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185章

作者:田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致远一边闪躲一边意念一动。体内五层金壳全部放出。将全身上下紧紧地护住。

    “吼!!!”那虎影发出一声怒吼。向着李致远疯狂地冲撞上来。轰轰轰轰轰。一连撞破了李致远体外的五层金壳。最终被体表下的那层金壳给抵挡下来。

    虽如此。在那强劲的撞击力下。李致远的身体还是被撞得倒飞而起。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

    仙王凝气成象。

    象。不是大象。而是象形。

    说明白点。就是可以将真气幻化成各种猛兽的形状。以作攻击。比如安王爷的象形虎影。威力绝大。远不是仙圣级别所能硬抗的。

    何况这安国储已经达了仙王九象境。半步仙皇。那实力可不是盖的。他这重重的一击。如果换了别的仙圣级别修者。恐怕现在已经被轰杀当场了。所幸的是李致远是金钢体的炼体强者。硬生生地抵挡了安国储的雷霆一击。

    “万位环灵阵。催持仙皇。给我杀!!”

    李致远虽然受伤。但是并无大碍。他一边向后倒飞一边发号施令。

    万位环灵阵闻令轰轰启动。阵法变幻。变成了以一个将领为阵法主位的大阵。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阵位上的兵士一起将体内的灵力通过大阵输送到阵法主位上的将领的身上。最终这个阵法主位将领体内灵力轰轰爆涨。由一个仙尊迅速变成了一个仙皇境界。

    这仙皇境界的将领站在了李致远的身前。挡住了安国储。一脸的忠义之色。

    安国储一招击飞了李致远。正要上前结果掉李致远的性命。却见一个仙皇境的将领挡在了身前。而这个将领是他以前旧部。是他亲自提拔上来的将领。名叫胡波。

    安国储盯着。冷冷一笑。道“胡波。怎么?你还要跟我为难?”

    胡波面色不改。凛然道“安王爷。对不住了!”

    安国储紧紧地盯着胡波。目光收缩。道“胡波。你别忘记了。如果当初不是我的提拔。你能成为将领?!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李致远见状心头大急。生怕关键时刻生变。于是不失时机地大喝道“安国储。你意图谋反。大逆不道。人人得而诛之!”

    安国储不理会李致远。上前一步。指着王小强。道“胡波。去。杀了李致远。我提你当大统帅。再赏你一万颗上品丹药。还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对了。你不是喜欢美女吗?越地可是美女如云呀。本王承诺。越地的美女。任你挑选……”

    李致远的担心不无道理。这胡波是安王爷的旧部。面对旧主自然是碍手碍脚。现在安国储又提出了这么诱人的条件。胡波动心也在情理当中。

    不等安国储话音落地。李致远便嘲讽一笑。道“安国储。你就知道以利诱人。以色惑人。把手下兵将拉入欲`望的深渊。你怎么不关心一下兵将们的亲人呢?你知不知道。胡波的家人还在龙城呢。他的父母。妻子。孩子如果听到你这话。会骂你祖宗十八代……”

    安国储暴怒地指着李致远咆哮“小子。你给我住嘴!”

    胡波指着安国储怒喝“叛贼。你给我住嘴!!”

    安国储被胡波骂得有些懵了。愣愣地盯着他。“你。你骂我什么?”

    “我骂你判贼。安国储。我操你祖宗十八代!!”胡波指着安国储大骂起来。

    安国储弄不清楚。胡波对他的态度。为何转变得如此之快?

    其实他稍动一下脑子便会明白。李致远方才故意提到胡波的家人。表面上是对他安国储话的反驳。实际上却是在提醒胡波:你的父母。妻子。孩子可都在龙城呢。可都在我手中呢。你如果跟安国储当了叛军。那么你的家人可就要危险了!!

    胡波再大气。也大气不到抛家舍业、丢弃家人的地步。所以他直接就端明了观点。站在了李致远这一方。对安国储一通大骂。

    “去死!”安国储见无法说服胡波。便突发袭杀。双手一挥。象气滚滚涌动形成了两只虎影。一只向着胡波冲上。一只向着李致远扑了过去。

    李致远抵挡了安国储的雷霆一击后。受了伤。现在再无力抵挡。见状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株血莲。咬了半块吞下。剩下的半块仍旧丢入到须弥戒中。

    顿时。他体内的血气轰轰涌动。实力瞬间翻倍。他取出战神锤对着那扑上来的虎影。一锤砸出。

    轰!!

    虎影被砸碎开来。化为乌有。

    另一只扑向胡波的虎影。也被此刻已经是仙皇境界的胡波给轻松化解。

    这时。李致远只觉得体内血气轰轰膨胀。力量不断地催持着。他体内的伤很快就复原了。而且现在他还有一种想要发泄的欲`念。于是他手持战神锤、向着安国储。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胡波也向着安国储扑上。

    一个天才一般的李致远。一个仙皇境界的胡波。轰然合扑而上。

    安国储吓得屁滚尿流。手一挥打出一团象气。挡在身前。与此同时他身子向后疾飞。很快就没入到了那墙阵当中。消失不见。

    “统。统帅。要不要追!?”胡波见安国储逃走脸上悻悻的道。

    李致远摇摇头。又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胡波。你没有临阵变节。很好。日后我会提拔你的。但是。如果刚才你要是跟着安国储当了叛军。你想过后果吗?”

    胡波身子一抖。立即跪倒在地。恐慌而愧疚地道“统帅。我该死。我没有及时地出手对付安国储。请你饶恕我这一次。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李致远一把将他拉起。道“好了。起来吧。我要惩罚你。你现在已经没命了。不过你知道吗。如果刚才你临阵变节的话。第一个死的人。将是你……”

    胡波身子又一抖。吓得面如土色。

    李致远道“我李致远也不是傻子。安国储给我开出那么好的条件。我为什么不跟他干。道理很简单。安国储这人不可信。听说过过河拆桥吧?听说过卸磨杀驴吧!听说过飞鸟尽。良弓藏吧!!安国储是不是这样的人?你们都曾跟过他。心理自然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李致远最后这句话。是对胡波说的。也是对一万七千多的兵将说的。这一万七千兵将在听说了这话后。开始对安国储的人品进行是反刍。很快就得出结论。李致远说的是对的。安国储就是那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人。

    笔下读,哦。

    手机站: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