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一信一人

作者:疯橘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轻轻一指,正是术宰此刻所在的房间,不需再多的解释,唐斌已经知晓了段月瑶所指的目标,就是那个林家的主系家族术家。

    虽然唐斌开始也在衡量对哪一方势力下手,可是当段月瑶借伊卡丽之口,点出了目标是术家后,他也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鬼画素王四家,在阔城是公开的存在,也许其本身的实力被隐藏,可是这四股力量却是实实在在的摆在了明面上。

    除此之外,隐伏在暗中的力量,也就是林家的两支人马,还有就是左风他们几个,以及那位不明身份的神秘炼神期强者。

    明面上的四大家族人马,彼此之间相互制衡,他们不会轻易有所行动,对他们下手意义不大,反而容易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那神秘的炼神期老者一伙人太过神秘,如今既不清楚他们的来历,更不知道他们在阔城之中的目的为何,根本无从下手。

    那么就只剩下了林家这两伙人,林队长那一支情况更加明朗,不仅了解对方落脚之处,其中更是有内应配合。

    可越是这样,反而不需要急着对他们下手,尤其是现在他们已经了解到,林队长一方的实力明显弱于术家那一伙人。

    既然是这样,那么摆在眼前的也就只剩下林家术姓一脉,这是在衡量完所有势力后,最后能够得到的最好目标,也可以说是那唯一的目标。

    稍微犹豫之后,唐斌立刻又追问道;“段姑娘是否指出,这石头该如何抛,或者说究竟用什么来作为石头。”

    “一封信!”伊卡丽脸上挂着笑容,似乎她对于段月瑶的手段非常满意。

    ……

    “一个人?”殷仲满脸不解,茫然地望着眼前的老者。

    老者殷岳刚刚讲诉的“黑暗森林法则”,他已经与眼前的阔城形势联系到一起,可是老者所制定的行动步骤,依旧让殷仲不明其意。

    此刻的老者殷岳,脸色已经明显好转,可是受伤所带来的苍白和虚弱,依旧无法完全掩盖下来。

    不过老者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之中,却隐隐有着饱经沧桑所带来的智慧。也许换了平时,老者根本不屑于对青年多做任何解释,可是现在情况不同,老者必须要借助青年的力量,所以他只能再说的清楚明白一些。

    “眼下的阔城处在一种平衡之中,如果不将这平衡打破,那么所有势力不论明的暗的,都无法展开行动。”

    青年虽然觉得老者这番话有些多余,既然明白了“黑暗森林法则”,他当然也明白了在这种环境下,聪明人都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面上依旧装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不断的轻轻点着头,配合着老者让其继续讲下去。

    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缓缓说道:“各方处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下,实际上暗地里都在积蓄着力量,精神也都处在高度的紧张中。一旦有特殊的‘意外’出现,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平衡将会被打破。

    而这个时候,就需要提前帮他们选择好一个宣泄的目标。同时这个目标要让他们认为,随之而来的行动不会打破现有的平衡。”

    这一段分析和讲述,虽然算不上清楚明白,可是青年人也并非是愚钝之人,顺着这个思路他也渐渐明白了老者的意图。

    略一沉吟,殷仲便试探着问道:“不知道岳使大人是否已经想好了目标,是您之前调查过的那些,还是我负责调查的那些,还是今夜那制造麻烦的一男一女。”

    当听到青年开始的话时,老者眼中划过一抹异色,因为自己还没有提到,对方却大概猜到了目标属于哪一方。

    可是当听完青年后面的话时,老者眼中的异色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轻蔑,冷声说道:“制造麻烦的并非是一男一女,如今也只有那一个女子而已。”

    似乎想起那女子后,触动了老者胸中的怒意,随即重重的咳嗽了数声,才继续说道:“四家联手修复大阵后,相信整个阔城的城防应该也会立刻加强,外面的人休想再轻易进入。

    只凭那一名育气期的女子,根本就搅不起什么风浪,当阔城局面稳定之时,翻手间就可以将之抹杀。”

    青年人表面不动声色,可是心中却在暗自冷笑嘀咕着。

    ‘还不是因为找不到对方,否则以你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又怎么会轻易放过那女子。什么到最后能轻易抹杀,最后还不是要在你的胯下受尽*。’

    心中虽然如此想着,殷仲表面上却谦虚的点了点头,故作恍然之状说道:“岳使大人成竹在胸,属下才疏智薄,只要按照大人指示办事便不会有问题。”

