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金龟婿

作者:最后的烟屁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br>

    半个小时候,刘仲海将杨宁请进了自己在纽约的住所,他热情的招呼杨宁:“杨先生,快请坐,我这里条件简陋了一些,还请您见谅,对了,您是喝咖啡还是喝茶?”

    杨宁打量着房子的陈设,听见刘仲海问话,连忙道:“不用客气,给我来一杯清水就行了!”

    刘仲海显然也对杨宁这样的科学家有些一些古怪的习惯见怪不怪了,答应道:“好的,马上来!”

    没过一会,一杯清水就放在了杨宁面前,“杨先生,请喝水,您能答应,我真是太高兴了,我的任务总算是快要完成了!”

    “任务?”杨宁刚喝了一口水听了刘仲海的话,顿时疑惑道。

    刘仲海点头道:“杨先生,实不相瞒,国内派我过来的目的就是让我跟你们这些华人科学家接触,希望你们能去华泰国工作,我们实在是太需要像您这样的科学家了,我们这家公司和旗下所有的研究机构都具有皇室背景,但皇室不会干涉公司的运作和研究项目,这主要是为了给研究机构提供官方保护,不受外界和其他势力的干扰,能让科学家们不受任何打扰的安心从事研究工作!”

    刘仲海说到这里一拍脑门,“噢,对了,我这里还有一封是专门写给您的信,请您看看!”

    杨宁见刘仲海说到一半拍脑门的样子,不禁莞尔,又听刘仲海说有一封信是写给他的,顿时起了好奇之心。

    “杨先生。这是我国国王陛下写给您的亲笔信,我过来的时候让我带过来转交给您,上次接触的时间仓促,所以我就没有拿过来,这个还请您原谅!”

    杨宁听说是华泰国国王写给他的亲笔信吃了一惊,难道自己的名气大得连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都知道了吗?

    他接过信件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裁开,抽出信纸开始看了起来,看了信之后深受感动:“国王陛下厚爱,宁惭愧之至!刘先生,还请您向国王陛下转达我的敬意!”

    刘仲海笑道:“杨先生。您还是亲自去向国王陛下说吧。等您到了华泰国之后,国王陛下想见见您,我想到时候您肯定有机会亲自向他说的!”

    杨宁更加吃惊了,见国王?这种事情他想都没想过。就算在美国这种地方想见到总统也不是很容易的。

    刘仲海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哎呀。我怎么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对了杨先生,您在电话里说您遇到了麻烦。使您和您的旗子无法启程?能跟我说说吗?或许我会有办法呢?”

    “对对对,你看我怎么也把这事给忘了?”杨宁经刘仲海一提醒也想起来了,连忙说:“是这样的,我十天前就已经准备好离开美国,我们夫妻两个连工作都辞掉了,而且也把行李准备好了,可是就在我去办理离开手续的时候被相关部门告知暂时不能离开美国!”

    杨宁皱眉道:“这是为什么?”

    “他们说我是秘密科研研究机构的工作人员,需要调查我有没有携带走相关的研究资料!我这几天一直在跑关系希望能拿到准许离开的证件,可是一直没有结果,就在这几天,我又发现我们家门口有不少鬼鬼祟祟的人活动,我和我妻子每次出门都会被跟踪,所以我想到了找你帮忙”。

    杨宁摸了摸下巴说:“杨先生,看来美国政府根本没打算放你们走,现在您和您妻子没有被请到秘密地方喝茶就已经是幸运的了!按照您所说的情况来看,您和您妻子走正常渠道离开已经是没有可能了!”

    杨宁听了刘仲海的话之后大吃一惊:“他们怎么敢这样?”

    “杨先生,您和您妻子都是科学家,把心思都放在了研究上,对社会上的阴暗面了解得不多,监视您和您妻子的人应该是美国情报部门的人,他们这样做也是正常行为,如果连您这样的从事过尖端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出境,他们都不加入限制,还谈什么科学技术保密的问题?不过您放心,我们有办法让您和您妻子走其他渠道去华泰国的!”

    杨宁连忙道:“那真是麻烦你们了!”

    “杨先生不必客气了,依我看,您和您妻子还是尽快离开家里,摆脱监视为好,因为时间拖得长了,说不定会夜长梦多,对了,您今天是怎么摆脱对方监视的?”

    杨宁将自己今天所做的事情说了一遍,刘仲海听了之后不得不对杨宁刮目相看,在刘仲海看来,杨宁显然是没有经过任何特工训练的,可杨宁却能轻松的摆脱特务的监视和跟踪,难道高智商的人都能够对某些事情无师自通?

