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投石指路

作者:疯橘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乎与唐斌本人同时察觉到其身体内的变化,伊卡丽惊讶的说道:“怎么会这样灵气完全不见了,难道这就是保住性命的办法?”

    一边说着,伊卡丽的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起来,她当初的确是恳求左风一定要保住唐斌的性命,却没有料到最后是如此结果。

    同样是修行之人,伊卡丽明白对于一名武者,对于一名达到育气期的强者,修为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恐怕很多人,面对失去修为,甚至会选择放弃生命。

    看到伊卡丽如此神色,唐斌却是微微一笑,说道:“这么悲观可不像平日的你,风城主既然让你用这兽血精华帮我疗伤,自然有他的道理。

    城主大人的能力深不可测,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解决,我的修为……他会帮我取回来的。”

    “你这是在安慰我?”伊卡丽半信半疑的说道。

    笑着摇了摇头,唐斌直接说道:“虽然无法阻止,可是之前我能够感受到,灵气似乎被融合进入兽血精华之中,然后分散到身体各处。如果彻底失去全部灵气,我的纳海应该会有一些感觉,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还不至于那么糟糕。”

    虽然如此说,实际上唐斌心底多少也有些没底,可是他却需要表现出从容的模样,以此来安慰伊卡丽。

    唐斌直接转开话题,说道:“城主大人让你带回来的人怎么样,他的伤势严重到什么程度?”

    就在两人所在的房间隔壁,术宰此时正如死人一般躺在床上,只有靠近嘴边,才能够隐约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呼吸。

    与那微弱的气息截然不同,术宰的身体时不时会剧烈的抽搐,若不是他的身体被绳子捆缚起来,恐怕早就已经从床上掉下。

    伊卡丽摇了摇头,说道:“城主大人让我使用那特殊的复体丸,一般人服用后就算不死,恐怕也会变成废人,费了如此大的劲将其带回来,真不想他就这么死过去。”

    听着伊卡丽的话,唐斌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城主大人行事一向难以预料,不过他既然让其服用那枚复体丸,我们只需要执行便可以。”

    点了点头,唐斌立刻又问道:“你刚刚为何匆匆去见段月瑶,要知道大白天去那里,还是会非常危险的。”

    “我当然知道,不过这一次去倒是非常安全,我刚刚不是告诉过你从那片防御森严的区域离开时,有人帮了我的大忙么。”

    不解的看着伊卡丽,唐斌一脸莫名的点了点头。

    伊卡丽微微一笑,说道:“那个帮我大忙的人,就是那位林队长大人,他可是拼着受伤帮我离开的那里。以他的状态返回醉香楼,估计所有人都会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立刻反应过来,唐斌赞许的看着伊卡丽说道:“不错,在这种时候能够冷静分析形势,这个时间去找段月瑶的确是最佳的时机。”

    接着唐斌的话头,伊卡丽说道:“虽然机会很好,不过我们见面也只有一刻钟。这段月瑶的确不同于普通女子,就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便对整个形势作出了完整的分析,城主大人对她的评价还真的没有夸大。”

    一开始唐斌对段月瑶赞不绝口的时候,伊卡丽明显心中有些不忿,可是如今却没有半点置疑。

    这种直爽的性格,正是伊卡丽最值得欣赏的优秀特质。许多人面对别人的优秀,不仅因为嫉妒等情绪无法正视对方,甚至还会以一种扭曲的心态进行诋毁。

    而伊卡丽不仅没有这种负面情绪,而且还能够反过来想虚心的听取对方的意见,这也是唐斌对伊卡丽产生好感的重要原因。

    一边回忆着两人见面时的对话,伊卡丽开口说道:“我告诉了城主大人提起的‘黑暗森林法则’后,段月瑶就想了片刻,就已经明白了城主的意思。

    她说,虽然这种规则是在描述空间乱流之中的情况,实际上现在的阔城,也可以看做是一片微小的黑暗森林。那些城中的势力,一个个就好像虎视眈眈的猎人,既小心的窥探着其他人,同时也在小心的隐匿着自己。

    看起来鬼画两家,彼此之间联手,可实际上就像森林法则中的猎人一样,他们彼此之间也同样保留着戒备之心。

    而现在的段月瑶他们,还有我们这些人,实际上就像稍微弱小一些的猎物。绝对要比其他势力更加小心,不然我们会是这片森林中最先被消灭的。”

