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巧妙传讯

作者:疯橘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封信?!”

    一脸的不解,此时的唐斌几乎忘记体内的疼痛,身体也不自觉的挺直了一些。

    可就算忘记,终究还是伴随着剧烈的痛楚,尤其是他稍微一动,痛楚感便快速传遍全身。

    看到唐斌那龇牙咧嘴的模样,伊卡丽关切的将其扶住,同时将背后的枕头竖起放在后面,然后让其靠在枕头上。

    “急什么,哪里是什么简单几句话就能够说得清楚的事,你先别急,听我慢慢的说。”重新在唐斌对面做好,伊卡丽略带嗔怪的说道。

    无奈的向后轻轻靠去,唐斌脸上倒是露出一丝松缓之色,目光却已经催促着伊卡丽。

    没有卖关子,伊卡丽继续说道:“现如今阔城之内,各方势力彼此间十分警惕,却没有人会轻易出手,除非有什么不得不出手的原因。”

    这道理唐斌自然也清楚,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用目光催促着伊卡丽继续说下去。

    “现在阔城明面上的势力有素王鬼画四家,暗地里的势力有林家的术姓和木姓两系。”

    不耐烦的摇了摇头,唐斌说道:“这些都是明摆着的事情,哪里还需要如此细说,可否捡重要的部分,说说那些我不知道的。”

    “哼,你懂个屁,形势你都清楚么,你真的清楚?”伊卡丽皱起翘挺的小鼻子,挑衅的说道。

    “不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些,如果说暗地里还有一些人物,除了我们两个与城主外,就是那神秘的炼神期老家伙了。”

    “就这些?”秀眉轻挑,伊卡丽依旧带着挑衅的意味说道。

    仔细想了想,唐斌莫名其妙的说道:“可不是就这些么,阔城现在的形势,恐怕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清楚。难道还有什么势力刚刚进入阔城,我们不知道?”

    翻了个白眼,在唐斌莫名其妙的注视下,伊卡丽这才说道:“其实还有一方势力,从一开始就在阔城之内,这势力就在那里,可我们却一直将其忽略。如果不是段月瑶的提醒,我们恐怕会一直将其忽略过去。”

    这话听得唐斌更加莫名,可同时也彻底激发了他的好奇,尤其是在听闻是段月瑶做出提醒,他自然兴趣更浓了几分。

    “一座城,即使不是实际的掌控者,那它名义上的掌控人是谁?”伊卡丽突然在此时抛出了一个问题。

    略一思索,唐斌就说道:“那自然是城主,可是这阔城的城主,完全就是一个傀儡般的存在。连国主玄宏都已经陨落,他当年提拔的城主,如今又能有什么影响。”

    摇了摇头,段月瑶说道:“情况可并不那么简单,现在的城主郭通,可不是当初那菊城城主陈良。当初的陈良舍城而去,只剩下少数的亲随跟着离开而已。

    可如今的阔城完全不同,郭通不仅不会离城而去,甚至他现在连安全离开的能力都不具备。而他的留下,反而会无形之中聚集出一股分散的势力。”

    隐隐猜到了什么,唐斌立刻说道:“你是否说的是那些各个商会,以及小家族和小势力?”

    点了点头,伊卡丽说道:“不得不说还是你脑子比我强,月瑶小姐判断我只要提醒一下,你就能够猜到大概。没错,正是这些小家族和小势力,受形势所迫只能抱团取暖,而他们唯一能够找到的带头者,也就只剩下了郭通。”

    灯不挑不亮,话不说不明。有了段月瑶的提醒,加上唐斌本来也是多谋之人,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分析。

    “可是这帮势力并不具备强悍的实力,更不会参与到眼下的争斗中,实际上就是一群旁观者罢了。”唐斌轻轻摇头,不解的说道。

    “这帮人想要置身事外,固然也是为了自保,可是未尝没有抱着坐收渔利的意图。如今凶兽虎视眈眈在外,鬼画两家和林家野心勃勃于内,他们这群人就算不想参与进来,月瑶姑娘也准备将他们拉下水来。”

    伊卡丽一脸的严肃,从小就负责窃听,暗杀这样的工作,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不信奉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样被动行事的想法。

    唐斌同样不会被类似的思维所束缚,不用仔细去思考,就已经同意段月瑶的想法。

    “那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做,月瑶姑娘所说的‘一封信’又与郭通他们有什么关系?”