    刘仲海想了想说道:“杨先生,您和您妻子现在的处境有些不妙,不过您不用担心,根据您刚才所说的,对方显然还没有准备采取强制措施,不过您家里已经不安全了,说不定对方已经趁您和您妻子不在家的时候再你们的房子里和电话中都安装了窃听装置,您等会回去之后,您和您妻子说话千万要注意,如果要说离开的事情,可以先打开录音机或者留声机,又或者在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有外部声音的干扰,窃听装置的收听效果就会受到影响,而且您和您妻子必须尽快离开,离开的时候我可以安排人员接应你们,走的时候只带一些值钱的东西,行李什么的就不要带了,带着累赘不说,还很麻烦,容易被监视的人看出你们准备要走!等你们离开美国之后,如果您信得过我,可以委托我帮您处理房产,我会安排人以合适的价钱转让给别人”。

    杨宁大喜:“这样最好,只是麻烦你们了,我想明天就走,我再也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刘仲海点了点头,思索一番说:“那这样,您和您妻子明天上午出门,随时只带贵重物品和现金、存折,尽量不要让监视的人看出你们是准备离开的,然后你们夫妻到市区人流量最大的商业区,我会亲自在那安排,为你们摆脱跟踪,您不必管我们,您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想怎么做都行,也不必看时间,我会派人时刻保护您和您妻子的安全,并且对你们从出门到商业区这段时间的活动进行关注,如果有人对您说,‘是刘仲海先生让我来的’,您和您妻子就跟他走,他会带您和您妻子找到我,之后我会带您和您妻子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住几天,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安排你们走其他渠道离开美国!”

    杨宁听了之后答应道:“好,刘先生,您考虑得很周到!”随即又道:“刘先生,恕我冒昧,我觉得您不像一个从事商业的人士,反而有些像一个头脑冷静的特工!”

    刘仲海笑道:“杨先生,实不相瞒,我就是一个特工,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接触你们这些科学家,但我不参与谍报活动,也不会强迫你们,只是在你们愿意去华泰国工作的情况下为你们提供帮助和便利,实际上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做了成功的大商人,可惜事与愿违,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如果没有华泰国存在,我早就饿死在上海滩的街头了,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放弃我的理想,做了这份十分无奈的工作!”

    杨宁道:“刘先生,我听您的谈吐,您应该是一个十分有学识的人,怎么可能沦落到会饿死的地步呢?”

    “呵呵,杨先生,您认为我有学识,其实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1938年以前,我还只是一个拉黄包车的,也只上过几个月的私塾,斗大的字都不认识几个,后面的事情您应该猜得到,我被吸收干这个工作,干这种工作没有学问可不行啊,我只能拼命的学习,日以继夜的学习,于是成就了今天这样的我!”

    杨宁感叹道:“真是造化神奇啊!那么,刘先生,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上午我和妻子会在九点左右出门,直接去往商业街!”

    刘仲海点头道:“好的,我会安排好一切,您和您妻子只要赶到商业街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另外您回去之后千万别跟你的朋友提起我们的计划和我的名字,不让他知道得太多,也是保护他的安全”。

    刘仲海的沉着冷静,让杨宁一直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回到家里之后,他的朋友还在家里跟妻子说话。

    “哈,你们在聊什么呢?”杨宁故意大声道,然后竖起手指在嘴边:“嘘——”

    杨妻和朋友看见他的表情都有点摸不着头脑,杨宁却不管他们,将录音机的打开播放歌曲,并且将声音开得大大的。

    来到沙发前坐下,杨宁看见妻子和朋友一脸惊愕的表情,连忙解释:“别大声说话,美国人的特务很可能在我们家了安装了窃听装置!”

    杨妻和朋友大吃一惊,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传说中的特务离他们这种普通人的距离会这么近。

    三人在客厅里聊了起来,杨妻几次问起丈夫与刘仲海见面的事情,杨宁总是很巧妙的岔开话题。

    等朋友告辞离开后,杨妻问道:“宁,你刚才怎么顾左右而言他?难道连鹏浩都要瞒着吗?”

    杨宁叹道:“我何曾想瞒着他?你知道我们两个都是普通人,什么时候经过这种事情?说实话现在我一直提心吊胆,不告诉他,就是保护他的安全!”

    借着杨宁将妻子带进房里,低声将他与刘仲海见面的情况说了一遍,杨妻听了也很高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很快就能离开美国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