    对于青年的回答,老者殷岳倒是十分满意,像他这种强势之人,最讨厌手下之人背着自己自行一套,他要的就是服从和执行。

    “我需要一个人,准确的说我需要一个死人,现在我还没有想好这死人的身份,不过却已经想好了此人应该死在何处。嗯,容我再权衡一番吧。”老者略作沉吟,双眉紧锁的缓缓说道。

    听到老者如此说,殷仲不禁微感错愕,却不敢多言其他,俯身告辞就准备要离开。

    老者却是在青年即将离开前,将其叫住,说道:“我们如今不方便在此落脚,必须要另寻一处地方。接下来如果计划成功,阔城这锅粥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模样,留在这里只会让我们陷得更深。

    你去寻一个合适的落脚点,最好不要在四大家族任何一方的势力范围内,要能够出入方便,不会引起注意的地点。”

    看到殷仲那一脸为难的模样,老者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早在半年之前就来到了玄武南部,不要跟我说你没有与一些小家族和势力建立联系,若是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我看你也就不用留在阔城了。”

    这一次老者没有释放出丝毫杀意,不过殷仲相信,若是自己矢口否认,对方很可能会直接要了自己的小命。

    不敢再多言,殷仲微微抱拳深深施礼后,便缓缓的向后退去,直到走出两丈多远才转身离去。

    冷冷的望着青年消失的背影,直到确认对方已经彻底离开,老者伸手虚掩在嘴边剧烈的咳嗽起来。

    当老者将手拿开之际,露出唇边嘴角处斑斑血迹,缓缓将手掌摊开,掌心之中赫然有着一摊浓稠的鲜血,看颜色还极为新鲜。

    老者表面上将伤势完全压制,看起来好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可实际上他的伤比表面上看起来要重的多。

    其实在青年殷仲提出与宗派联系的时候,老者已经有些意动。可是他清楚宗派会给自己怎样的惩罚,那是他承受不起的,所以他必须要尽一切所能,解决阔城的事情。

    ……

    阔城中央位置那片怪异的石林阵法周围,符文的光芒渐渐敛去,分别向着四枚阵玉退回。与此同时,大阵之内的光华也在渐渐收敛,那一根根石柱表面上盘旋缠绕的符文,也在渐渐的消失而去。

    片刻后,一切归于平静,只有那些广场周围的道道身影,此时身体上还有着淡淡的气息波动传出。

    他们这些人通过阵玉来驱动阵法,虽然不需要个人具备极高的符文阵法造诣,可是却对修为和灵气消耗有着不小的需求。

    鬼画素王四家大统领,各在一处角落,面对归于平静的护城大阵,四位大统领脸上都有着一抹负责之色。

    每个人心中都清楚,为了阔城,为了各自的家族,甚至是为了整个玄武南部,彼此之间终免不了一场惨烈的厮杀。

    眼前修复大阵将是四个人,四个家族最后一次合作,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战斗会爆发,没有人知道那场厮杀后的最终结果。

    “今日各位能够齐聚于此,也算是一次机会,有些话若是能当面讲清,也未尝不是阔城之福,玄武之福。”沉吟过后,素家大统领缓缓开口,打破了沉默。

    即使坚决与素家站在同一阵线的王家,对于素坚此时说出这样一番话,也略微感到有些意外。不过王家统领王骁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露出一丝沉吟之色。

    鬼家统领鬼云同样感到意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头向画形投去询问的目光。

    就好像素王两家,以素家的素坚为首,鬼画两家如今也基本都是以画形做决策。这种形式实际上是由各方具备的实力决定的。

    素家一方本来实力就超过王家一线,之后王家一位统领在对付画家的行动中被杀,如今实力自然及不上素家。

    画家虽然损失了画玉落,可是画形却是堪比大师级的人物,实力当然要压过鬼家一线。

    神色淡然挂着柔和的微笑,画形点了点头说道:“素坚大统领既然有所见教,在下自然洗耳恭听。”

    眉头微微蹙,素坚说道:“见教不敢当,只是如今阔城之外凶兽肆虐,我们四家若是合力先除外患,到那时相信内忧也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哈哈”抚掌大笑,画形朗声说道:“素坚大统领果然大仁大义,此时此刻还惦记着帝国和大陆的安危,真是我等学习的榜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