浪,能够淹没一切。

    相比之张明远的气息,多了一分霸道,一分狂妄,还有霸王龙看向蝼蚁的眼神。

    张明远心神惧惊,之前那种得意的小心理完全收起,忽然想起他乃是一种大修士。

    s首发!

    自己这点道行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可笑的是,他刚才居然还搞威胁他,手中没有现代化武器,居然敢跟大修士叫板?

    找死,

    抬手间皆可灭杀自己!

    “咔嚓!”

    没看清怎么出手,胳膊断了,以不可思议的程度扭曲,肩骨头都凸显了出来。

    “啊啊……手…我的手……!”

    张明远惨叫起来,直接倒在了地上,捂着胳膊翻滚,这才清楚二人之间的大差距。

    张恒生大惊,他可以不在乎老东西,但必须在乎儿子,因为这可是他唯一的子嗣。

    “你…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杀人,不出片刻,国安部就能包围这里,你也要和我们一起陪葬,”只见他怒目咆哮道。

    然而,宁涛并没有去理会他们,反而自顾自地迈步走到老爷子面前,面露怜悯。

    英勇了一世,辉煌了一世,最终却落个这种下场,可怜之处也必有可恨之处。

    一枚灵丹出现在手中,使其吞服,柔和的灵力指引他扩散,瞬间就占据了主导。

    许久后,身体机能稳定了,但是没有苏醒,这时候倒是和宁老爷子有些相像。

    只要老人想活,外界呼唤足够,相信这位张老爷子要想醒过来的话,应该不难。

    。

    “你毕竟也是因我而气,曾经之因,我还今日之果,生死如何,就看你自己了,”嘴中喃喃地说出这句话,好似随风而散。

    只见宁涛毅然转身,没有去理会张家父子,直接将迷茫的林北北拦腰抱起,传出了一道声音,道:“我的条件就是她。”

    “人我给你救了,你我互不相欠。”

    说完后,霸气的踹开房门,大步的离去,留下了一个曾经十分熟悉的背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