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461章 乡愁是一张价值388的船票

作者:无能的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气转凉,信风转向,赤脊山脉的枫树红了,丹莫罗的高山冻麦黄了,在这金秋送爽的日子里,铁炉堡王家卫队摆出延绵数里的隆重的阵型,迎接联盟的使者到来。

    毕竟,铜须矮人在盟约上签了字。

    毕竟,被兽人堵在山上的日子是那么的难熬。

    毕竟,那是代表了联盟的使节。

    麦格尼没有对卡洛斯透露,他会摆开如此大的排场,而铁与血的气息,深深的震撼了洛丹伦的来客。

    “卡洛斯陛下……”

    “元帅忙于公事,已经数日没有休息了,这样的场面活儿我们底下的人办好就行了,不敢打扰陛下。男爵您舟马劳顿,先休息片刻,晚上再安排见面吧。”

    “嗯……也好。”

    敢于上战场的勇士早就被征召一空了,斯莫顿男爵已经是洛丹伦贵族里胆子顶大的一号人物,却也被联盟勇士们的军容所震撼,一时失了主意。

    来的时候设想中与卡洛斯的言语交锋,揣摩心理的暗战根本没有发生,因为奥特兰克的国王根本没有在欢迎仪式上见他。

    离晚宴还有整整一下午的时间,男爵虽然好奇铁炉堡独具风格的美轮美奂,却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游历上面,草草的参观了一下流淌着熔岩的铁炉堡大熔炉,甚至连侏儒们居住的工匠区都没有见识片刻,男爵马不停蹄的前往军营,希望听取“自己人”军官的说法。

    情报,不仅男爵需要情报,洛丹伦真正的大佬们也需要情报,所有人都迫切的希望得到最真实最具体的情报。

    卡洛斯冷眼旁观着这一切,没有干涉,也不想阻挠。

    战争还没有结束,大局已定的潜台词等于你翻给我看!

    如果真的以为燃烧平原一战打赢了,联盟就可以赶猪咯,卡洛斯还真的怕奥格瑞姆嘴里嚷嚷着I,Can,翻!然后一波神操作,卷土重来。

    所以这几日,卡洛斯虽然身体享受着久违的轻松,精神却依然紧绷。

    尤其是涉及前线几万人的调度,文案工作不敢落下。

    那一场大战,严重透支了联盟的物资库存,现在的实际情况就是卡洛斯根本满足不了联盟整体推进的后勤压力。

    继续在铁炉堡一线保持如此庞大的军队规模,联盟恐怕要崩溃了。

    要不是矮人们有了收成,在粮食上可以反哺人类,就靠被兽人搜刮了好几遍的赤脊山,前线的军队恐怕要吃草了。

    除恶务尽,对部落的军事压迫不能停。

    量力而行,冗余的兵力要回收。

    卡洛斯与铁马兄弟会的骨干们商讨过后,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

    以暴风城复国势力为骨干,联盟在艾尔文森林一带保留最少三万人的正规军,用来肃清兽人,其余的将士,都应该回国了。

    这是最经济也最合理的方案,是所有人都可以认同且欣然接受的方案。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方案不能由卡洛斯提出。

    原因也不难懂,因为猜忌而引起的笑话罢了。

    此时此刻,卡洛斯任何的行动言论都会被过度解读,任何真心实意的想法到了其他人那里都会被利益渲染上其他颜色。

    所以卡洛斯不想见斯莫顿男爵。这位使节卡洛斯认识,人不讨厌,说话也算风趣,唯一的缺陷就是太会做人,不会做事,信奉站队比战斗更重要的政治哲学。

    所以卡洛斯需要等,等乌瑟尔,等图拉扬从前线赶回来。

    哪怕是面对面坐着,卡洛斯也需要有中间人传话。

    否则,因为内斗而将大好形势毁了,那些流血流泪的牺牲算什么?

    更加重要的是,卡洛斯需要知道戴林.普罗德摩尔是个什么态度。

    洛丹伦七国,奥特兰克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一向独善其身;激流堡政权空有广袤的土地,却受困于历史残局,人口一直在缓慢流失,毕竟希尔布莱德丘陵以北的气候要优越于阿拉希高原;达拉然作为法师王国,独立的城邦,看似强大,根基却不牢靠,安东尼达斯也不是什么野心家,更多的时候都是绝对的中立派,独善其身;真正的大国,实际上的联盟领头人,是吉尔尼斯与洛丹伦王国。

    没有放弃银松森林的吉尔尼斯,国土面积是与洛丹伦王国不相上下的大国。

    但是也是因为地理位置,吉尔尼斯在战争中的损伤也远远大于洛丹伦。

    这次的风波中,卡洛斯用屁股想也知道主要的矛盾之一就是洛丹伦的贵族与吉尔尼斯的领主们别说分赃了,连画饼都没有画圆。

    吉恩.格雷迈恩不是个坏人,有些偏执,却敢于担当。但是任何一位国王,都不可能真正的为所欲为。泰瑞纳斯会被洛丹伦的贵族们连手算计,吉恩也要对臣下负责。

    所以代表库尔提拉斯的戴林.普罗德摩尔的态度就非常关键了。

    同时,库尔提拉斯独特的地理因素也让海军上将的地位变的超然。

    与斯莫顿男爵的会面,是政治游戏的一部分,而与戴林的通讯,才是决定卡洛斯下一步怎么走的真正关键。

    如果得不到海军上将的支持,想要维持战线,卡洛斯就必须从希尔布莱德过索拉丁之墙走阿拉希高原,再通过跨海大桥经过湿地漫长的山路运送物资。

    这明显超出了卡洛斯的能力范围。

    所以,已经决心要退一步的卡洛斯,准备为这场谢幕戏献上最高的演技。

    而这一切,需要海军上将的配合。

    一下午的时间,斯莫顿男爵见识到了战争的惨烈,伤兵营的景象让他回忆起了兽人跨海而来时的阵势,从“自己人”口中,男爵明白了奥特兰克的国王在前线都干了什么。

    这是一位“跟我上”的猛男,而不是一位“给我冲”的指挥官。

    几乎所有男爵询问的士兵都对卡洛斯抱有敬意,这让男爵端正了自己的态度。

    以势压人恐怕是办不到了,有前线联盟将士的爱戴,卡洛斯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现在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谈感情。

    所以当乌瑟尔和图拉扬联袂回归铁炉堡时,男爵欣喜若狂,认为自己的运气来了。

    分开谈话,却让男爵非常的难堪。

    乌瑟尔沉着脸告诉斯莫顿说:“卡洛斯不是那样的人,泰瑞纳斯陛下也不是那样的人,你不要乱嚼舌头。”

    而图拉扬直接一拳揍在肚子上令男爵把午饭吐了出来。

    “你是在侮辱我们这些为联盟舍生忘死的人。”

    两位根正苗红的洛丹伦臣民告诉了男爵什么叫做过命的战友情,受了气挨了揍的男爵更加相信,卡洛斯如果称帝,会得到联盟军队的支持。

    所以晚宴上,斯莫顿男爵的态度谦卑到近乎谄媚。

    但是该办的事情还是得办。

    当男爵双手奉上泰瑞纳斯签发的正式文书,所有人都将视线聚集到了卡洛斯身上。

    这不仅仅是卡洛斯的个人问题,更是所有联盟将士关心的问题。

    继续,还是不如归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