    ……

    “我们是最弱小的,最容易被率先消灭?”殷仲满脸不解的望向对面的老者,在他看来,自己两人绝对应该是阔城最强的猎人,怎么到了老者口中就完全变了样子。

    带着讥讽之色看着面前的青年,老者脸上的神情反而略有和缓,说道:“我们原本当然不是最弱小的存在,可是就在昨天夜里,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阵法之中为我们留下的空间漏洞,如今已经被彻底修复,穿行于空间夹缝的方式已经无法使用。

    同时我因为空间崩塌,对自身的损伤非常严重,我在阔城之内修为上的绝对优势已经丧失。”

    “可是我们不是与画家有协议,那么至少我们还有画家这股力量,同时我们也可以利用画家来影响鬼家,这样……”

    没有说完,老者已经不耐烦的直接打断说道:“画家与我们的协议,如今还只存在于阔城之内。而且画家在护城阵法留下漏洞,已经是他们现在能够压下最多的筹码。

    如果让他们将现在阔城内的画家力量,全部集中在我们身上,相信以那位画形的谨慎,绝不会如此疯狂。如今的我不仅无法影响到画家,更是无法对鬼家造成任何影响。”

    听着老者的分析,青年人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以他们背后宗派的强大,本来根本不需要借助画家之力,可是碍于古荒之地的规则,他们也不得不像现在这般畏首畏尾。

    而且老者如今已经否定,不能告知宗派如今阔城的情况,尤其是老者重伤和护城阵法修复这两件事,那么他们两个人便只能够独自面对。

    “那我们现在该如何,难道就这样静等下去,这样恐怕会非常被动,尤其是我们对于暗处那伙势力还没有调查清楚,他们绝对是阔城最大的变数。”

    老者对青年人已经放下敌意,殷仲也是敢于开口说话,只不过态度依然十分恭敬。

    摇了摇头,老者殷岳皱眉说道:“这批人我从一开始就想调查,可是他们不仅隐藏的极深,而且应该在背后也有着不俗的背景。正因为对他们不了解,才愈发让我觉得不安。”

    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各方势力正处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也许那些势力不明白‘黑暗森林法则’,可是本能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让他们这个时候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我们必须要想个办法,打破这种平衡,或者说打破这种平静。”

    青年殷仲更加不解,望向老者说道:“大人刚刚才说过,现在的我们最为弱小,而且那‘黑暗森林法则’,不是说最先暴露的人,将会最先遭到攻击,那我们还……”

    “哼,愚蠢!”老者雪白的眉梢轻轻跳动,冷冷的怒斥了一句。

    青年人赶紧惶恐的低头,虽然他心中的确存在疑惑,不过之所以刻意将他自己都认为愚蠢的问题说出来,就是为了让老者生出同样的感觉,这样也才能让他更加安全。

    冷声呵斥后,老者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我们目前还是潜伏最深的,除了画家几乎没有任何人了解我们,甚至知晓我们存在的也只有那极少的几个人。

    那么我们现在至少还有一件事可做,就是在这片黑暗森林之中,丢出一块石头,只是投石的目的不是问路,而是为了指路。”

    ……

    “没错,不是打草惊蛇,估计满阔城的蛇现在都惊到了。她说这叫做‘投石指路’,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给出一个目标,那无数个隐藏着的,暴露在外的猎人,恐怕会一起向那处石落处发动攻击。”

    看着唐斌,伊卡丽摇头晃脑的解释道,虽然她几乎是在复述着段月瑶的话与分析,可依然带着几分洋洋得意的味道。

    她与唐斌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唐斌比自己智高一筹,如今虽然借助段月瑶,却至少让自己压过对方一头。

    看着伊卡丽此时的模样,唐斌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而是直接问道:“那段月瑶有没有说过,接下来我们应该将石头投向何处,或者说是她想要让哪一个目标最先暴露在众人眼前。”

    好整以暇的伊卡丽,故作深沉的轻轻咳了咳,似乎在扮着段月瑶当时的模样,故作高深的说道:“此刻最能引起注意,又最适合的目标,当然是林家。”

    “林家哪一支?”唐斌神色微变,急忙问道。

    伊卡丽伸出手来,向着隔壁房间轻轻指了指,唐斌随即会意。略微思考了一番后,便笑着点头,感叹道:“不愧是药家智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