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叛徒术宰

作者:疯橘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氤氲的符文光芒微微颤抖着,紧接着在一连串的光芒闪烁后,一道身影径直自其中踏步走出。

    阵法光芒之外,只有少数几个人向这边望来,当看清那率先走出的身影后,有两人匆匆俯身施礼。另外三人好奇的将目光投向阵法之中,似乎对其中发生的变化感到好奇。

    “大掌柜”

    阵法之外的五个人齐声开口,从阵法之内走出来的人,自然便是那位林家主系在阔城的最高人物,大掌柜。

    轻轻的应了一声,大掌柜的目光在周围几人处掠过,最后转头向着身后望去。就见符文光芒虽然暗淡了许多,可是依旧在微微浮动流转着,一道瘦削的身影紧跟着走了出来。

    虽然容貌有所改变,不过对他十分熟悉的,还是能够辨认出来,这便是那位极富传奇的药子左风。

    走出阵法的左风,发现自己此时所在的位置,正是自己最初穿过长长的地底密道进的那处院落。按照左风的估计,这处院落应该处在这一大片院落群的中央,同时这里也是院落群的阵法核心。

    眼前有五个人,其中三人是左风认识的,另有两人略感陌生,不过从对方的修为已经能够判断出对方的身份。表面上不动声色的站在大掌柜身后,一脸的恭谨。

    “那潜入之人逃了?”

    大掌柜开口询问,左风心中很清楚,大掌柜之前通过阵法窥看到了全部的经过,此时明显在故作姿态。

    胭脂缓缓低头,说道:“属下无能,没有能够将那个潜入者留下。”

    “身份?”大掌柜再次开口,几乎没有多余的废话。

    眉头微蹙,胭脂小心的说道:“无法确定其身份,只是怀疑他,是木家的林队长。”

    “哼,除了他我还真想不出还有何人,这笔账我会慢慢的跟他算的。”大掌柜冷冷的开口说道,似乎他对于那人的身份十分肯定。

    这让左风也不禁心中微惊,原本左风认为自己通过阵法能够窥探到更多,因此才能够知晓对方的身份。可是现在看大掌柜得出同样的结论,显然对方通过阵法获得的讯息,远超自己当初的预料。

    虽然怒火中烧,大掌柜却并没有纠结下去的意思,目光转向胭脂身后的两个人,缓缓说道:“你们两个,都做了什么?”

    一直站在胭脂身后的两名青年,正是左风新认下的大哥二哥,术索和术坤两人。两人从来到此地后,一直恭敬的低着头,甚至不敢抬头多看大掌柜一眼。

    听到大掌柜询问,两人脸上尽是忐忑,既不明白为何会有此一问,更不清楚自己该如何回答。

    冷冷的看着二人,大掌柜缓缓说道:“关键时候能够带领族人,不惜与外敌全力一战,不错,很不错!”

    口中虽然在赞叹着二人,可是那神情和语气却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两人面对大掌柜的夸赞,不敢表露出任何喜色,就连十分嫉妒术坤的术索,此时心中也不禁浮现一丝庆幸。

    这番话直指术坤,他不敢再装糊涂,急忙开口说道:“身为家族之人,理当为家族尽心尽力,哪怕是舍去这性命,也不能让家族的利益损失。”

    “好”大掌柜脸上终于浮现笑意,只不过那笑意看着却有些扭曲,转头望向胭脂说道:“这二人好好栽培一番,家族正是用人之际,可以让他们试着与其他小队的人间磨合一下。”

    外人也许不明白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身为术姓一脉的术索和术坤,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两人眼中同时泛起喜意,连忙躬身施礼,满口的感激之言。

    “术宰到底是怎么回事?”很突兀的,大掌柜转开话题。

    不仅术坤和术索两人愣在当场,就连一旁的胭脂也不禁有些错愕。只不过三人同时想到的,却是当时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抛弃了术宰。

    短暂的沉默后,术索不得不率先开口,毕竟术宰属于他的小队,大掌柜问起来,他必须要给出交代。

    “我们当时已经全力出手,术宰不听劝阻一意孤行,我们两人只好现行退走寻其他同伴一起对付那名潜入者。”

    没有说什么,大掌柜的目光缓缓转向一旁的胭脂,没有犹豫,胭脂坦然说道:“当时我只想着找寻潜入者,所以并未对那叫术宰小子多加理会。”

    对于两个人的回答,大掌柜明显不太满意,脸色变得愈加阴沉起来,冷冷的说道:“那个术宰是叛徒,你们难道之前就一点都没有察觉。”

    说话之间,大掌柜目光冷冷的扫过术索和术坤,说道:“你们天天与其生活在一起,每日以兄弟相称,却没有想到这这贼子暗地里的勾当!”

