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0628 理由只有一个

作者:自由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鲜血滴落在白皑皑的积雪上,艳丽的犹如妖冶的曼珠沙华……

    望影因为担心红枫,心头一紧,泄了一股内劲,这时顿觉头顶的压力直接盖过来,暗道:“不好了……”本想用移身术快点离开,可是这时候身上已经被藤蔓紧紧的缠住,就算是有再高的法力也不可能会在短时间内解除藤蔓,快速的移走身体……

    就在望影打算奋力一搏的时候,那道急速压过来的黑影却突然间一抖,随后便想起痛苦的声音:“莫安,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躲着这些人类吗?你让我放过他们,难道我忘记了,当初是谁逼得我们走投无路的?是谁将你逼下悬崖,让我们永远都见不到一面?这都是该死的精灵和人类,因为有了他们的私心,这个世界才会变得如此浑浊不堪……”

    那些藤蔓快速的褪去,钻入积雪中,很快就不见了。

    而那黑影也快速的往后褪去,很快就变成之前的黑雾……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度秘的怨灵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退让?莫安公主来了吗?他不是不能和莫安公主的幽魂碰面吗?

    当思绪渐渐的清晰时,他很快就明白了,度秘的怨灵突然间放手并不是有了善念,而是莫安公主的幽魂来了,他怕伤害到莫安公主的幽魂,所以才会选择不得已的退让……

    可是莫安公主怎么会突然间到这里来呢?难道她也是受了红宝石项链的吸引吗?仔细再想想红枫得到红宝石项链的过程,根本就不是一个偶然的过程,当初是在雪地的一条印记引着红枫去的山洞,可是这片大山中还会有谁知道红宝石项链在那个山洞里呢?

    莫非这个人就是莫安公主吗?假设这个人就是莫安公主,。她故意引红枫找到这条红宝石项链,然后再借由这条红宝石项链引出度秘的怨灵,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道是想让我将度秘的怨灵收服吗?一想,是绝对有这种可能的,只要将度秘的怨灵收服了,这怨灵就再也不是怨灵了,有可能变成一条普通的游魂而已,到时候,莫安公主的游魂就可以和度秘的幽魂在一起了,即便是做孤魂野鬼,也比生生世世的孤寂的飘荡在山间的好……

    心念一闪,望影顾不得红枫,直接朝着那快速散去的黑雾追过去,手中银光激射而出,留下闪闪的亮光,几乎将天空的星辰之光都给比了过去,“度秘,你往哪里逃?不管你逃到哪里,莫安公主的幽魂就会追到哪里,你明白这是为什么吗?因为莫安公主已经厌倦了这上万年来的寂寞,她不想自己像一个空洞的幽魂飘荡这里,她不想明明知道你在附近,却又非得躲着你,这种痛苦她已经承受了上万年,哪怕是她只是一只幽魂也无法去承受轮回一般的寂寥,度秘,你是不是想逼得她魂飞魄散……”

    望影清冷的声音在山林之中响起,那双俊眸透着一抹真诚,瞳眸之中闪过一抹幽蓝之色,这一缕颜色最初闪入他眼眸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可是想通了一切之后,立刻就明白这应该是莫安公主的幽魂了。

    前面的黑雾突然间放慢了速度,度秘阴冷的声音恼怒道:“你又不是莫安,你怎么会知道莫安的心里到底想的什么?我已经放过你了,你还像疯狗一样咬着我不放,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我今日放过你,只不过是懒得动手,我只要动一动手指头,你照样会灰飞烟灭,永生永世都不可能投胎转世……”

    望影也放慢了脚步,回头对跟在身后的那一抹幽蓝之色说道:“莫安公主,请您稍安勿躁,您这么跟过来,到最后会伤了最爱之人的心,如果您相信我的话,就先让我试一试,如果我能够说服度秘的话,您就不需要采用这么极端的方法了……”

    那缕幽蓝之色真的是莫安公主的幽魂,她突然停止了向前移动,站在了原地,远远的望去,这抹幽蓝之色炫灿诡异,同时也有着孤芳自赏的落寞与悲戚。

    望影放心了,然后加快脚步朝黑雾靠近,这时候黑雾也已经停在了原地,并没有往前逃走的打算了,事实上,他不不惧怕望影,他惧怕的是自己的存在会导致莫安的魂飞魄散,“我倒是想听听你会如何来说服我?这上万年,想要消灭我的人类和精灵不计其数,每一个都将杀死我作为终极目标,倒是没有一个人想要说服我束手就擒的,我是既好奇,又觉得新鲜……”

    声音阴冷,隐含着愤怒,嘲讽的意味浓烈……

    “我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情字,我知道你作为怨灵存在于这片山林之中上万年,就是因为这里有着你和莫安公斤住的美好回忆,还有,莫安公主的幽魂也一直在这里,你们都没有选择离开,去投胎转世,再世为人,都是因为放不下对彼此的情义,可是,不管作为魂魄你们还有多久的时间,哪怕是和这个世界一样的长久,但是无尽的等待会让人绝望,痛苦,纠结,矛盾,这所有的掺杂在一起就是痛苦的煎熬,想必你深有体会对不对?难道你就想这么一直的飘荡在这山林之中吗?你是功力的强大的怨灵,你还可以用杀死人类和精灵来解除自己的心头之恨,让这种煎熬的日子还可以泄恨来增加一点继续下去的勇气,可是你有没有替莫安公主想过,她不过是需要你垂怜和爱惜的女子,那怕是她变成了幽魂,也不过是活在着山林之中很脆弱的一个存在,脆弱到一感觉到你的存在就必须快速的逃离……你让她生生世世过这种日子,你真的能够安心吗?”

    “你胡说,你又不是莫安,你怎么会知道她内心真实的想法?我虽然见不到莫安,她也见不到我,可是我们一直都是心意相通的,虽然不能够见面,却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存在也是一种幸福,我相信莫安想的跟我一样,她根本就不在乎能不能够和我见面,我们已经在这座山上徘徊了上万年,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