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暴露者死

作者:疯橘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同伊卡丽一样,唐斌自然也对左风十分信任,他当然不会认为左风会害自己,可是他对于伊卡丽手中的兽血精华,也是打从心底里恐惧。

    他曾经吸收过兽血精华,正是因为有过之前的经历,唐斌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当初改造身体的时候,唐斌虽然获得了巨大的好处,不论肉体还是修为上,都有着巨大的进步。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唐斌也亲身经历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如果将痛苦分为十级,那么当初左风身中除磷之毒的经历,完全有资格排在第十级。因为那种痛苦大部分人都无法熬过来,许多人会因为难熬的剧痛而选择自尽,少部分会因为单纯的痛而死亡,只有左风这种怪物才极为特殊的活了过来。

    按照这种方式来向下排,唐斌和伊卡丽经受的改造,其痛苦差不多可以达到七级,极限甚至是八级层次。

    与除磷之毒不同的是,当时左风用了几乎一天一夜的时间来撑过除磷之毒对身体的破坏和始终伴随着的剧痛。唐斌等人的改造,痛苦虽然剧烈,却只有短短的片刻光景。

    因为在兽血精华等发挥作用后不久,左风就开始动用珍贵的地之精华,帮助几人中兽血精华之中的狂暴之力。

    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中和了兽血精华的破坏和霸道的改造,同时也在修复鸠鸟之血其中的毒性,更是可以帮助改造者减轻痛苦。

    如今没有左风在身边,只有那样一瓶兽血精华,唐斌当然会感到郁闷。可是与生命比起来,即使再痛苦他也只能够硬抗下来了。

    拔去瓶塞,浓稠的黑色液体缓缓流入口中,一股腥膻及淡淡的酸臭味立刻在口中扩散开来,就是一旁的伊卡丽都不禁抬起衣袖遮住鼻子。

    这种兽血精华品质并不算太高,而且也不是当初左风那种通过阵法提炼出来的,那九阶凶兽的兽血精华。因此就是其中的味道,都能够分辨出优劣差异。

    唐斌咬着牙,将口中的粘稠液体勉强咽下,可是那种如浓痰一般的液体,却有着一部分就那么大大方方的黏在了舌根和喉咙周围。

    胃中一阵翻滚,唐斌险些将刚刚喝下的兽血精华,及隔夜的饭都一并吐出来,手却是在空中拼命的比划着。

    原本有些错愕不明所以,可随后伊卡丽就明白过来,匆忙取出一只水壶递了过去。唐斌此时眼角已经挂着因为恶心而浮现的泪水,伸手抓过水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刚刚放下水壶,想要喘口气的唐斌,脸色却是突然一变,随即豆大的汗珠已经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没有任何的预兆,几乎就是在那些兽血精华流入腹中的同时,就已经快速的消散开来,甚至比服用一些药物来的还要快,还要猛。

    那些兽血精华,仿佛有着极强的渗透作用,在被吞下后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向着唐斌的身体之内扩散开去,并且融合进入肉体之中。

    没有办法化解,更没有能力反抗,面对那些兽血精华的“大肆入侵”,他只能死死要紧牙关,承受着一波波如潮水般袭来的剧痛。

    先是胸口和两肩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随后是整个上半身都在不停的剧烈抖动,到了最后,唐斌甚至整个人都在不断的弹起。若不是伊卡丽手疾眼快将其按住,恐怕他早已经撞在床顶了。

    原本苍白如纸的脸色,此时变得猩红如血,然后开始渐渐变紫,最后皮肤下方如蛛网般的血管开始浮现并延伸扩散开,隐约可见其中流淌的仿佛是黑色的血液。

    见到这一幕伊卡丽并没有吃惊,只是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虽然对左风十分信任,但她依然对唐斌充满了担忧。

    现在的唐斌,外人根本帮不上忙,她只能努力的将唐斌死死的按住,让其不要因为剧痛而胡乱伤害了自己。一切都要等待着那些兽血精华起作用,也许是在这痛苦的过程中,也许是熬过这阵剧痛。

    没有真正尝试过的伊卡丽,自然也不清楚什么时候能结束,她只能够等待。两手虽然死死的抓住唐斌的身体,可是她的双眼却已经渐渐模糊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唐斌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若不是为了自己他也根本不用吃这么多的苦。这个来自草原大大咧咧的女子,此时被唐斌触动了内心中最为柔软的地方。

    ……

    茫然的摇了摇头,殷仲不解的问道:“小子见识不足,从未听过这个规则,还望岳使大人能够不吝赐教。”