    目中有着回忆和钦佩之色,伊卡丽开口说道:“月瑶姑娘分析,碍于现在的形势,素王鬼画四家,都不方便直接派人探听情报。那么他们就需要借助那些小家族,小势力之人。

    这些人并不起眼,却往往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情报,尤其是对林家的一些事情,恐怕现在的郭通了解的比素王鬼画四家都要多一点。”

    到了此刻,唐斌也已经大概了解段月瑶的思路,于是直接问道:“既然月瑶姑娘分析的这般透彻,那我想她对于下一步的行动应该也有了具体的想法了吧。”

    点了点头,伊卡丽伸手从怀中摸出了一枚阵玉,平静的举到了唐斌面前。

    望着眼前那块阵玉,唐斌不禁有些错愕的抬起头,不知道这阵玉与那“一封信”又有什么关系。

    伊卡丽并没有解释,而是直接将灵气释放出来,向着掌心之中的阵玉灌注而去。

    随着她的灵气进入阵玉之中,那阵玉之内微微一颤,便有着无数的符文飘荡而出,出现在伊卡丽的面前。

    双眼望着那在伊卡丽面前,如同星云般浮现而出的一团不大的符文,唐斌脸上的不解之色渐渐被恍然所代替。

    第一眼看到那团符文,唐斌就立刻断定那不是城主左风的手笔。因为其中的符文刻画的有些生疏,那些符文排列的更是无半点规律可言,几乎外行人都能看懂那不是什么阵法。

    正因为那不是阵法,那一大团的符文,就更凸显其诡异的一面。相信任何人得到这符文,都会深思其中的含义,尤其是其中那些符文组合在一起代表了什么。

    “这……这张地图是段月瑶的手笔?”唐斌望着那漂浮在阵玉上方的符文,问道。

    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之事,伊卡丽淡笑着说道:“真是忘不了当时月瑶姑娘可爱的窘样,估计这还是她第一次使用阵玉。不过这丫头真是不简单,虽然第一次运用,却已经能够刻画出如此一张地图。”

    跟随左风也有一段时间,唐斌对阵法符文多少也有了点了解,虽然这符文无法组成阵法,更看不出任何符文阵法的排列。可是能够这样组成一张地图,对于第一次刻画之人来说,本身就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能够用符文制作出这样一张图,连这都还要觉得羞愧,那我们这些人恐怕真的就要无地自容了。”

    略微一顿,唐斌继续说道:“只有这样一张图,目标很明确的指向了林家密道之外的区域,难道再就没有其他的内容了?”

    “月瑶姑娘说,讯息不能太多,只要有这样一个重要的消息,便足以让人推断出来很多。我们需要的是让他们动起来,至于什么时候动,怎么动,这些便不是我们能掌握,也不是我们需要操心的了。”

    听着伊卡丽的话,唐斌忍不住沉吟起来,如果换做是左风,他多数会希望从计划到执行,甚至后续的发展都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而现在的段月瑶,却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她只负责最初的布局,后续的事情好像并不太放在心上。

    “是不是感到很意外?不过我看你还是意外的太早,因为月瑶姑娘特别提到,这次的行动不能有丝毫透露给素王两家,当然也不需要他们两家的配合。”

    “什么!”这一次唐斌更是大大的吃了一惊,他无法想象如此计划,竟然都不通知素王两家。

    “你这家伙怎么会如此健忘,之前月瑶姑娘不是帮你分析过,王家之内应该有人是奸细么?”

    闻听此言,唐斌差一点就要在自己的头上狠锤一记,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竟然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其实他又怎么会是健忘之人,只是因为之前重伤,现在虽然保住性命,可修为却完全失去。突然间经历了如此多的事,这让他也有些失去平日的冷静,再加上段月瑶的主意太出乎意料,更让他思绪有些乱。

    灵气收回,那阵玉之外的符文也随之消失,伊卡丽将其小心的收好。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转头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若是再晚今天的计划就无法施行了,你留在客栈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

    点了点头,此时的唐斌没有什么交代,既然不需要伊卡丽亲自动手,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危险。

    “那名神秘的老者应该受伤颇重,不过他既然会对我们出手,必然对我们还抱有敌意,你在外面的时候还是多加小心一些。”

    看着躺在床上十分虚弱的唐斌,还在关心自己的安危,伊卡丽心中也是微微一暖,乖巧的点了点头。

    望着伊卡丽推开窗子,轻巧跃出的背影,唐斌的心头却莫名的浮现一抹不安,好像忽略了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