    不等术索和术坤两人解释,目光又落向胭脂说道:“他们每次行动都是由你带领,难道半点问题都没有发现。家族为何有要求,每一次的行动都要由家主负责人跟随,难道不就是在避免此类事情发生么。”

    “可如今呢,如今你要给我一个怎样的解释?”大掌柜脸色阴沉的瞪着胭脂,随后缓缓移向术索和术坤,最后落在另外一位客卿和被称作账房的男子身上。

    周围一片安静,没有人能回答大掌柜的疑问,更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承受怒火。

    也许左风是在场所有人中,最为惊讶的一个人,不过也是在场这些人中,最先明白大掌柜之言的人。

    包括胭脂和术坤,术索在内,听到大掌柜说出术宰是“叛徒,内奸”后,顿时在脑中浮现了众多的疑问。

    以他们对术宰的理解,自然不相信相处这么多年的术宰,会背叛家族。或者说他们相信许多人会背叛家族,甚至大掌柜会背叛,也无法相信术宰会背叛。

    可是大掌柜绝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之人,他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有根据。因此三人虽然不解,却也没有想过要反驳。

    而左风脑海中最先浮现出的,就是术宰此人绝不会背叛。只是稍微一想,左风顿时就猜到,大掌柜的判断依据是什么,林队长拼命突围是自己帮其选择的方向,可是在大掌柜眼中,那他就是在帮助术宰撤离不顾一切的吸引人对自己出手。

    明白了前因后果的左风,心中不免为术宰感到不值。他为了家族付出了如此多,甚至等于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家族,可是最后却得不到半点的信任。

    在这种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为他争辩哪怕一句,这不得不说是术宰的悲哀。

    ‘大厦将倾,必始于微小处,如此庞然大物般的家族,却是由一个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组成。不管一个家族,或宗派势力有多么强大,当他们已经不再重视其中的个体之时,那也就走在了没落腐朽的道路上了。’

    再如果让一些超级世家之人,听到此刻左风心中的想法,必然会大感吃惊。很难想象左风这样一个从小在山村长大的青年,却会对宗派和家族有如此深刻的见解。

    这当然不是左风的见识超群,已经完全超越了那些大家族的掌权者。这些道理其实很多人也明白,可是真的要平衡家族和个人的利益,却是一件极为困难且复杂的事情。

    利益,矛盾,冲突这些几乎每天都在家族和势力中发生,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平衡一切。毕竟有人的地方,就存在亲疏远近,那么就不会存在绝对的公平,否则林家为何要搞出术姓和木姓这两支。

    “术宰家族之中还有什么人?”大掌柜突然开口问道。

    听闻此言,左风心中不禁“咯噔”一沉,他理所当然的让伊卡丽救走了术宰,却忘记了术宰家族之中还有亲人。

    如果术宰就那么安静的死去,也许不会牵连他的亲眷,可现在被救走,事情反而变得糟糕。

    那一直未曾开口的账房,突然从储晶之中取出一本厚厚的册子。随意的翻了了翻,便抬头答道:“术宰,其父为术姓一脉,数年前在行动之中死去。母亲为家族木姓一脉,父亲过世后,其母返回木姓族群,落脚之处,囤木村!”

    听闻此言,大掌柜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怒极反笑,带着阴冷的笑容说道:“家族的人难道都不带脑子么,阔城如此重要的行动,竟然能派出如此一个身份敏感之人在此,难道就没有想过木家会在暗地里动手脚么。”

    这一次不光胭脂和术索,术坤无言以对,就连账房也是默然的低下头。如果没有发生今日之事前,没有人会想到术宰会背叛家族,更没有人觉得木姓一系会在此时动手脚,况且谁也拿不出什么证据,证明那神秘人就是林队长。

    “如今能否与城外的家族之人联络上?”大掌柜脸色不善的问道。

    另外一名客卿,满脸无奈的说道:“护城大阵重新修复后,两道城门和城墙上的防御实力增加了一倍。能否联络,什么时候可以联络上,如今也只能等等看,没有谁能够叫的准。”

    站在后方的左风目光微微闪烁,不敢稍有表现,可是心中却兴奋异常。

    ‘这倒是个好消息,如此机会不利用起来,对不起老天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