    在刚刚的一段沉默之中,不知道老者是真的在思考和权衡,还是在调息恢复,此时脸色倒是比之前明显好了太多。

    “古荒帝国曾经有一种说法,在混乱的空间乱流之中,存在了无数个未知的空间。大部分空间无法确定其具体位置,甚至那些能够做远距离空间穿行的强悍人物,也未必能够锁定任何一处空间。

    而古荒之地的前辈,便将混乱的空间乱流,比作是一片黑暗森林。”

    听着老者的诉说,青年人脸上浮现的依然是不解,因为他不明白老者说的到底是什么,空间乱流为什么会与什么黑暗森林有关。

    只听老者继续讲述道:“在黑暗的森林之中,隐藏着无数的猎人,也有着各种不同的野兽。也许那些猎人拥有着捕猎的身份,可是在这样一片漆黑的森林中,猎人和猎物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角色互换。

    而且在这样的黑暗森林中,最为可怕的未必是那些野兽,威胁更大的恰恰就是那些猎人。因为猎人们明白,若是想要在森林中存活下去,不仅要对付那些野兽,更需要对付的是周围的猎人。

    因为野兽的攻击和反抗,是能够预先判断,或者说是猎人能够预先做好心里准备的。可是猎人的攻击便没那么简单了,尤其是当具有同样强大武器,以及熟练的狩猎技巧后,猎人与猎人之间才是最为危险的关系。”

    这种说法殷仲是第一次听说,即使听到现在,他依然没有真正搞清楚,面前老者究竟要传达什么。

    可是他知道老者的话很重要,所以一直在认真且努力的去记住对方讲的每一个字。隐约之间,他好像感觉到其中的一些特殊的意味,于是他听的更加认真了。

    顿了顿,老者面色沉凝的继续说道:“在这样的黑暗森林之中,随着不断的猎杀,存活下来的人们渐渐总结除了一条规则,一条适合生存的规则。”

    “最先暴露者,死!”

    听到老者刻意加重语气说出的话后,殷仲的双目不禁微微凸起,因为老者的话好似一道闷雷般响彻在他的心头,在这一刻他虽然还没有完全明白老者说什么,可是他却似乎捕捉到了那“黑暗森林法则”的关键。

    明显没有太多耐性的老者,也没有想要让青年人提问,自己再去解答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道。

    “存活下来的不论是猎人,或者是野兽,都小心的将自己藏匿起来。即使有的猎人发现了野兽,也再不会轻易的发动攻击。

    因为一旦他对猎物出手,那么伴随而来的,就是将要暴露自己的行藏,那么紧接着自己可能会遭到不只一个猎人的攻击。这便是黑暗森林法则的要旨,“不暴露自己”为生存的第一法则。”

    殷仲并非愚蠢之人,听了老者如此详细的一番叙述,他已经能够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原本他还筹划着一些说辞和建议,想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献出,可是听了老者如此说完后,殷仲也彻底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唐斌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随后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衫,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尴尬的红润之色。

    看着唐斌那被汗水浸透的衣衫,伊卡丽倒是丝毫不在意的从储晶内取出了一套,就那么随意的抛了过去。

    看到伊卡丽丝毫没有回避的打算,唐斌也是微微有些发窘,最后在唐斌带着恳求的目光注视下,伊卡丽这才嘟囔着背转过身去。

    伊卡丽小声嘀咕的时候,用的大草原上的古老语言,唐斌自小就生活在陷空之地周围,对大草原的语言丝毫不陌生。刚刚伊卡丽嘀咕着的话,是在嘲笑他是个胆小鬼,对于这种评价,唐斌也只能报以苦笑。

    在唐斌换衣服的时候,伊卡丽倒也没有闲着,简单将自己在那处老城区所见所闻,尤其是左风交代的那些话,详详细细的说给了唐斌。

    此时的唐斌已经挺过服用兽血精华后,最为痛苦的那一阵,现在的他虽然身体之内依旧不断传来痛楚,可是凭着他的意志已经能够忍耐。

    兽血精华带来的痛楚是巨大的,不过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现在的唐斌,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废人。之前他伤势虽然严重,可是至少还能够提聚灵气,可现在的他已经无法调动一丝一毫的灵气了。

    不过他却并未因此怀疑左风,因为他可以肯定,自己的伤势目前已经被完全控制,只不过想要解决自己如今毫无修为的状况,恐怕还要等左风亲自出手才可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